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当恶魔 > 0111章 颠倒黑白?
    “狗哥,嫂子来了。”

    东海某医院病房内,有人低声说了一句之后,起身就离开了病房。

    被称之为狗哥的男人,原本还有些得色的躺在病床上,此刻看到从病房门口走进来的壮妇,整张脸不由得变成了苦瓜色。

    但也只是一瞬间,就强行绽放了极为难看的笑容。

    “来了啊。”

    狗哥仿佛是陪着即将签下10亿大单,自己能够拿千万提成的超级大客户,刚才在小弟面前的老大风范,早已被丢到不知哪里去了。

    心里倒是对小弟的表现有些满意,能够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病房,很明显是熟悉自己了解自己的真心小弟。

    果然不出狗哥所料,一声闷雷突然在病房里炸响。

    “狗东西!”

    旁边因为忍受不了刚才狗哥吹牛,而带上耳机听歌或是闷着被子看电影的病号。

    同时因为惊吓而抖了一下。

    四只惊愕的眼神注视下,两只带有惊恐的眼神注视下。

    气势如虹,仿佛百战百胜的将军被狗太监监军贻误战机,于营帐中怒视狗太监提刀,快步走到狗哥病床前的壮妇,看着此刻真如同一个狗太监的狗哥,继续施展着武林绝学。

    “你他妈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怎么昨天就回来被人撞成死狗了?”

    也不知道是声波导致的震动,还是心中的惊恐导致的震动。

    两个反应过来的病号,注意到狗哥的病床有些摇晃。

    “那边的事处理的比较顺利嘛。”狗哥嘿嘿笑着,不敢起身,装出一副动弹不得,凄凄惨惨戚戚的样子说道:“所以我赶着回来见你,没成想在高速出口那……”

    “放你娘的狗臭屁。”

    壮妇一把锁住狗哥的喉,将狗哥死死的按在病床上,动作熟练无比。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赶回来想要见那个小妖精?”

    “实话告诉你,老娘我已经带着人蹲在她家门口了,要不是你被撞成这个狗样子,老娘我能让你下半辈子瘫痪了。”

    狗哥表情更为惊恐。

    后怕无比。

    但这种时候是绝对不能认账的,反正没有证据。

    “什么小妖精,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咳……咳……。”

    “呵呵……”

    回应狗哥的是一声冷笑,壮妇并没有因为狗哥咳嗽而松开锁喉的手臂,反而更用力了一些。

    眼看着狗哥挣扎着面色开始潮红,壮妇才松开了手。

    “听说,你被人打了是吧?”

    狗哥咳嗽了一阵,其实他没事,毕竟早已习惯了被锁喉,更惨的他也能承受。

    只是这样显得凄惨一些。

    夫妻虽是同林鸟,可毕竟也有百日恩的说法。

    “你看我手都被打断了。”

    狗哥尝试着举了一下绷着夹板的手臂,龇牙咧嘴仿佛极疼。

    “那个臭婊子下手贼很,我已经报警告她了,怎么说也得拘留她个十天半个月的。”

    壮妇又是呵呵冷笑了两声,说道:“把她联系方式给我,我跟她谈。”

    狗哥的表情突然有些凝固。

    自己媳妇怎么想的,他是最清楚不过了,换成一般情况的话,他要是被人打成这样,他的想法也会和他媳妇一样。

    但是……

    “老婆啊。”狗哥干笑了两声说道:“主要是我这次酒驾被抓,还碰倒了交警,咱其实不用跟她谈的,吓唬吓唬她,也吓唬吓唬那些警察,到时候我……”

    “你什么你?”壮妇瞪眼,斥道:“你个狗东西老老实实的去坐牢,该判刑就判刑,放心,我会让她好好的赔一笔钱的。”

    说完,呵呵冷笑了起来。

    狗哥有些生气,自己要是被判刑坐牢了,那自己挨打赔的钱跟自己有毛线关系?

    不止如此,既然已经说带人蹲守自己了,那这家说不定就要散掉了。

    直接翻脸?

    狗哥心中突然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可看到自己媳妇壮硕的身材,自己又因为手臂骨折行动不便,也只能强忍着翻脸的冲动。

    “媳妇,赔钱是肯定的。”狗哥继续赔笑道:“赔钱的同时,还可以争取一下给我减少一些处罚嘛,不然的话,那个小婊子不仅要赔钱,还得被拘留,我……”

    砰!

    哎呦!

