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万仙阵 > 第二十章 五行之土
    次日,李元从马元处要回那支震天箭后,专程回了一趟陈塘关,交待一番事情,告知李靖自己平安无恙。

    李靖却也告诉了李元一个消息,就是在他昨日刚走之后,已有一位号称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的上仙前来,为新生子取名哪吒,并收之为徒。

    李元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么:“太乙真人......”

    李靖显得有些高兴:“我的大儿子金吒拜了文殊广法天尊,二儿子木吒拜了普贤真人,如今三儿子也有了个好老师,我无愧于李家祖先了!”

    李元听他说了好一阵,等他将兴奋之情抒发完毕,这才离去。

    当然,李元离去的时候也带走了陈塘关的“镇关之宝”乾坤弓和三支震天箭。

    ······

    时日来去匆匆,转眼一年即过。

    李元也在骷髅山中寻了一地修行,此地虽是白骨遍野,荒草丛生,然而灵气却不比那些名山少,反而是一处很不错的修行之地。

    唯一的缺憾是这里的阴气极重,若是不得修行之法,便会受到一些侵蚀。

    石矶本是顽石化形,修成人身,自然无所谓阴气;幸好李元引天雷之气入体,修成五气中的“心气”之后,浑身刚阳,不惧邪气,只要多加注意,也无大碍。

    后来,李元也知道,原来马元之所以嗜食血肉,也是为了中和体内的极阴之气。

    大抵凡修行之道,总是阴阳调和在首,这也是天道循环之妙处,值得所有修行者细细参悟体会。

    这一日,李元在一片寂静深林中打坐吐纳,修行不辍,阳光微微射入,照拂在他的周身,为死寂的林中难得添了一丝生机。

    骷髅山中多是不动之物,鸟不叫,蝉不鸣,鱼不游。

    唯有各类花草长得还算挺好。

    李元呆的这一年,全当作炼心所用,偶尔去请教石矶一些修行问题,否则他可能也适应不了这种广袤的死亡和寂寞。

    ——恐怕也只有石矶这样石头成精的道者,才能一直忍受下去这样环境。

    忽见云外,有一青鸾飞来,披瑞带彩,捕风追声,朝着李元的位置落下。

    青鸾上站着一位童子,手提花篮,身穿道服,模样俊俏,李元认得他是石矶娘娘身边的碧云童子。

    “李前辈,娘娘说白骨花已成熟,劳你去一趟摘花。”

    李元慢慢站起,不由露出一丝笑意:“终于成熟了么?多谢你来告知我。”

    碧云童子见过李元几面,也不生分,对他招手道:“你快上来吧,我将你领去了。”

    那青鸾停在空中,碧云童子的花篮中忽垂下一片羽毛来,降在李元身前,轻轻将他裹住,而后带着他飞了上来。

    两人立在青鸾之上,一同朝着白骨洞而去。

    白骨洞中,一朵小花,彻底绽放。

    它原先生长的那具骨架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影,只剩下一个白色的硬块,支撑着它的茎干。

    这朵花比起李元上次见它,显得更加小了,却也更加娇艳。

    这种白色明明是最纯洁,最干净的颜色,但不知为何,令人看见它后,偏偏会生起一种受到诱惑的奇异感觉。

    石矶娘娘此刻正以那方“八卦云光帕”罩在它的头顶,轻旋而动,流转不停,披下阵阵彩华,似乎是让它的灵力不受流失。

    “你来了。”

    她见到李元进来,开口道:“道友速速坐下,我帮你炼化了此花,可助你提升修为!”

    李元看了看石矶,见她面上满是郑重之色,于是不疑有他,当即走到白骨花前,运转功法,吞吐法力起来。

    这本是他与石矶早就商量好了的事情。

    此时,石矶娘娘也一催法力,八卦云光帕中顿时涌出一道仙光,光芒把白骨花慢慢地包裹住,轻轻往李元的口中送去。

    白骨花形状甚小,入口即没,直进了腹中去!

