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我修炼开了外挂 > 第七章 你听说过周恒吗?
    黄桐府城的清晨,常有人三两成群溜早。

    谈论自己知道的一些趣闻。

    昨天在隆兴武馆发生的事情,成了不少人的谈资。

    只是内容似乎是经过了大量“艺术加工”。

    偏离了实际。

    “哎,你听说了没?据说隆兴武馆出了一个绝世天才!”

    “啊?隆兴武馆这些年不是没出过什么厉害人物吗?学费都比别的武馆低了。”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吧!我听说昨天隆兴武馆的学徒周恒,在和他的九品教习的比试的时候,当场就学会了对方施展的武功,两三招就赢了!”

    “你开玩笑呢吧!学徒怎么可能打得过九品武者,在比试的时候当场学会对方武功就更胡扯了,我不信!”

    “我亲眼所见!不信不是兄弟!”

    “真这么厉害?”

    “骗你干嘛?是兄弟就信我!”

    “我信,我信你还不行吗?”

    “我看你还是不信,这样吧,明天你去看看周恒和孙正平的比试就知道了。”

    ……

    “嘿,听说没?隆兴武馆的学徒周恒,一招就击败了他的九品教习!”

    “你做梦呢?这怎么可能!”

    “我亲眼看到的!那个周恒虽然是学徒,但天资恐怖之极,看了一眼那个教习,就学会了他所有的武功!”

    “卧槽!?”

    “兄弟我的话你还信不过?那个周恒是真的牛批啊!”

    “这,这也太厉害了吧!”

    “那明天要和这个周恒比试的孙正平岂不是惨了?根本不可能赢啊!”

    “孙正平可是孙家的二少爷,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真亏他看得上那十两银子。”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

    “怎么回事儿?”

    “馋人家王家大小姐的身子呗!”

    ……

    “我听说隆兴武馆出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学徒,精通无数武学,只是站在那里,就能让九品武者不敢出手。”

    “那个学徒是不是叫周恒?我也听说了,可似乎没你说的这么厉害。”

    “没错,就是周恒。不过你听到的应该是别人的谣传,我这才是真的,我可是亲眼看见的!”

    “可我听说的时候,那人似乎也是说亲眼看见的……”

    “你是信别人还是信兄弟我?”

    “当然是信你了!对了,我还听说这个周恒明天跟合昌武馆的孙正平有一场比试。”

    “孙正平?哈哈,有好戏看了!不过我感觉孙正平应该不是周恒的对手。”

    “俺也一样。”

    ……

    周恒走在去隆兴武馆的街上。

    这一路走来他听到了不少类似的内容。

    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这也太夸张了吧。

    越传越离谱啊!

    听着尴尬。

    到底是谁在造谣!?

    他低着头快步行走,去早餐摊买了两根油条就往武馆去了。

    连豆花都没喝。

    也没有免费的大白包子。

    云袖昨晚就回郡城了,没人送了。

    由于时候还早,武馆大厅里没什么人。

    周恒把早餐吃完之后活动了一下,暖了暖身,就开始一招一式地练习刚刚学会的神威十八式。

    “您正在努力练习武功《神威十八式》【九品】,熟练度+1。”

    “您正在努力练习武功《神威十八式》【九品】,熟练度+3。”

    “您正在努力练习武功《神威十八式》【九品】,熟练度+2。”

    熟练度不间断地上涨,招式运用也越发地纯熟。

    真的非常有成就感。

    这让周恒短暂地淡忘了听到那些谣言的尴尬,他是第一次感觉原来练武是这么的爽!

    根本停不下来啊!

    要是在地球上学的时候也能有这种外挂——

    周恒觉得自己做五三模拟题都能做个百八十本,直接化身学习狂魔,985学校唾手可得。

    腾腾腾!

    就在这个时候,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于鹤一脸焦躁的小跑过来。

    “还在练功?”他来到周恒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外面那些谣言你听说了没?”

    “……”周恒略微沉默,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听说了,也不知道是谁在传,就算是道听途说,这也太离谱了。”

    “我让家里人打听了一下,似乎是从孙家那边传出来的。”于鹤说道:“而且你注意到没?这些谣言基本都在对比你和孙正平。”

    “的确是这样。”周恒眉头微皱,道:“孙家传这些谣言有什么用处?先捧杀我,然后想着击败我之后扬名?这手段未免也太低级了。”

    “这不像是要针对你的样子。”于鹤轻轻摇头,略微思忖,说道:“我仔细听了那些谣言,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吹嘘你,可实际上我感觉更像是在激怒孙正平。”

    “激怒孙正平?”周恒闻言心里一动,询问道:“孙正平有没有什么兄弟姐妹?”

    “他有一个大哥叫孙正峰,九品武者,现在主管孙家诸多对外事务。”于鹤一愣,疑惑道:“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有一点想法,但还不清晰。”周恒摇头,又询问道:“孙家我记得是黄桐府城有名的大户人家。

    “原本我还疑惑孙正平为什么看得上这十两银子的差事,刚才听到的那些传言才有些明白,似乎和王家大小姐有关?

    “这王家大小姐是什么情况?”

    “你居然不知道??”于鹤却仿佛惊到了一般,不可思议地看着周恒,“卧槽!你居然不知道王大小姐是什么情况,你还是不是男人?”

    “呸,怎么说话呢?我这不是一直专心练武吗?”周恒笑骂了一句,他还真没怎么关注过武功和赚钱之外的事情。

    平时做护卫和跑腿的兼职,也秉承着只赚钱不多管闲事地原则,免得耽误自己练武的时间。

    就算这次是要去竞选王家的临时护卫,他也只是大致了解了一下王家的情况。

    至于什么王家大小姐,虽然略有耳闻,但他并没有详细了解过。

    “得嘞,真是活该你刀法圆满。”于鹤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详细解释道:“王家大小姐王青青,年芳十八,长得堪称是国色天香。

    “三个月前这位王小姐随经商的父亲王员外来到咱们黄桐府城,立刻就引来了不少追求者,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孙正平就是其中之一,为了博得这位王小姐一笑,孙二少可是下了大本钱。

    “前面两个月他至少花了三千两银子,买了各种各样的珠宝首饰、绸缎华服、珍奇古玩,一股脑地往王宅送。

    “只为能约那位王大小姐出来吃一顿饭。”

    “多,多少银子??”周恒嫉妒的眼珠子都红了,震惊道:“三千两,三千两银子就为了追个姑娘?”

    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给我不好吗??

    周恒勉强平复心情,询问道:“那最后孙正平约到了吗?”

    “没有。”于鹤摇头轻笑,似是有些幸灾乐祸,说道:“不过孙正平总算是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让王青青走出王宅的大门,见了他一面。”

    “就这??”周恒懵了,惊奇道:“三千两银子啊,就只出门见了一面?”

    舔狗是真的牛批!

    或许自己穿越前那段时间在网上流行的舔狗日记,可以拿给孙正平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