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神医 > 第602章 斐家高手
    在万众瞩目下解决完巽风三鬼,韩凌天没有停留,回头看向徐婉俞:“徐姐,洛月纤被困的地方在哪?”

    “拿着,上面有标记。”

    徐婉俞从刚刚的震惊中瞬间反应回来,当即毫不犹豫的将手中地图甩了出去。

    “薛小姐,多谢报信,日后只要薛家老老实实,我也不会深究先前的事情。”

    韩凌天对薛若轻点了点头,虽说双方有着难以化解的矛盾,但他也拎得清哪个轻哪个重。

    话音一落,只听一声刺耳的音爆荡漾开来,等到一圈气环散去,韩凌天的身影已经消失。

    “切,那家伙真当我薛家怕他吗?”

    薛若轻冷哼一声。

    一路狂奔,马不停蹄,韩凌天很快就来到地图中标记的荒山。

    放眼望去,他双目微微一眯,一抹冷光闪烁:“一个困阵,一个杀阵,呵,用那么大的手笔杀我么。”

    下一刻,韩凌天没有丝毫犹豫,身形一动,直接化为一抹长虹冲出。

    当落入其中的瞬间,他立马发现自身的劲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显然布在外面的阵法并不简单。

    “嘶嘶嘶……”毒瘴飘荡而来,与韩凌天体外劲力所化的衣裳接触,顿时冒出一阵阵白烟,很快腐蚀出一个大窟窿,最终落在黑白龙纹流转的皮肤上,才被其中狂暴的阴阳二气磨灭。

    “好烈的毒!”

    眼前一幕,让韩凌天目光微凛,面沉如水。

    并非谁都像他一样内外双修,一般的宗师若没有劲力保护,肉身强度比常人高不了多少,再加上此地影响,根本抵挡不了多久,就会被毒气入体,危在旦夕。

    “洛月纤!”

    下一秒,韩凌天扯开嗓门大喝一声,声入滚雷,在半空不断回荡。

    同一时刻,灵魂力如同海浪般层层扩散而出,搜找着每一寸土地。

    然而,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韩凌天脸色阴沉无比,如果洛月纤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他难以原谅自己。

    不禁,他的眼中有着一些血丝浮现出来。

    韩凌天的身影疯狂穿梭在荒山中,很快,所有的地方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却依旧没有找到半点洛月纤的影子。

    “嘭!”

    当确认再三没有一个地方漏下,韩凌天步伐变得无比沉重,最终身子一颤,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

    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他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一股无法形容的情绪,让得他胸口发闷,都快不能呼吸。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两人间发生的种种,虽说每一次,都让得他在鬼门关里转了转,但其中温情却也有不少。

    “喂,你干嘛呢?”

    突然,一个带着几分古怪的声音响彻在空荡山谷中。

    韩凌天身子一僵,猛的转头看去,只见后方一块石头顶开,紧接着,一个倩影从地面里钻出来,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一对清澈空灵的眸子与他对视。

    “你……”韩凌天愣住。

    洛月纤绝美的脸颊蹭上了一些污渍,却依旧难掩半分倾城姿色,来到韩凌天面前,摊开手掌:“喏,看见没?”

    “我可帮你找到了一枚苍蓝结晶呢。”

    “以后,你可不能再把什么‘孽缘’挂在嘴上,把我整的像灾星一样,很不吉利。”

    洛月纤粉唇微翘,浅笑中带着几分小傲娇。

    突然,一个黑影冲来,让她本能的微微一惊。

    再然后,洛月纤不等做出反应,就落到了一个温暖怀抱中,那揽在她纤细腰上的双臂,如同铁箍一般。

    扑面而来的男性荷尔蒙,令得洛月纤素来淡薄的脸上出现了片刻惊慌,当即红晕上染,开始剧烈挣扎,但她那微弱的力量,对于已经炼体小圆满的韩凌天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

    “洛月纤,我的事情,以后请你不要再擅作主张,不然出了什么不测,我就算拿到全部的苍蓝结晶又能如何,可以将你复活吗?

    !”

    韩凌天声音都有一丝丝颤抖,无法预料,如果今天洛月纤出事,对他来说,将会有何种的打击。

    闻言,洛月纤停止了挣扎,贝齿咬着粉唇,第一次见到韩凌天惊慌失措的样子。

    江北的韩先生,可向来以云淡风轻著称,属于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人物。

    但此时,洛月纤却能清晰看到韩凌天眼中浓浓的后怕。

    而如此情绪,显然都源自于她。

    一时间,洛月纤宛如冰山般的俏脸好似融化了几分,眼中荡漾出奇异色彩。

    “我不没事么,设计陷阱的人可能也没有料到,此地真有苍蓝结晶,我发现底下有奇异波动,就去看看,外面弥漫的毒瘴虽猛,但也不可能把整座山都融化吧。”

