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无上狂神 > 第五十一章:说死就死
    “卧槽,这小子真有种,他自杀了?

    !”

    “真是条汉子,说死就死,一点都不犹豫,老夫佩服啊。”

    “真是个聪明人,要知道落进王震手里,那绝对比死都惨啊。”

    ……或是同情,或是佩服,在场的人多半很理解李忆威,如今落得这种局面,最痛快的只有一死了之,也许才是最好的解脱方式。

    半空中李忆威双眼翻白,舌头伸的老长,脖子也不然的扭曲着。

    刚才那么全力一跳,以他战士的力气,直接扯断了自己的脖子,在正常不过了。

    离得最近的宁夏荷根本没来得及反应,李忆威跳的太果断了,哪里让人有时间反应?

    莫梓涵那绝美的眼眸之中也充满着震惊,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向玩世不恭,无法无天的李忆威竟然会选择自杀?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啊。

    赵文和白平虽然有些吃惊,不过此时此刻他们二人都在心中出了一口气,虽说不是亲手杀死李忆威,但是见李忆威以这种方式惨死,也让他们感觉到说不出的畅快。

    而此时此刻,最懵逼的就是王震,自己可是花了全部身家拍下了李忆威,碰都没碰他一下,李忆威就这么死了?

    这结果谁受到了?

    震惊之余,王震把目光移向了馆长,这事可关乎他的身家性命,那可不是小数目,那可是一万金币,就这么没了?

    没想到那馆主竟然假装看不见王震的目光,默不作声的把王震写的欠条揣进了怀里,揣完了才转过头来,开口回答道:“对对对,你说的没错,他现在是你的奴隶了,要死要活都由你处置。

    哎呀,我这一回头,怎么这么快就死了呢?

    我说王震先生,我们金阳城拍卖行可是帝国建设的,你在这里弄死了人,可是在打国家的脸啊。”

    那馆长几句话说的王震脸都黑了。

    借王震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这里闹事啊。

    要知道这里可是有帝国直接控制的,要是没有点背景,在这世道谁敢这么公然拍卖东西啊?

    他王震只是金阳城里的一个土财主,不说别的,金阳城城里比他有钱有势的就好几位。

    更别说跟帝国比起来,他王震屁都不是。

    如若不然,那馆长怎么敢就这么公然的收下王震的欠条,不怕王震赖账呢?

    问问他王震,他敢赖这个账吗?

    王震是有这个心,他没这个胆,黑着脸走到了李忆威身边,仔仔细细的搜了好几圈,别说值钱的东西了,就连毛都没找到一根。

    搜完了站在那里,王震的脸更黑了,他当时是为了拍下李忆威以后,从李忆威嘴里敲出来他的钱财在哪,然后堵上这一万金币的窟窿。

    可是李忆威现在都死透了,再过一会就得凉了,王震换谁要钱去?

    难道还能管死人要钱?

    这仇是报了不假,问题是这报仇的代价也有点太大了吧?

    你这死的倒是痛快,留着我这一个人背着那一万金币的外债,我特么怎么办啊?

    人到中年,中年丧子已经是一大悲事。

    可是中年丧子加破产,散尽千万家财,这简直是悲哀中的悲哀啊。

    怕李忆威装死,王震把他放了下来,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好几遍,从呼吸到心跳,在从瞳孔到动脉,反正怎么检查,李忆威都是死了,而且死的透透的了。

    检查完了,那一瞬间,王震好像老了几十岁,没有了最开始那种胸有成竹的自信了。

    反而多了一些沧桑感。

    一日之间从大喜,再到大悲,这种打击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虽说王震人品不好骄傲跋扈是在金阳城里出了名的。

    可是此时此刻的王震,看着真有点让人心疼,刚死了儿子又背上巨额债务,这实在让人唏嘘。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王震落到这个下场,跟他平时的所作所为没有关系吗?

    有的人可怜王震,也有人暗中叫好,平时王震干出来的坏事多不胜数,今天真是老天爷开眼了,终于为他们出了一口气了。

    “哎,老爷,接下来怎么办啊?”

    那老管家走了过来,跟了王震一辈子了,他最清楚王震的性格,不服输,不认错,好勇斗狠,谁都不服。

    如今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他又怎么能接受的了呢?

    “把地契那过来吧,帝国的债,王家背不起啊。”

    叹了一口气,心中充满着无奈。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哪怕是国家与帝国,不也是由强者建立的?

    弱者到什么时候都没有话语权。

    站在二楼,宁夏荷看着李忆威愁眉不展,她虽说认识李忆威没多久,可是始终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如今就这么死了?

    这让她如何能接受得了?

    可是死了就是死了,还有什么别的可能性吗?

    显然没有,看了一会儿,宁夏荷转身欲要离开这里,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值得她留恋的了。

    此时此刻,最开心的莫过于赵文和白平二人了,他们二人什么都没做,就看到李忆威惨死在这里,虽说二人初次见面,却一见如故,竟然要一起离开这里,去喝酒庆祝去了,当真是臭味相投啊。

    最伤心的便是莫梓涵,不管李忆威是好是坏,终究是她的第一个朋友,如今李忆威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死了,这让她刚刚融化了一点的心,又再次冰封。

    片刻之后,莫梓涵发现了鬼鬼祟祟的蓝洲,这让她突然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他是我朋友,我出一千金币,把他的尸体给我,让我安葬了他,如何?”

    莫梓涵的声音冰冷,却让王震听的如沐春风,那一万金币的债他根本无力偿还,这一千枚金币对他来说等于雪中送炭。

    王震当然想在要些高价,可是他也有着自己的担心。

    一方面莫梓涵开的价格已经够高了,他没办法在要价。

    另一方面是莫梓涵那声音冷的有些吓人,那是根本不容人拒绝口气,他也无法开口。

    想来想去,王震只能点点头,一具尸体而已,一千金币已经到达了极限,还能怎么样?

    莫梓涵扛着李忆威的尸体,掏出了钱,想要快点离开这个拍卖场。

    她自然不傻,出钱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她发现李忆威的手指竟然在刚才,微微的动了一下。

    她就知道李忆威这个混蛋肯定没事,他没死。

    所以她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暗度陈仓。

    李忆威这么能惹事,她还能怎么办?

    看着要被带走的李忆威的尸体,王震眼中挂满了泪花。

    自己这一世英名,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真让人唏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