杜熔尴尬道:“是啊,真就这么巧合。”

    郭雨舒闻言,点头道:“只要杜丹师没事就好。说来,我也有好多年没有见过小阳了。没想到他早已成婚生女,如今女儿都嫁人了。老杜,你好福气啊!”

    郭雨舒只有一个儿子。

    儿子还不成气候,只知道吃喝玩乐败家。

    若非如此,郭雨舒也不会强行掌家。

    但郭雨舒虽与其过世的夫君同姓,但她掌握的郭家,终究还是要还给郭家人的。

    她早有交权之心,却可惜自己的儿子根本没有能力挑大梁。若过早交权,只怕郭家迟早败在她儿子手中。

    杜熔面容堆笑道:“老朽也是遇见了丹彤和小萧,这才知道阳阳近况的。说实话,老朽心中一直挂念阳阳,想要去看他。”

    郭雨舒笑道:“此乃人之常情,你想去看小阳,那就去吧。我给你半年时间。”

    杜熔干笑,他想要的不只是半年啊。

    萧易上前一步,拱手道:“晚辈见过郭家主。此番晚辈随着杜爷爷来到郭家,便是希望郭家主能够解开杜爷爷魂海之中的神奴印,放他彻底自由,让他与我们一家永享天伦之乐。只要郭家主能够成全,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

    郭雨舒身躯一震,眼神微颤的直盯着杜熔:“杜丹师,我郭家待你不好吗?你……你要走?”

    杜熔连忙道:“郭家对老朽的照拂,老朽一直铭记在心。可老朽已是将朽之身,余生惟愿和家人在一起。还望家主能够成全。”

    “不可能!”郭雨舒怒声拒绝,脸色阴寒道:“杜熔,你真是不知好歹,越来越放肆了!当年,我给了杜阳自由,已是对你们杜家恩德,如今你又只想着自己自由,你……你将我郭家置于何地?”

    杜熔脸上一片愧疚。

    萧易淡笑道:“郭家主此言差矣。郭家照拂杜爷爷多年,杜爷爷这么多年在郭家那也没白吃白喝啊!何况杜爷爷还是仙神品级的炼丹师,于郭家的功劳怎么着也不算小。”

    “郭家主,你与杜爷爷主仆一场,还是好聚好散的好啊!”

    萧易说话间,同时魂音传动道:“郭家主,我瞧着您似乎对杜爷爷有些意思,若真是如此,您就更该放杜爷爷离去了。否则,他的身份始终是郭家神奴,你们两位老人有着这份隔阂存在,那就永远没有机会在一起了。”

    听到萧易的魂音,原本一脸气怒的郭雨舒瞬息脸色一红,魂音回传道:“你……你小子莫要乱说,老身何时对他有意思了,哼,老身只是不想郭家失去一名仙神品级的炼丹师而已。杜熔这么高品级的炼丹师,不论在哪个家族,都不会轻易放手的。”

    萧易传音道:“既然您这样说,那就开个价钱吧,我赎人总成了吧!青楼女子尚能赎身从良,杜爷爷于郭家功劳苦劳俱都不小,您该不会连个从良的机会都不给他吧?”

    见萧易把杜熔比作是青楼女子,郭雨舒也是无语的很,这是晚辈能说的话吗?

    “哼,你既知道杜熔的身份,那你就该知道他这种品级的炼丹师,对于一个家族的意义有多重要。你要给他赎身,那便是天价之数!你又能给多少?”郭雨舒哼声道。

    萧易微微一笑:“一千万神石,如何?”

    郭雨舒双眸惊瞪。

    “你能拿出这么多神石?”郭雨舒有些不信的问道。

    一千万神石,对于郭家这种底蕴的大家族来说,也绝不是小数目。

    若让郭家拿出一千万来,那也是大出血。

    萧易淡淡一笑:“您若答应,我现在就可以给您,但从此您与杜爷爷便再无关系了。因为您这是等于把他卖给我了。”

    郭雨舒哼声道:“你要是真能拿出这么多神石来,卖你就卖你了!”

    郭雨舒是不相信萧易能拿出这么多神石的,她觉得这小子分明就是跟她玩心理战术,想要一颗神石不掏,就把杜熔领走。

    萧易和郭雨舒四目神交,杜熔和宴丹彤都知道二人是在以魂音交流,故而没有干扰。

    此时,萧易忽然取出一枚神戒,朝着郭雨舒走去。

    “这神戒之中,便有一千万神石,郭家主请过目。”萧易微笑道。

    郭雨舒脸色一变,暗自咬牙,这小子忽然把神戒递给她,这岂不是让杜熔误会?

    “哼。”郭雨舒哼了一声,查看了一下神戒。

    里头当真有着千万神石!

    郭雨舒目光一震。

    “郭家主,请解开杜爷爷魂海之中的神奴印吧!”萧易微笑道。

    杜熔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他咬牙怒笑道:“家主,没想到老朽竟还能值得这个价钱啊,也算是家主没有白白照拂老朽这么多年了!”

    杜熔的话里,透着讥讽之意。

    郭雨舒心中莫名的一慌,有些难受。

    “唉,杜熔,我忽然有些后悔当年让小阳离开无惊城了。”郭雨舒脸色微白的惨然一笑,“他若不离开,你也就不会有这么富有的孙女婿了。”

    说话间,郭雨舒将神戒抛向杜熔。

    “这神戒之中的神石,便当是犒劳你这些年为郭家所做的一切吧!”

    嗡!

    郭雨舒同时抬手一招,一道神奴印从杜熔眉心之中飞出,旋即破散在虚空之中。

    杜熔身躯一震,满目欣喜。

    三千年了!

    他杜熔终于又是一个自由人了!

    此时神戒飞落而来,杜熔连忙接住,匆步走向郭雨舒道:“家主解除神奴印,对老朽已是大恩,这神戒老朽万是不能收的。还有刚才老朽那番话……老朽实在混账,竟差点想错了家主。”

    郭雨舒没有接神戒,只是背过身去,声音微冷下来道:“你回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们可以走了。去和你的儿孙相聚,享受天伦吧!”

    “从此,你和郭家再无关系。”

    说这话的时候,郭雨舒明显感觉到心里阵阵发痛。

    可她知道,自己留不住杜熔了。

    “杜爷爷,我们走吧。”萧易微笑道。

    杜熔叹息了一声,对着郭雨舒的背影躬身行了行礼,道:“老朽告辞了,家主请多保重。”

    离开郭家后,萧易笑问道:“杜爷爷,您过世的妻子,就是这个郭家主许给您的吗?”

    杜熔摇头道:“不是。那时候执掌郭家的,是现任家主的丈夫,名为郭益。但四百年前,郭益家主一次外出出事了,便再也没能回来。后来幸得如今这位家主执掌了郭家大权,才稳住了郭家大局。也是因为在那时候,老朽帮了家主不少忙,家主方才给了阳阳自由。”

    萧易恍然。

    要是杜熔的妻子是郭雨舒许配的,那这事儿可就有点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