    她伸出玉手拍了拍韩凌天的后背,声音前所未有的轻柔。

    韩凌天深吸了一口气,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

    识海封闭,如今他的灵魂力不能全部发挥,洛月纤藏在荒山内部,他确实探查不到。

    松懈下来,他此时方才察觉到怀中抱着的温香软玉。

    微微低头,入眼一片炫目的雪白,以及惊人的弧度。

    虽说并非第一次看,但有衣服与没衣服,终究有着不少视觉上的差异,朦朦胧胧,掩饰半分,令他气血都不禁有些沸腾。

    似乎察觉到那抹火热目光,洛月纤身子猛然一僵。

    反馈而来的反应,让韩凌天也明白有些不妥,当即将手放开,讪讪一笑。

    此时的洛月纤,绝美俏脸染上两抹红晕,但一对美眸却冒着寒气,其中带有几分羞愤。

    “轰隆!”

    正当此时,整座荒山好像微微一震,外面的困阵彻底激活,现在不光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入不得。

    “不好,有人设局要杀你,你不该来!”

    洛月纤顾不得发火,表情剧变。

    “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嘿嘿,饵蛮好用的。”

    突然,两声轻笑自半空传荡开来。

    洛月纤与韩凌天的目光立马被吸引而去。

    “看来把风声放出去确实有点作用,呵呵呵呵,韩凌天,你明知山有虎却也要自投罗网,倒真如传说中那样重情重义,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别在那忙着打情骂俏,等你们做了一对亡命鸳鸯,下地府会有很多时间。”

    荒山最高峰上,不知何时出现两个负手而立的身影,脸上挂着讥诮笑容。

    “齐钰峰,黄景明!”

    看到他们的瞬间,洛月纤立马瞪圆双眼,难掩其中的震惊。

    “很有名吗?”

    韩凌天面无表情。

    “烟雨刀齐钰峰,拈花手黄景明,他们两人在二十年前,就排在了无为境榜单前十,而且名次不低,算得上老牌高手,实力公认的强劲,听说他们早就归于斐家旗下,位列长老席。”

    洛月纤深吸一口气,将有些跌宕的情绪平复下去。

    “斐家真有些阴魂不散啊,等到出去,确实该好好了结一番。”

    韩凌天眼中杀机一闪。

    洛月纤神色郑重,压低声音:“一会儿一人一个,看时机冲出去。”

    “我一人就好。”

    韩凌天直接拒绝她的帮忙。

    “不要冲动,虽然你先前打败了孟殊星他们,但眼下两人,可并非那些新晋的无为境九重能够相比,甚至可以说,双方有着天差地别!”

    洛月纤眉头微皱。

    韩凌天回头看着她,露出一个笑容:“大阵会不断压制你的劲力,再加上飘散的毒瘴,真要交手你并不占优,乖,好好在后面待着。”

    “孤身一人对付两名无为境中的顶尖高手,你不会被气得失去理智了吧?”

    洛月纤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今天的韩凌天,可并没有平日里的冷静。

    而且,齐?钰峰与黄景明有备而来,此地布置的阵法,又直接将韩凌天最为出众的劲力压制。

    “我若不敌,你再出手救援也来得及。”

    韩凌天笑了笑。

    洛月纤犹豫了一下,最终只能轻轻点头。

    嘱咐完,韩凌天回身,眼神渐渐变得森冷。

    “你小子无论什么时候,都狂妄的不像样子啊,先不说此地阵法对于双方的增减,单指个人实力,你可知道我二人在无为境榜单中的排名?”

    “不知天高地厚!”

    两人言语淡淡,显然都已经将韩凌天当做盘中物。

    “死人的排名可没人会在乎,我只知道从今天开始,斐家将空出两个长老席位。”

    韩凌天面无表情,身上黑白龙纹闪烁,蕴含着磅礴杀气的声音传荡而出。

    那立于荒山最高峰的齐钰峰与黄景明闻言,先微微一怔,下一刻,不禁捧腹大笑,好似听到了什么世界上最白痴的话。

    他们倒没料到,身在险境,又面对他们二人,韩凌天竟没有跪地求饶,反倒大言不惭。

    难不成,他真的以为打败了孟殊星等人的联手,就有资格无视真正的老牌无为境榜单前十强者吗?

    像那些新晋的无为境九重,齐钰峰与黄景明中任何一个皆能够轻松打败,而现在,他们可有两人!看着他们的反应,洛月纤不禁有些紧张。

    哪怕她现在得到了天龙门其中一殿中的大机缘,面对那些老牌强者,也没有绝对把握。

    齐钰峰与黄景明狂笑半响才渐渐停止,相互对视了一眼,嘴角都有着森冷弧度上扬。

    “我二人今日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资格狂妄!”

    话音一落,澎湃劲力如同风暴一般自两人的体内席卷而出,强悍的力量,令得他们脚下的地面炸裂开来。

    令人战栗的可怕威压,扩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