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独行诸天末日 > 第六十五章 高黑旗!
    曾经的小白楼,火光粲然。

    修剪整齐的绿色草坪,此刻被人踩成烂泥。

    屠军站在大门前,望着那时而明亮,时而灰暗的别墅建筑,他的表情,也忽明忽暗。

    曾经和高瀚一起打下的基业,如今尽毁于自己手。

    这种心情,想必外人很难理解吧!

    他嘴角上扬,看似粗鲁的脸,却露出那些文青一般的嘲笑。

    明明当年说好了的,创建基地组织,训练出自己的超凡者队伍,然后以黑旗为根据地,扩充到整个D8区。

    然后一步步的扩大势力,收复阳澜省.......做这个灰暗的,无可救赎的世界的王!

    当初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共同拥有的梦想,自己一直牢记着。

    为此见人杀人,谁挡道杀谁,甚至这么些年,连女人都没要一个,连家都没成。

    但是高瀚呢?

    他在初步建立起黑旗基地的框架后,就沉沦了,堕落了。

    建了这栋小别墅,养着两个老婆,还有了女儿,甚至还想着养几个徒弟,把他那一身本事传承下去。

    “不是我背叛了你们,而是你们先背叛了我!”

    屠军嘴角平复,又变成那个坚硬如钢铁一样的面容。

    有人从别墅里冲出,浑身是血。

    “队长,里面人太厉害了,我们抓不到首领的家属,呃......”

    收回在那人脖子上的大手,屠军微微摇头。

    “他已经不是我们的首领了。”

    “血色荆棘有心一统D8区,甚至付诸了实际行动。赤河谷、猎荒人组织、雷曼特兄弟、等黑旗之后,差不多就该是红光战锤分基地了。这才是一个末日顶尖势力该有的野心,不进则退,永远充满侵略性!”

    目光直视别墅,屠军一步迈进。

    “既然这些女人孩子拖累了你,绑住了你的脚步,消磨了你的雄心,那我就帮你一把吧!”

    ......

    呼!

    呼!

    呼...

    急促的呼吸,预示着少年剧烈的消耗。

    逐渐沉重的步伐,让他只能紧握手中的长刀。

    漆黑的屋子里,有风声呼啸,攻击不知从何而来,然而少年下一刻,却鬼使神差的偏了一步,右手长刀微微一划拉。

    唰!

    噗通!

    一具尸体倒下,少年却没有丝毫杀掉敌人的喜悦,反而踉跄了几步。

    刚刚那简单的动作,消耗了他太多心神,太多体力。

    一抹耀眼的光芒亮起,那是一个火把,少年看不见,但却下意识退了一步。

    “你就是他有心栽培的第二个弟子吗?果然是从废人区里带出来的那个瞎子!”

    “冷阳是吧,我查过你。其实我很好奇,你的父亲明明死在我们的命令之下,为什么你还死心塌地的跟着高瀚?”

    “你的血性呢?你的愤怒呢?你忘了你的深仇吗!”

    冷阳抿紧双唇,双手握着长刀,微微偏着头。

    十足的戒备中,那咬破嘴皮的血色透露出他内心的不安。

    这一个敌人,过于强大,自己不会是他的对手。

    但是自己,不能退!

    “我不难为你,把这个别墅的地下密室说出来,我让你走。”

    冷阳不说话,气氛一时沉闷。

    “找死!”

    风声呼啸,屠军壮硕的身躯,犹如泰山袭顶一般迫来。

    强大的压迫气势,令人避无可避。

    冷阳耳朵轻颤,握举在前的刀,忽的后拉过腰腹,然后双手紧握,整个人往前踏步。

    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无视敌人的攻击,只求以最大的力量,将刀刃贯穿对方腹部。

    然而结果,却令他失望。

    铛!

    清脆的声音响起,继而是刀碎成数片。

    被屠军一巴掌拍飞的冷阳,敏锐的听觉听着那寸寸碎裂的刀片,心中反而一丝丝轻松起来。

    “死了也好,听着他们的声音,我已经生不如死。”

    “只是可惜,还没机会和那家伙再交一次手。”

    咻!

