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极品豪婿 > 第六十六章 便宜你了
“老子退会还不成?日。”王泥人也是一点不退让。

    “嘿你输棋咋还撒泼?”

    “就撒,怎么了?”

    萧京笑道:“这样吧,我再让你一炮。双车加一炮,这行了吧?”

    王泥人顿时不说话了,表情忽然有些意动。

    “那我就再下一局。”好一会儿,王泥人一屁股坐下啪啪啪啪的开始摆棋。

    一旁的围观群众纷纷耻笑。

    王泥人不屑和他们斗嘴,看着萧京道:“这盘要是再输,老子再也不下棋了。”说完,一脸恼意的看着萧京,心想自己都暗示到这份上了,这货该不会蠢到领悟不到吧?

    “呵呵,那萧先生可是得放水了,为了老王不跑到隔壁去下围棋,萧先生你就让他一局吧。”

    “哈哈哈,对对对,萧先生让他一局。”

    被旁人说的又恼火起来,他怒瞪一圈:“有本事坐下来较量,观棋不语真君子知道吗?”

    “这不还没开始嘛,说两句也不行?”

    “不行!”

    看着这帮老大不小的人像小孩一样争骂,萧京觉得好笑,还没等他说话,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顿时头有点大,居然是黄丘丘的。

    想了想,萧京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黄丘丘?稀客,有什么事吗?”萧京示意自己接电话,独自站起来走到一边。

    “什么嘛,没事……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黄丘丘理不直气不壮的说道,自从得知萧京是真有钱后,对待萧京的态度也真的发生了天大的改变,或许是上次刷了人家的卡,又或者是吃了人家的结婚纪念日准备的大餐和送给自己的贵重耳坠,这些加起来都让黄丘丘对萧京的认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萧京从一个无所事事的废物入赘女婿成了一掷千金的富豪,这太不可思议,黄丘丘自认不是什么拜金女,但是饶是如此,她都忍不住对萧京好奇,到底这个男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这次打电话来,则是上次和周曦芷说过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她还是得借萧京一用来搞定那些同学。

    “没事给我打电话干嘛?”萧京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话噎了黄丘丘一下,是啊,没事给他打什么电话?他是自己闺蜜的老公,自己哪会和他有交集,没事给他打电话,这不是容易形成误解吗?

    想到这儿,黄丘丘赶紧说道:“不是,有事,我当然有事找你。”

    萧京道:“那你说吧。”

    黄丘丘犹豫了下,支支吾吾起来,毕竟这事不太光彩,对方又不是自己什么人,要对方一个有妇之夫假扮闺蜜男朋友,即便她再大大咧咧也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曦芷有和你说过吧?”黄丘丘小心翼翼的问道,想看看对方的态度。

    萧京这才想起来,道:“哦,是要我做你男朋友这事?”

    黄丘丘连忙纠正:“是假扮,不是真的。假扮男朋友,什么叫做我男朋友,你是有老婆的人欸。”

    萧京无语了:“合着你还记得我有老婆,那你还叫我假扮你男朋友?就不担心曦芷怎么想吗?”

    黄丘丘沉默了:“……”

    被萧京这么一说,好像也对……

    但很快她反应过来,连忙道:“屁,我这叫光明正大的借,曦芷知道的,而且不会误会的。你放心,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一顿饭工夫,你给我刷了不少钱,就当我请你吃顿饭回礼,这很合理了吧?”

    萧京道:“随便你,曦芷都发话了,我是无所谓。”

    “那说好了,下周三我们正好同学聚会,怎么样?”黄丘丘连忙说出来意。

    “到时候再说吧。”萧京没什么心思想这些事,随便敷衍道。

    挂完电话,黄丘丘有些气呼呼,这个萧京真是一点都不把自己放眼里,自己好歹是个美女好吗?至于这么敷衍吗?想着,黄丘丘看了眼全身镜,镜子里是自己的曼妙身姿,她下意识挺了挺傲人的胸围。

    哼,还这么大,换别的人恐怕早就欣喜若狂了,便宜你了你还不知足。

    挂完电话,萧京回到座位和王泥人开杀。开局很快,熟门熟路,王泥人拉开了架势,全力攻击,少了双车一炮的萧京在开局还是有点吃力,但没多久,因为王泥人光顾着算攻,漏算了萧京的暗招,不到半小时,便再次被萧京给将死。

    王泥人沉默的看着棋盘。

    围观的群众小声偷笑。

    半晌,王泥人抬头复杂的看了眼萧京,萧京表情很无辜。

    无辜你妹啊!让老子一局很难吗?现在让老子怎么下台?尴尬死了好吗?你他妈怎么就那么能下呢?

    “不下了不下了。”王泥人兴致全无,恼羞的一推棋盘的棋说道。

    “老子以后再也不下象棋了!”王泥人生气的说道。

    围观的老头不乐意了:“别介啊,你不下,难道你还能真跑到隔壁去下围棋不成?”

    “围棋怎么了?围棋就是比象棋高深。”就在这时候,从左边的杀出了一群老头,浩浩荡荡的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为首的萧京认得,是街道围棋协会的会长,好像还和王泥人是本家,也是姓王,老头长的不怎么样,但听说孙女长的非常标致,是他的掌上明珠,整天都挂在嘴边。

    看到来人,众人纷纷不善:“你们来干什么?”

    围棋协会的会长王老头没有回答,而是笑嘻嘻的对着生气的王泥人说道:“欢迎你弃暗投明,这象棋就是小孩子玩的玩意儿,不玩也罢,来我这儿,我给你预留一个副会长位置怎么样?”

    王泥人当然不会真去,其他人刚刚说的都是玩笑话,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当真?下象棋的老头和下围棋的老头向来不对付,知道对方说这话是故意气人,当即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会王老头的挑衅。

    看到王泥人不搭理自己,王老头也不生气,仍然笑呵呵的看向刚刚开王泥人玩笑中的一个老头。

    “邢老头,老子孙女婿难得回来一趟,他在上海读大学,是围棋社的社长,学了一个礼拜象棋,听说你们这儿都是象棋高手,这不,过来请教一下。”王老头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