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 501 爷都瞧见了!
    “追风,将本王的冥风鞭拿来。”

    君墨染低醇的音色中透着几分肃杀,他黑金色的眼眸中,是隐隐跳动的怒火。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青鸾察觉到君墨染的情绪不太对,忙不迭地吞回了细碎的哭声,耸着肩膀打着嗝儿。

    追风稍有迟疑,缓声言之,“王,您若打算负荆请罪,随便拣几根枯树枝儿便足矣,何须动用冥风鞭?若被冥风鞭误伤,伤口久久不愈,当如何是好?”

    “拿来。”

    “是。”

    见君墨染态度这般坚决,追风只得硬着头皮,将冥风鞭递至他手上。

    君墨染垂眸,淡淡地扫了眼鞭身上满是倒刺儿的冥风鞭,沉声冷喝,“欠收拾的东西!”

    闻言,青鸾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她被君墨染唬得一愣一愣的,忘却了哭嚎,只怯怯地问着追风,“怎么办?小姐细皮嫩肉的,不经打。”

    追风却道,“王哪里舍得对王妃动手?气急了,倒是有可能抽自己两鞭。”

    砰——

    追风话音未落,墨染阁中突然传来一声石破天惊的踹门声。

    门外,君墨染周身戾气顿显,如瀑墨发迎风狂舞。

    他手持冥风鞭,定定地望向内室中,正端坐在浴桶中神色恹恹的凤无忧。

    见她这副模样,他心里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不过,他依旧冷着张脸,径自行至浴桶前,厉声喝道,“凤无忧,你这是在做什么?”

    凤无忧倏然抬眸,双手下意识地环于胸前,声色淡淡,“爷在沐浴。”

    啪——

    君墨染手持冥风鞭,朝着浴桶沿壁上“呼呼”地抽了一鞭子。

    凤无忧吓得一激灵,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君墨染黢黑的脸色。

    不知为何,她总感觉他在生她的气。

    “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了么?”

    “不知。”

    凤无忧摇了摇头,心中微微发怵。

    君墨染此时此刻的模样,全然没了往昔的温柔,倒像是初见时那般凶神恶煞。

    凤无忧心生惧意,深怕他手中的鞭子落在自己身上。

    君墨染指着凤无忧身上发红的伤口,怒不可遏,“有伤在身,还不要命地揉搓着伤口,是打算让本王心疼死?”

    “既然心疼,你还凶爷!”

    “不给你点教训,你哪里学得乖?”

    凤无忧却道,“爷说了,爷只是在沐浴。”

    啪——

    君墨染又一道鞭子抽向桶壁,冷喝道,“站起来!”

    “不要。”

    凤无忧小声咕哝着,她委实不愿让他看到她身上的斑驳伤痕。

    这些深深浅浅的伤,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云非白曾那样玩弄过她。

    君墨染居高临下地看着蜷缩在浴桶中若林中惊鹿般惶恐不安的凤无忧,已然猜透了她的心思。

    见状,他稍稍缓和了口气,“本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站起来。”

    “君墨染,你可不能动手打爷。”

    凤无忧站起身,身子因受了凉而微微发颤。

    君墨染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待他看清她身上大大小小的淤痕,心中愈发不是滋味。

    “非要将伤口全部泡烂,才肯罢休?”

    凤无忧撇过头,侧了侧鼻子,“你要是再凶爷,爷就离家出走。”

    “欠收拾的东西!”

    君墨染随手扔去冥风鞭,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你还有理了?本王说过千百遍不介意,为何你还是不明白本王对你的心意?难不成,你以为本王会因为你身上这些淤痕,而看轻你?”

    凤无忧坦然地迎上他鹰隼般犀锐的眼眸,缓声道,“爷只是想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你面前。至于这一身的伤,不看也罢,甚丑。”

    闻言,君墨染喷薄欲出的怒火,消减了大半。

    他倏然抬手,欲将她紧拥入怀,声色亦柔和了不少,“在本王眼中,你怎么样都是美的。”

    凤无忧忽而忆起在书房门口瞅见的香艳一幕,隽秀的眉轻轻蹙起。

    她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灼热的视线,冷冷开口道,“别用你的脏手碰爷。”

    “你有胆再说一遍。”

    君墨染心间稍稍消散的怒气,卷土重来。

    凤无忧瞅着他森冷的面色,大着胆子在挨打的边缘线上大鹏展翅,“爷都瞧见了!你自己做没做亏心事,自个儿心里清楚。”

    虽然,她十分相信君墨染的人品,可每每回想起书房里的香艳一幕,心下依旧很不是滋味儿。

    君墨染愤懑不已。

    他原以为,经过这么多风风雨雨,凤无忧当全心全意地信任他才是。

    不成想,她竟疑他贪嘴偷腥。

    少顷,他强压下心中怒火,冷声道,“说说看,你在书房外都看到了些什么?”

    凤无忧深知,君墨染绝不可能背着她同其他女人胡来。

    故而,即便心中醋意狂肆,她还是生生地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气话,只淡淡回了一句,“没什么。”

    君墨染冷哼着,并不打算这么放过她。

    他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的事,又岂能容她胡乱猜忌?

    下一瞬,他突然搂着她的腰肢,将她生拉硬拽地推上桌案。

    “做,做什么?”

    凤无忧局促不安地看向他,双臂不由自主地环在身前。

    他垂眸俯视着一脸倔强还略略扬着尖翘下巴的凤无忧,声色魔魅悦耳,“需要本王为你重演一遍今日在书房里发生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