    极为尖锐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那是扳机扣动之后,子弹破开音障发出的轰鸣。

    咋听是远方,但以子弹的速度,应该已经到了近处吧!

    噗!

    子弹穿过那刚松懈下来的身体,随后瞬间发出剧烈而又沉闷的轰鸣。

    咚!

    屠军猛然往前踉跄,穿甲子弹在他松懈之后,直接入体。

    身体的保护机制,让他下意识紧缩肌肉,发动钢炼药剂的能力。

    然而浑身坚硬如钢,却给了那颗子弹裂变爆炸的狭小空间。

    手捂着肚子,感受着里面破碎的脏器,疯狂涌上来的疼痛,让他双目圆睁。

    一丝血液,哪怕在他紧闭嘴巴的情况下,也不由自主渗出。

    “陆...长...青!”

    三个字,一字一字吐出,屠军猛然往左一拍。

    一杆亮银色的枪头直接出现在他掌心,枪尖一触既收,枪杆犹如弯着的弓弦一样,狠狠抽打在他后背。

    “段良志!”

    “屠军!”

    “当年袭击我母亲,以及首领家眷的人,就是你吧!狗东西,给我妈赔命来!”

    “你现在才知道啊,咳咳,废物一个!”

    “老子以前把你当兄弟,你他妈的.....”

    钢铁交加的声音,不断响起。

    别墅大厅中,两个身受重伤的人,此刻仿佛野兽一般,不顾一切的向对方发起攻击。

    ......

    “这声音......是狙击手!”

    夜鸦双臂上机械外骨骼,已然破碎,随手将其丢在地上,从腰腹处抽出两把长刀。

    在他八百米外,是犹如野兽的陈枭,以及仿佛浴血魔神一样的高瀚。

    那两人依旧厮打在一起,且威力比起之前,更加毫无保留。

    所过之处,黑旗基地那些粗制滥造的楼房,根本承受不住二人的攻击,纷纷倒塌。

    夜鸦朝着五千米外的方向看了一眼,两把长刀以极快的频率颤抖起来。

    “小东西,最好别过来,不然我不介意再撕一次狙击手。”

    冷哼一声,他犹如鬼魅一般从楼顶跳下,下一次出现,已然在高瀚头顶。

    唰!

    雪白刀光闪过,红色气流仿佛会动一般,直接荡开刀尖。

    然而有两把刀,另外一把刀,以超高频率震颤着,直接切割开了那滚滚气流,从高瀚肩膀处,划到了腰腹。

    一击得手,夜鸦猛然后退。

    不过即便以他的速度,也遭受了一道红色气流的鞭打。

    退到一旁,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夜鸦狞笑。

    这高黑旗,扛不住了!

    陈枭与他一样,有着相同的共识。

    “高黑旗,你这对气血的运用,越来越出神入化了啊!”

    “只是可惜,你现在就跟强弩之末一般,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猖狂的笑声,从战团中传出。

    相比之前的狼狈,陈枭此刻已然隐隐和高瀚持平。

    “若不是我在黎阳城消耗太过,哪怕你们二人联手,也不是我一合之敌!”

    黎阳城和修斯·雷曼特一战,高瀚虽说身体被刀流骨割伤,但是那不过是皮外伤。

    真正让他损耗的,是冲入医院救狂龙的时候,被血萝纠缠。

    当时一边和拼命的修斯战斗,一边遭受血萝吞噬他的血肉,哪怕是冲了出来,但实际已经元气大损。

    “成王败寇,受死吧!”

    “我死,也拉你两人下地狱!”

    轰!

    犹如黑炎一般的气流蒸腾而起,刹那之间,在高瀚手中凝聚出一把大旗。

    旗面翻滚,飞沙走石,近在咫尺的陈枭直接小半边身子化作白骨。

    此刻高瀚形销骨立,曾经魁梧的身子,消瘦得好像骷髅一般,望着恐惧的陈枭,与迟迟不敢上前的夜鸦,低吼如雷:

    “你以为我高黑旗之名,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