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混在诸界 > 1-014 秀了这两大块肌肉
雷天生中了毒。

    基因毒!

    那个帅男人乔利对他下了基因毒。

    在握手的时候,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不疼,不痒,但乔利已经悄悄对他种下了基因毒。

    雷天生恨得咬牙切齿:“该死的乔利,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来害我?”

    “我诅咒你全家死光死绝!”

    雷天生判断这不是基因崩溃,因为按郎古的说法,至少要在几年之后,况且,如果是基因崩溃,那肯定是全身性的,而不只是在手上,他只能是中了毒。

    雷天生对基因毒了解一些,这是一种无解的高级毒药,哪怕只要注入身体内一丁点,就会迅速复制,最终导致全身腐烂。

    他已经明白了,乔利与他不是偶遇,是特意来杀他的。

    溃烂正在迅速蔓延。

    烂肉化成黑乎乎的粘液,流下,露出森森白骨。

    雷天生强忍着钻心的剧痛起身下床,体内的动荡在持续,使他越来越虚弱,他站立不稳,瘫坐在半身椅上,整个右手已经只剩下掌骨,粘液滴到地板上,溃烂向手臂上蔓延。

    好凶厉的基因毒!

    剧痛和虚弱使雷天生头脑眩晕,呆痴的目光扫向四周,他想找把刀,砍掉自己的右臂!

    这是他想到的阻止基因毒的唯一方法,尽管这种办法可能根本就不管用。

    起居室里哪有什么利器。

    雷天生想起了餐厅的餐刀,他挣扎着站起来,向房门走去,只迈出一步,便重重在摔倒在地板上,昏了过去。

    溃烂继续,漫过肘部,攀上前臂,很快就到了肩部,留下一条凛凛瘦骨,地板上积了一大滩粘液,就象墓穴里腐败的尸体。

    洁白的衬衣被粘液所污,软塌塌地附在臂骨上。

    眼看溃烂蔓延到颈部,死亡的阴影已经降临。

    这时,雷天生的肌肤急速变黑,全身上下如同涂了一层黑漆一般。

    正在溃烂的部位蠕动起来,从里到外不断地翻滚,将衬衣撑得晃来晃去,就象有一大团蚂蚁在交战。

    地板上的粘液也开始蠕动变形,然后像一块黑水晶般破碎开来,碎裂成无数的碎片,每个碎片转眼化成一只黑亮的小甲虫,展翅飞到空中,翩翩起舞,然后飞到雷天生的臂骨上,钻进衬衣袖子里,将白骨层层包围,而后与溃烂的部位一样,不停地蠕动起来。

    流在床上的污液原本渗到丝被里,此时也流了出来,聚在一起,化成小甲虫,飞到臂骨上,加入甲虫大军。

    甲虫大军聚成一只流动的手臂。

    渐渐地,蠕动变缓,手臂也越来越清晰。

    当一切沉寂下来,甲虫大军化成一只漆黑的手臂。

    然后,全身的肌肤颜色渐渐变淡,化成正常人的肤色。

    曾经溃烂的手臂,从肌肤到指掌,完好如初,就连汗毛似乎也未曾缺少一根。

    雷天生依旧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日落月升。

    漫天的星辰无尽地闪烁。

    又是流光世界,无尽的流光碎片宛如水面映着的闪烁星辰。

    但是,这一次不同,流光碎片在缓缓地盘旋,很慢很慢,却绝不停息,就象永恒的星系。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终于,流光世界渐渐隐去,雷天生缓缓睁开眼睛,茫然而空洞。

    好一会儿,他才缓缓爬起来,看着完好如初的手臂,看着洁白的衬衣,眉头紧紧皱起。

    “难道一切都是梦?难道我没有见过那个叫乔利的男人?或者我见过他,回来以后才做的梦,我手掌的溃烂不是真的?”但是雷天生依旧困惑不解:“可是,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作梦了,就算有梦,也全是奇怪的流光。”

    想着想着,他突然觉得身上有异,低头一看,胸脯向外鼓涨了起来,将衬衣高高地撑起。

    “我什么时候秀了这两大块肌肉?”

    他伸手去摸,软软的,腻腻的。

    “女人!”

    雷天生猛地一声惊叫,跳了起来,又惊又恐。

    “这还是我的身体吗?我为什么变成了女人?”雷天生扯着自己的头发,状若疯狂。

    他突然安静下来,感觉了一下,长松了口气:幸好下面的好兄弟还在。

    “我是男人,我是男人!”

    雷天生不停地对自己作出暗示:“这两块东西不是我的,我不想要,我是男人,怎么能长这种东西!”