    李元将白骨花一口吞入肚子,瞬时便化,只觉一股燥热之力,涌遍全身,使得皮肤隐隐作热,好似要将他体内蒸干一般。

    石矶娘娘轻喝一声,道:“还不将之归入土中!”

    李元闻言,已明白石矶的意思,立刻牵动法力,将白骨花的效力由口入喉,由喉又入了脾中去。

    白骨花本是至阴之花,然而融化后,却忽有燥热,确实难以捉摸。

    随即,李元将一身的法力全都聚集在自身的脾胃上,化解药力,使得一股又一股燥热之力蒸腾经络,久久不散。

    而李元的脾之中好似处于热气蒸腾之间,又渐渐变化,另有一道不知名的黄色气息聚拢而成,凝实不虚,神妙异常。

    这道土气凝聚的过程,并不多么顺畅,显得极其沉滞艰难,耗费功力,黄色的光芒一点一点地集中着,以很慢很慢的速度才汇聚成一道土黄色的仙气。

    石矶娘娘笑道:“你今日功力增进,又可修得一气了!”

    此话说罢,她亦盘膝坐下,立地生根,闭目不语起来。

    而李元更是聚精会神,将精神全部浸入了体内,内观自身,转动玄机。

    洞中白骨烂成堆,洞外却云舒云卷,叶生叶落。

    洞里面无岁日,外面却已是过去了二月有余。

    李元体内忽有一道红气和一道黄气齐齐腾出,围绕着他的身周旋转不停,翻来覆去。

    这正是“五气朝元”中的脾运之气,心气属火,脾气却属土。

    修通心火气之后,使得气血畅通,阳气十足,热血在其中滚涌,自可适应天雷之力。

    而修成这一脾土气后,他却觉得身体中多了一股力量,浑身上下好似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

    正是:

    “仙术亦有从地起,精气原本由脾生。”

    “欲将土行修成道,却把白骨换红尘。”

    许久之后,李元才收功缓缓站起,双臂力量奔涌,周身气血大动。

    他忽有一种想要搬起白骨洞中的巨大石桌的冲动,但转而他又将此念去除。

    石矶娘娘道:“恭喜道友!如此可算与马元之仇怨一笔勾销了。”

    李元“五行之气”中已得了火土二气,精神倍增,于是舒展了下身子,说道:“不知马元是石矶道友的门人弟子么?”

    石矶娘娘摇头道:“他乃是骷髅山中一介灵怪,受白骨血肉养成,终于成精,后来在我的帮助指点下,渐渐修至天仙修为。”

    “我知他好食血肉,所以向来不肯放他出山,此次实属意外,还望见谅。”

    李元拱手道:“石矶道友言重了。”

    石矶娘娘道:“错就是错,对就是对。纵是我法力比你高一些,也该给你赔个不是。何况你我二人还是同门。”

    “是了,说起同门,我忽记起来,前日有位号称蓬莱岛‘一气仙’余元的同门道友前来,问我你是否在此山中,我看他来者不善,而你又正在修炼到关键时候,所以随意将他打发走了。”

    “你与他是......”

    李元惊问道:“他去何处了?”

    石矶答道:“他走得匆匆,十分着急,说是只能出门几日,还要赶回去炼制一件宝贝。”

    李元略一沉吟,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姬昌为他卜的一卦“潜龙勿用”,不由暗自庆幸,长叹了口气。

    “想必余元出来寻我,必定来了朝歌,陈塘关两处,若不是我恰好在骷髅山中,恐怕已免不了一场恶战!”

    想到余元的修为,李元心中又生出紧迫之感,当即道:“多谢石矶娘娘今日照拂,我今时有事先去,来日再来拜访!”

    石矶娘娘也不着意,只道:“道友可自去,有暇再来山中一会。”

    说罢,李元也不乘云,而是往空中洒了把土,法力一展,便用了五行遁法中的“土遁之术”,贴地而行,一日千里,往朝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