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末世第七城 > 308 最怕直男说情话
    张鹏双手插兜,眉毛微微上挑,昂着脑袋看向正瞪着大眼睛还没从这段惊喜中缓过来的小珊。

    一向活泼可爱的小珊稍有些呆愣的点了点头。

    其实就她那个家庭,想要这么几千朵玫瑰花压根不是啥大事。可自己买和爱人送,那毕竟是两个概念呐!

    就小珊这些年也见过不少小姐妹被表白被求婚,红玫瑰算是其中的通硬货,比这个场面还盛大还豪华的也不是没有。

    小珊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内心深处同样也渴望能有这么一次惊喜,谁还不想自己的情郎为自己鲜花铺满地?

    更何况,虽然场面比这大的有,但是像张鹏这么硬核,花这么多的她从未见过!

    当下一股幸福感从脚底蔓延至全身,让她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几分。

    一旁的张鹏忽然轻声说道:“你想要的,我给不给得起,都给。”

    就张鹏这么简单明了的一句话,听到小珊的耳朵里差点兴奋的晕了过去。

    直男不可怕!就怕直男说情话!

    “这花待会我得背回去!”

    两人走在河边小道上,小珊跟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般有些俏皮可爱的说道。

    张鹏十分爽快的回道:“好!你想要多少背回去都行!”

    两人走了足足半个小时,还没完全过去的寒冬让衣着单薄的小珊略微有些冷,她顺势缩进了张鹏的怀里,俏生生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我帮忙啊!”

    “嗯!”张鹏也没藏着掖着,很直接的点了点头回道:“武尘使了不少小手段,我们工地停工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跟你爸说说看能不能帮帮忙,该给的我们不会少的。”

    小珊锤了锤张鹏的胸口,抬着脑袋有些赌气的问道:“得了吧!你说我爸能要你们拿点好处嘛!”

    张鹏挠了挠脑袋回道:“那倒也是...”

    “不对!你肯定还有事儿!说吧,你这么晚才来找我,之前干嘛去了!”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最低,其实也不然,得看什么方面,至少小珊眼下看着张鹏如此反常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嗯...咱可能得有一段时间不见面...我得出趟差。”

    纵然是对谁都直来直去的张鹏,面对自己心爱的姑娘也有些难以说出口自己要去坐牢的事儿。

    憋了老半天,才回了这么一句话。

    “去哪?”小珊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略带疑惑的问道。

    “城北监狱。”张鹏咬着牙说了出来。

    小珊立马脸色一变,攥着张鹏的衣袖就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啊!不是,你这一出差就按年算时间啊!”

    张鹏掏出口袋里的香烟,看了一眼身旁的小珊,又再次收回了口袋里,缓缓地说了起来今晚的事儿。

    故事说完,小珊掘着嘴问道:“为什么是你啊?这事,无论如何也不该你去啊!”

    “枪是我开的,人是我干的,事出了我不去谁去?”

    张鹏面色平静的反问道。

    小珊抿着小嘴嘟囔道:“就算要人去,也应该你们叶哥去啊!他才是大哥啊!为什么有这种要背锅的事儿,就得你去了!”

    “每个人都有他的定位,兵无将而不动,蛇无头而不行。叶哥是做大哥的,我就是那把尖刀,占据着最好的资源,身在高位。更何况本来就是我自己出的事儿,却要躲在后面。小珊,你说有这道理吗?”

    张鹏用着尽量温和的语气给小珊解释道。

    “我是女人,我不需要时时刻刻讲道理!”谁知道小珊柳眉倒竖的回了一句。

    “......”

    见人说话本来就不是张鹏的强项,小珊这么一句话就直接给张鹏憋的无话可说了。

    两人陷入了一段沉默之中。

    过了许久,还是小珊率先憋不住了,戚戚然开口问道:“这事我去找家里,他们是不是能解决?”

    “没用的。”张鹏摇了摇头,斟酌半响后回道:“事情出了,必须要有一个交代。你即便找了,叶记还是要有一个站出来的,这完全是浪费你家的关系,没有意义。能找的关系,叶哥老赵老金他们自然会帮我找的,放心我蹲不了多长时间。”

    “可我不想你进去啊!”绷不住的小珊声泪俱下地喊道。

    望着小珊梨花带雨的面庞,张鹏是千般心疼万般不舍也只得咬着牙不吭声将她搂进怀中。

    回去的车上,张鹏边开车边小声的说道:“只要你爸爸愿意帮忙,武尘那边势必会有所顾忌,至少不会支太多反关系,那叶哥他们活动起来也更加方便...”

    副驾驶上的小珊点点头嗫嚅道:“我...知道了。”

    将小珊送到家楼下,小珊一步三回头的上了楼。

    最终玫瑰还是没有带走,下车的只有爱人。

    这会儿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再过会儿包子铺粉面馆等早餐店都该开门做准备工作了。

    张鹏驶出小区,停在马路边上思索再三还是决定拨通了桂哥的号码。

    自从桂哥原来帮过他一次打听治保干事小莫的事情以后,两人关系急剧升温,隔三差五的就出来喝顿大酒聊聊天。

    加上桂哥虽然在路上跑,但江湖气并不算多浓,至少言语为人不算粗鄙,还颇为豪爽。

    两人在一起也挺对路子,偶尔还互相客串一下,帮点小忙啥的。

    “嘟...嘟...”

    电话接通,桂哥那头传来了搓麻将的声音十分嘈杂。

    “喂,鹏儿啊咋了啊!”

    桂哥的大嗓门依旧高亢。

    “我这缺一个有过数次作案被捕经验的兄弟,交流交流心得,你那有啥合适的人吗?”

    张鹏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措辞。

    桂哥抬起手腕扫了一眼挂手上的大金表,回了一句:“不是,这大半夜的你啥时候要啊?”

    “我要的挺急,现在就要...”

    张鹏刮了刮鼻梁,自己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行,你在哪,我现在来找你吧!”那头桂哥也不犹豫,立马回道。

    “啥?”张鹏一下也没整明白。

    “我就是啊!大半夜的,你要我到哪儿给你找个老师上课啊!”桂哥的话语里也透露出了些许无奈。

    这头张鹏语速很快的答道:“行!桂哥你在哪儿,我现在过来接你吧。”

    “行!我就在商圈这边文化西路金乐乐麻将馆,你过来吧我在门口等你。”桂哥也不含糊。

    “好,桂哥我马上到。”

    随即张鹏挂断电话,一脚油门踩到底,直奔金乐乐麻将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