    他在起居室内来回走动,嘴里不停的念念有词。

    渐渐地,他发现了异常。

    两块类胸肌迅速地缩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有了这种能力,想变女人变女人,想变男人变男人?”雷天生开始犯傻。

    等身体完全恢复正常,雷天生的理智也回归,他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这应该就是郎古说的基因重组的能力,只是以前没有发现而已,这次的基因毒触发了这种能力,也是基因能力解了基因毒。”

    他的脑子开始活跃起来:“有了基因重组的能力,我就可以想变成什么人就变什么人。”

    雷天生走进更衣室,对着镜子,开始想像:我要变成诗兰的样子。

    很快,他的肌肤开始变得白晰起来,头发伸长,颜色变红,自然地卷曲起来,眼睛也由黑变蓝。

    另外,胸脯又开始发涨。

    “不行!”雷天生立即停下来,“我不要变成女人!”

    他又开始想像郎古的样子。

    渐渐地,脸庞变得棱角分明,肌肤变黑,连身材也慢慢拔高。

    镜子里,活脱脱一个郎古模样,只是略瘦了一些。

    “哈,这能力太神奇了,想变谁变谁。”

    雷天生笑得合不拢嘴。

    但是,笑容渐渐凝结,证明了基因重组的能力,也就证明郎古没有说谎,也就是说,他没几年好活了,离他生命的尽头也就越来越近。

    呆了一会儿,雷天生叹了口气,不再想这个解不开的死结,开始转其他的念头。

    “那个乔利为什么要对我下基因毒?他肯定是想暗杀我,可是我与他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杀我?”

    很快,雷天生就想到了一个可能:赏金猎人!

    至于何人悬赏他的人头,也有一个很合理的解释:郎古。

    在猎杀的过程中,他肯定会暴露基因重组的能力,就会被人以为他是虫皇,从而作郎古的替死鬼。

    “我要核实一下。”

    雷天生戴上网络终端,可是好一会儿都没有进入虚拟空间,一个平平的声音响起:“基因认证通过,身份,乔利,认证级别提高,脑波认证通过,身份,关天生,身份认证出现异常,重新认证…”

    雷天生大吃一惊,急忙扔掉终端,脑子又乱了起来:“我的基因什么时候变成了那乔利的?”

    很快,他想起了与乔利相见时那种渴望的涌动。

    “难道因为乔利的基因级别比我高,基因重组的能力把我的基因变成了他的?”

    雷天生觉得这个猜测大有可能,也只有这个可能,但他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我的基因变成了他的之后,胸前多了两块肉?”

    他正想着,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起身就往外走,他又停了下来,看向镜子,里面的男人是郎古。

    对着镜子,又变回原来的样子,雷天生走出起居室。

    起居室门外站着一人,诗兰。

    她盯着雷天生打量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已经两天没出来了,发生了什么事?”

    “你在关心我吗?”雷天生摊了摊手:“没事,我没事,上网入迷了。”

    他肯定不能把发生的事告诉这个智能美女。

    诗兰脸上现出异样的神色:“你在上网,那你一定知道了吧?”

    “知道什么?”雷天生困惑地问。

    “有人悬赏你,一万信用币。”诗兰盯着他。

    “果然如此,这个该死的郎古!”雷天生暗恨,他若无其事:“哦,我知道了。”

    “什么人想杀你?”

    “我哪知道!我,你是知道的,哪得罪过什么人,更没有什么仇家。”

    “那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雷天生无辜:“我有什么办法?”

    “这两天没出来,我以为你在想办法,看你一脸轻松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想出办法来了呢,看来高估了你。”诗兰淡淡地说道:“我这里倒有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雷天生喜道。

    “第一,筹集双倍的金额,取消这个悬赏。”

    “两万信用币?”雷天生吸了口气,“我哪找这么多钱去!”

    “第二,我和阿盟离开兰德星,前往星际站点。”

    “为什么?”

    “根据帝国的法律,阿盟不能离开监护人超过十天,你一死,阿盟就要被帝国抚养,这是关山月馆主不希望的事情,我们只能去星际站点避一避,在那里,不用遵守帝国的法律。”

    雷天生苦着脸:“你怎么就认为我一定会被杀死呢?”

    “就你?”诗兰摇头:“你不可能逃脱赏金猎人的追杀,一万信用币悬赏已经不少了,足够让一些有实力的赏金猎人动心,我必须为阿盟早作打算,那些赏金猎人难免不会伤及阿盟。”

    雷天生道:“那我离开武馆就是了。”

    “你离开也没用,他们一样会找到这里,阿盟也不能离开监护人超过十天,不取消这个悬赏,我们只能去星际站点,等阿盟成人后再回来。”诗兰的态度很坚决:“这两天,我们已经作好了准备,你再不出来,我们就走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雷天生无奈:“你们去吧,对不起了,是我惹来了麻烦。”

    他明白,这是早晚的事,就算没有悬赏,他的寿命也坚持不到关盟成人。

    诗兰看着他:“你也可以到星际站点避一避,那里不允许任何争斗,很安全,是躲避追杀的最佳去处。”

    顿了顿,她又补充:“但是,最好别与我们搭乘同一艘客船。”

    她的话很明白:别让我们沾上血腥。

    雷天生苦笑:“我不会去星际站点的。”

    他的身份认证是一个大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不可能搭乘官方客船。

    雷天生看了看西边隐隐的山影:“我会躲到山里去,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反正自己这条贱命已经没几年好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