    正在说话的狗哥突然觉得一抹黑影袭来,躺在病床上仰着头的他根本来不及躲避,就感觉自己脸上传来了一阵剧痛。

    鼻子眼泪同时都流了出来。

    自己老婆没带武器啊?

    好像,也没带人啊?

    痛楚中,狗哥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这个,所以只是哀嚎了起来。

    “你们是谁?”

    耳边响起了自己媳妇的声音。

    狗哥这才确定刚才砸自己的东西和自己无关。

    “我草,敢打我狗哥?”

    自己小弟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狗哥怒火中烧。

    又有人打自己?

    脸上的东西已经落在了一边,伸出完好的左手摸了一把眼泪和鼻涕,狗哥这才看见房间里面多出来了三个人。

    领头的那个长的极为帅气的年轻人,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玛德,小白脸。

    狗哥心中下意识的就骂了一句。

    然后就看见自己站在病房门口的小弟冲向了那个年轻人,可还没到那个年轻人身边,就被旁边一个看起来路人相貌、路人身材、路人衣着的中年人给拦住了。

    所以,是这个长的很帅气的小白脸拿东西砸的自己?

    这个想法产生的瞬间,狗哥就看见自己的小弟被按的跪在了地上,双臂被反扣在了身后。

    然后又被那个路人模样的中年人,用膝盖顶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一幕,似乎有些熟悉?

    “你再骂一个字?”

    即便是在被自己打过的人看起来,也忍不住赞一声帅气、年轻,可实际上已经不年轻,都29岁的马仲,面无表情,语气平静。

    不知道为什么,狗哥竟然被这平静的话语给震慑住了。

    许是因为这个年轻人身上莫名就很不凡的气度,许是因为他的衣着看起来就很贵,许是因为那个中年人跟班的战斗力。

    总之,狗哥是不敢骂出声了。

    可却在心里骂了起来,还在心里叫嚣着:我就骂了,哎嘿,你能拿我怎么样?

    “哟!”

    原本因为马仲模样而下意识收敛自己的壮妇,听到这句话却忍不住了。

    长得再帅又怎么样?

    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自己。

    壮妇心中莫名的就出现了无穷的怒火,比之自己老公出轨、被打、被当着自己的面威胁还要愤怒。

    “后台是吧?充大头是吧?”

    “行,我们不骂,那你的女人打了我老公怎么说?你刚才砸我老公怎么说?”

    “今天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你和你女人就等着坐牢吧。”

    马仲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并不觉得这些话好笑,他只是觉得这两个人好笑,原本打算过来好好谈一谈的他,在听到了这两口子的话之后,是真的忍不住了。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李东泽突然动了,在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拿回了他自己的公文包。

    同时用衣摆在刚才马仲拿的位置擦了擦,然后从兜里取出了两张名片,分别递给了病房里另外两个看热闹的病号。

    “我是全景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李东泽,诉讼服务起步标准不低于20万,这是我的名片,二位,我觉得,我们可以聊一聊。”

    微微一笑,李东泽没等两个病号的回答,也无视了壮妇和狗哥,回到了马仲身边,看着被按在地上的狗哥小弟。

    “这位先生,你刚才蓄意攻击我的当事人,现在被我当事人的保镖制服,我将为我的当事人,保留追究你蓄意伤害我当事人的权力。”

    “你他妈……”

    狗哥小弟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后脖颈处传来了更大的压力,说不出来了。

    病床上的狗哥怒极:“你们颠倒黑白?”

    李东泽转过来看向了狗哥和那个壮妇,笑道:“请拿出证据,不然我告你诽谤。根据《华夏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诽谤罪,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目前,我的律师服务费起步标准为20万,上个月我的一个商业诉讼案,拿到了涉案金额10%的服务费,750万。如果因为你们的诽谤,导致我的利益受到损失,我有权追索相关的赔偿。”

    狗哥看向了自己的两个病友。

    可他的病友并没有把他当成病友,原本就因为狗哥住进来的表现而有很大的不满,现在又被李东泽的律师费给震住了。

    律师都这么吊,保镖也那么吊,领头的年轻人,又该有多吊?

    那么,私下谈谈是不是会有好处呢?

    于是同时选择暂时默不作声。

    只是拿手包砸个人,说了一句话共计六个字,然后笑了笑的马仲,已然成为整个病房里最吊的人。

    所以,当这个最吊的人说话时,所有人都全神贯注。

    “你相信,恶有恶报吗?”

    马仲脸上的笑容,莫名的让人觉得不是恶有恶报,而是恶有恶人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