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长生霸婿 > 第四十四章 你很有原则吗
    青年干警一拍桌子,“这里是派出所,你当是公共厕所吗?先来就来,想走就走?”

    “小李!”

    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青年干警忙起身,恭敬道:“所长!”

    身穿藏青色制服的所长摆了摆手,青年干警收拾文件起身,所长随即坐在白凤九对面。

    所长年近六十,头发依然乌黑,面容慈祥,笑道:“年轻人,你叫白凤九对吧?”

    白凤九点头,道:“我没有撞人,所以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所长道:“我知道你没撞人,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白凤九起身,拿起桌上的手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派出所。

    干警小李道:“所长,事情还没查清,怎能让他这样走,如果那位老人的家属来所里闹……”

    所长摆手道:“那位老人的家属已经帮他澄清,老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人不是他撞的,而是老人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白凤九离开派出所,一辆黑色奥迪A6L停在面前,车窗降下,露出一张白净的青年男子面孔,不过脸上带着积年养成的傲慢。

    四目相视,白凤九开口道:“我不打车。”

    男子道:“上车,我们老板要见你。”

    “见我?”

    男子点头道:“我们老板让你过去帮点忙。”

    “麻烦,不去!”白凤九一口回绝,他最讨厌麻烦了,这次出来是专门陪金无双的,一切事情都要靠边,就算魔族冲破结界降临人间,他也不想插手。

    白凤九转头走开,青年掏出手机拨打出一个号码。

    “这个年轻人脾气固执,他不肯见您。”

    “我知道了。”

    幽静的茶亭内,一名五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子挂断电话,他拉了拉洁白衬衫上的蓝色领带扣,皱眉看向对面坐着的一名老者。

    “王老,您说的这个年轻人,真的有这么大本事?他真的可以解决我的烦恼?”中年男子狐疑道。

    被称作王老的不是别人,正是出院不久的王天梁。

    他品了口香茗,道:“别看你是一市之长,生在红旗下,长在新华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可有些事不得不信,当初我被邪秽折磨成什么样,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他,我这条老命就没了。”

    中年男子略一沉吟,道:“可是这个年轻人的脾气……”

    “奇人异士,脾气秉性当然异于常人,他可不是你那些察言观色,阿谀奉承的属下,想要请他办事,必须放下姿态。”

    王天梁在身边陶罐里抓了把米,扬手洒在茶亭外的空地上,呼啦啦一群鸽子飞来,咕咕叫着在地上啄食。

    “你家老爷子的病怎么样了?”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道:“还是老样子,年轻时在南方丛林作战时落下的病根,今天偷跑出去在路边摔倒,抓着人家不松手,非说是人家撞的,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就是白凤九,也许是缘分吧。”

    中年男子无奈一笑,想起自己的病,转而又愁云满面。

    王天梁拿起身旁的拐杖起身,缓步走下台阶,啄食的鸽子被惊扰,扑棱着翅膀飞走,腿上的哨子在空中发出呜呜如海浪的声音。

    王天梁目视远方,淡淡道:“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办,你这个病,也只有他能解决。”

    丽都大酒店,302客房。

    金无双站在门口犹豫不决,今天工地上来了三次公务车。

    停工、整顿、封工程车,一套组合拳下来,金无双已经招架不住。

    她知道,这是钟亮在给自己上眼药,如果今晚不来,明天就会开出天价罚单,这是金无双不能承受的。

    刀架到脖子上了,金无双不得不低头,就算知道门后是虎狼,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深吸一口气,金无双抬手按响门铃。

    不多时,房门打开,门后露出一张让金无双极其厌恶的脸。

    钟亮洗了个澡,裹着白色的睡袍,手里端着高脚杯,里面半杯红酒在灯光下散发着琥珀色的光泽。

    “无双来了,赶快进来,我就知道你不会爽约。”

    肥胖粗短的手抬起,搂向金无双的肩头,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

    白凤九闪身出现,“借过,我进去。”

    钟亮甩开白凤九的手,冷冷问道:“金总,这是什么意思?”

    金无双故作无辜道:“这是我老公,原本没打算带他过来,可是他离不开我,死活要跟来,您也知道,新婚燕尔,如胶似漆,我也没办法啊!”

    二人谈话的时候,白凤九大大咧咧走进房间,客厅长桌上摆放着烛光晚餐。

    “这是给我们准备的吗?还真有点饿了。”白凤九毫不客气的坐下,拿起刀叉大快朵颐,还不时的品头论足。

    “牛肉有点老了,蛋挞还不错,这个草莓圣代太凉,无双你胃口不好,就别吃了。”

    看到白凤九糟蹋了他精心准备的晚餐,钟亮脸上的肌肉好似抽了筋,抖动个不停。

    钟亮虽然心中恼火,可是对白凤九又无可奈何。

    白凤九一边吃着,一边道:“钟局长是吧?你不说要指点我老婆****的事吗?你们忙,不用管我。”

    金无双从包里拿出文件袋,把需要****的所有资料摆在桌上。

    “钟局长,您看一下还缺什么材料,如果没有缺少的东西,您在这上面签个字,明天我就可以办理证书了。”

    “签字?签什么字?”钟亮冷笑一声,道:“我答应过你签字吗?”

    钟亮品了一口杯中的红酒,耸拉着眼皮道:“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私人时间是用来享受的,而不是办公,我这个人可是很有原则的,想签字办证,明天八点半你去局里找小刘,他会帮你办理的。”

    皮球又踢回去了,金无双咬了咬牙,今晚要不让钟亮把这个字签了,明天他肯定给自己穿小鞋。

    执法人员再去工地,这个项目就完蛋了,金鼎集团也要卷铺盖卷滚出东海市,投资的几个亿也打了水漂。

    “你很有原则?”白凤九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桌上的餐巾擦拭嘴角,跨步来到钟亮面前,居高临下,虎视眈眈。

    钟亮色厉内荏,喝道:“你想干什么……”

    话没说完,头顶没多少的头发被白凤九一把抓住,然后猛地砸向钢化玻璃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