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无上狂神 > 第七十五章:冥气反蚀
    “啊!”

    此时此刻的李忆威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他现在除了用痛苦又疯狂的嘶吼发泄一下,根本没有任何解决这种情况的办法。

    这种身体被不断溶解,然后在不断重生的感觉,真的比死还要痛苦,可是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没有一个人知道。

    就连李忆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曹玲儿吃惊的看着李忆威,她不知为何她身上的冥气,为什么会那么钟爱李忆威的身体?

    特别是与那冥气正在抗衡的白色气又是怎么?

    为什么那白色的气可以阻挡冥气的反蚀,今天这种情况真的让曹玲儿有些摸不清头脑。

    要知道曹玲儿可是来自曹之一族的,这个家族在这个年代已经不太出名,少有人知晓,若是在千百年之前,曹之一族原来的名号肯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时候,他们被人称之为冥之一族。

    与正常人修炼的金,木,水,火,土五行战气不一样,曹之一族天生便可以修炼一种不属于五行战气的特殊灵气,冥气。

    这种冥气象征着死亡与毁灭,冥气霸道无比,可以吞噬一切有生命的东西,甚至就连修炼者也会从他修炼出冥气的开始,也同样缓慢的被冥气吞噬自身。

    正因为冥气的霸道,那个时代造就了曹之一族的赫赫威名,冥气一出,天下群雄,无人可挡。

    正因如此曹之一族才被人们称之为冥之一族,当时在他们的光环下,那个时代所有的天才都显得黯然无光,那是一个专属于他们的时代。

    可是,成也冥气,败也冥气。

    在冥气带给曹之一族傲世天下的能力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一场灭族之灾。

    那冥气太过于霸道,所有修炼冥气的人,无论早晚,最后都会被冥气吞噬自身,不得善终。

    若是不小心冥气暴走,更是会直接引起冥气反蚀,将使用者从内到外全部吞噬的干干净净,直接化为虚无。

    这正是曹玲儿她最震惊的地方,李忆威不知为何引起了冥气反蚀,这种情况只有他们曹之一族血脉最纯正者才会引起的情况,如今怎么出现在了李忆威身上?

    最让曹玲儿想不明白的是李忆威身上那白色的气,它怎么可以制衡住冥气?

    竟然让冥气反蚀的速度减缓了无数倍?

    要知道,但凡是冥气反蚀,要不了多久就会让被反蚀者痛不欲生,尸骨无存。

    可是李忆威竟然在坚持,还在挣扎,这是何等的让人难以置信。

    一切不可思议的事都已经发生,随后更加诡异的事发生了。

    李忆威身上的黑白二气越来越浓郁,它们似乎相生相克,这才这么大一会儿便已经变得极为浓郁,然后不断的从李忆威的身体里冒出来,直到将李忆威整个身体包裹了进去,变成一个犹如太极图一样的球体。

    这种情况让曹玲儿也打不定主意,李忆威到底是怎么了?

    这种情况接下来,又会如何发展下去?

    而正当曹玲儿不知所措,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的时候,让她一只担心的要死的小姐,终于醒了。

    “玲儿,你怎么来了?

    我这是怎么了?”

    “小姐你没事了?

    你可算醒了,你可吓死玲儿了!”

    见小姐醒了,曹玲儿她也高兴的哭出了声,一半是真的开心,另一半则是委屈,被李忆威气的。

    “不哭了玲儿,是你帮我把尸毒清除了吗?”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所中的尸毒竟然已经被清除了,那看着曹玲儿的冰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柔和。

    可是曹玲儿却摇了摇头,因为这到底什么情况,她现在也搞不明白。

    为什么李忆威的身体会发生那些变化?

    还有李忆威到底是怎么祛毒的?

    一切的一切发生的太过于奇怪,让曹玲儿根本想不通。

    “并不是我,是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小子替你解的毒。”

    听曹玲儿这么一说,她这才想起来李忆威,那可真是个奇怪的臭小子,还有他刚才露屁股的事还没算账呢,这事可不能就这么完了!“那他人呢?”

    想到这里,那绝美的脸上再次挂满寒霜,李忆威真是太不要脸了,一想到当时李忆威所做的那些事,她就气的想要杀人。

    可是,无论她现在有多气都没用了,曹玲儿指着刚刚变成太急球的李忆威,开口回到:“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他好像是冥气反蚀,然后就变成了一个奇怪的球。

    小姐你见多识广,你若是没事了,就看看他到底怎么回事吧。”

    李忆威再怎么气人,也都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就算李忆威有错,也要恩怨分明,不能恩将仇报,这是做人的规矩。

    可是,这不等她们找李忆威算账,李忆威却先是变成了一个球,这可还怎么算账啊?

    仔细看了两眼,哪怕她作为曹之一族的后代,她也没看明白现在的李忆威到底什么情况。

    这真的很奇怪,这明明是冥气反蚀,按理说李忆威应该直接被反蚀的尸骨无存,怎么可能坚持下来?

    这在曹之一族的历史中都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不知为何,我能感觉到他的体内有着我族的血,我之前见过他两次,却始终没感觉到他血脉的来源。

    还是先将他带走吧,这里不安全,等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在研究今天这些事。”

    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无论换成谁经历一次都会觉得像是在做梦,特别是李忆威,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听到小姐的吩咐,曹玲儿似乎也找到了主心骨,她本来都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好了,如今见小姐没事,她也就不慌了。

    从怀中掏出一个口袋,冲着李忆威变成的圆球一睁开口袋,便将李忆威收了进去。

    蓝洲见到这一幕瞬间吓坏了,若是没有李忆威,它就是一只吃糠拉面的小猪,什么本事都没有,如今李忆威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一个球,这让它可怎么办啊?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蓝洲刚想跑,却被曹玲儿一把抓住了猪尾巴。

    “对了小姐,还有这只奇怪的猪,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搞得,用这猪就把你体内的尸毒给吸出来了,咱们也把它带走吧。”

    “好,那就一并带走,找个安全的地方等我调理好身体在另行打算。”

    蓝洲一听,瞬间感觉没了希望。

    李忆威啊,你到底怎么了,你可快醒醒吧,留下我一个猪承受不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