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独行诸天末日 > 第九十七章 戏台上插满旗的老将军
    时间走得这么快,以至于陆长青都有点措手不及。

    他这才意识到,来自五星上将的命令,给了唐卫乾他们多大的压力。

    这才清剿完安岳镇没两天,超凡者们也才刚刚休整,就要进攻黎阳城了。

    “时间!”

    陆长青下意识托了下镜框,他几乎忘了,意识里那扇石门上的时间限制。

    原本以为两个月会很难熬,尤其是在这个陌生而又残酷的末日世界。

    却没想,已经快要走到尾声。

    恍然如梦,可这一切却又显得那么真实。

    “长青,哪里不舒服吗?”

    耳边传来高瀚关切的声音,陆长青连忙回过神来。

    左右看了看,只有他和高瀚两人。

    “小涛去找老曹了,你是走神了,还是伤势没恢复好?”

    看着陆长青消瘦的身体,一米八的架子衬着那个风衣,好看是好看,却也显得弱不禁风了。

    高瀚皱了下眉头,“那个药剂除我之外,你是第一个用的。素言说有后遗症,不过也仅仅是能量消耗过度,应该不会伤到......”

    “师傅,我没事,就只是走神了。”陆长青笑了笑,拍了拍自己胸膛,“看着是瘦,多吃点肉就补回来了。”

    “那就好!”

    高瀚忽的问道:“盘根内修之法,进行得如何了?”

    陆长青摇头。

    他心思过于驳杂,那套内修之法,即便按着标准去做了,但从来没有进入过高瀚所说的那种境界。

    灵台清明,心随意动。

    于一种旁观者的角度,洞察身体诸般奥妙。

    甚至于,从内部找到那些特殊穴位,勾连外炼之法,激发气血。

    对于他的回答,高瀚虽有所预料,但仍然显得很遗憾。

    “到底是时间短了点,你的年龄也大了些。如果是从心思澄明的幼童时期亦或者赤子之心的少年时分开始,或许能更容易入门一点。”

    叹了口气,高瀚没有继续感慨下去,而是问起了外炼之法。

    对于外炼之法,陆长青就很有心得了。

    尤其是经过小荒山一战后,他对于蛇形的理解,更上层楼。

    无须过多言语,他当场来了一套蛇形外炼。

    这几天因为身体受伤,没怎么演练,憋得都快发慌了。

    一套下来,虽然稍有生疏,但高瀚看得出,他确确实实掌握了这一形。

    “年龄偏大让你在盘根内修这一块吃了亏,不过这蛇形外炼,倒是让你把柔韧给补回来了。”

    “不错,不错!”

    高瀚如果有胡须,可能会一边捋一边赞叹。

    “坚持练一个月,就可以进入下一形的锻炼了。”

    “当然,十大形的修炼,不是单独拆分,而是逐步叠加的。到了后面,或许你要一口气做一整套的外炼之法。所以我才对你打基础这一块儿,要求这么严格。”

    陆长青吐了口浊气,感受着身体传来的那种运动过后舒畅的感觉,嘴角扬起。

    “我知道的,谢谢师傅教导。”

    高瀚摇摇头,伸出了左手。

    看着那粗壮如自己大腿的胳膊,陆长青在感叹高瀚的魁梧和自己的瘦鸡之外,也好奇他伸手干嘛。

    右手是食中二指并起,像是一把小剑一样。

    下一刻,二指弧线并拢的地方,还真的出现了血红色的光芒。

    在陆长青还未来得及惊异的时候,高瀚轻描淡写的在自己左手小臂内侧上划了一下。

    光芒散去,一枚银白色的芯片落到了他手上。

    看了看这比指甲盖还小的芯片,再看了看高瀚那恢复如初,不留任何疤痕的小臂,陆长青张开了嘴。

    “这是?”

    “心意自在功。”

    高瀚笑了笑,“之前说把撰写好的拳谱给你,你总不会以为是纸质书籍吧!”

    “这.....”

    好吧,陆长青确实没想到。

    刚才那一幕,血红剑芒,藏在小臂里的银白芯片,简直就是玄奇与科技的梦幻结合。

    “为了更好地展示十大形的精髓,我把每一形的外炼动作都示范了一遍。然后由素言帮我拍摄,录制在这个芯片里。这样的话,更直观,更形象,哪怕没我亲自教导,也能学到精髓。”

    “不过这上面的资料,已经是许久之前的了,与我现在的理解有所偏差。”

    “当然,这些许偏差是于我而言。本身拳术、功夫这种东西,都是因人而异的,你也可以跟着你自己的感受去调整细节。”

    高瀚一字一句的说着,陆长青也认认真真的听着。

    对方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高深的感觉。

    但就是这种朴实的教导,反而更深入人心。

    “在芯片末尾,除了十大形之外,还有心意自在功我总结的一些杀招。也就是我说的打法了。”

    高瀚自创的这套功夫,分为内修、外炼以及打法。

    成系统的修炼模式,区别于那些传统拳术,在打根基这一块儿尤为扎实。

    而在打法这一块儿,却极为注重实战。

    “这些打法有融会贯通的关节技,有阴狠毒辣的致命招,当然也有取自各种拳术的知名杀招。”

    说到后面,高瀚慢慢停下。

    看着陆长青,他摇了摇头,“不知为何,我对现在的环境越发感到不安。我年龄也上来了,不可能每一次生死战都能活下来,甚至还有所领悟更上层楼。所以想我像教导小涛和小冷那样去手把手教你,我怕是很难做到。”

    “师......”

    “收复黎阳城,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小涛我给他安排了一台机甲,你这边我也做不了什么,把心意自在功给你,也免去断了传承的忧虑。”

    “另外,如果真出了状况,我很大可能会殿后,这是我跟唐卫乾商量好的。”

    “嗯,交换条件是我媳妇、儿子,素言,以及王晴,乃至更多黑旗的普通人,能够在后方得到照拂。”

    “别用看戏台上插满旗的老将军的那种眼神看我,我心里是有数的。殿后不过是无奈之举,相比把希望寄托给他们,我们自己活下来,无疑是最有利的保障。”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高瀚咂摸了下嘴。

    “我好像饿了,你先回去吧!”

    “对了,明天过来一趟,在出发前,我手把手教你一两式打法,也算临阵磨枪,又快又光。”

    陆长青脑子胀鼓鼓的,下意识就往外走。

    在他手上,是高瀚珍而重之给的银白芯片。

    等走到大门外的时候,秋冬季节的冷风一吹,他邃然惊醒。

    “我他妈没电脑,要怎么看这玩意儿啊!”

    转身,又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