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吾家娇女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赏花宴上(二更)


    晏萩伸出小利爪挠了卢琇群一下后,就继续伪装成娇萌可爱的傻白甜世子夫人笑盈盈地听大家闲聊;伪装似乎太成功,让九江王府的大奶奶巫氏都不屑拐弯抹角,直接问她:“你刚和林二奶奶在聊什么?”

    晏萩假笑道:“林二奶奶问我这枝赤金点翠凤尾钗是在哪儿买的?”巫氏要是去问卢琇群她们说什么,卢琇群敢说实话,她就只能感叹一句,人太蠢,神都救不了。

    “就问你这个,没和你说别的吗?”巫氏追问道。

    晏萩摇头,“我和林二奶奶不怎么熟。”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巫氏,她们不可能聊什么太深入的话题。

    巫氏想到两人的确没什么往来,如是笑笑走开了。晏萩刚拿起一颗葡萄,剥了皮,准备往嘴里放,又有人过来找傻白甜世子夫人说话,来人主动表明身份,“王妃是我夫君的妹妹。”

    鲁王妃的嫂子刘氏,一个七品小官的太太,若不是小姑子是鲁王妃,她是没有资格来这个赏花宴的。今儿来的客人,全是宗室和勋贵家的。

    “何太太你好。”晏萩记得鲁王妃姓何。

    “世子夫人长得真漂亮。”何刘氏直白地恭维道。

    晏萩一愕,笑,“谢谢,何太太也很美。”

    何刘氏就势坐在晏萩身旁,“世子夫人擦的是什么粉啊?肌肤胜雪啊。”

    “我没擦粉。”晏萩笑道。

    “世子夫人这是天生丽质呀。”何刘氏夸张地道。

    晏萩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端杯抿了口茶,这人到底想说啥?

    “我娘家有个妹妹,今年十四岁,长得也是肤白貌美,贤良淑德,女红针……”何刘氏赞罢晏萩的容貌,话锋一转,说起了她妹妹。

    晏萩眉尖微蹙,有个适婚的妹妹告诉她做什么?她儿子才六个月大,离娶妻还有十来年呢。难不成,是想让妹妹给傅知行做小?晏萩看何刘氏的眼神,就有些不对的。推荐妾室,推荐到正室面前来,这未免太嚣张了吧?

    “令妹如此好,想来求娶之人众多吧?”晏萩语气冷淡,放着正妻不做,要做妾,真是贱。

    “女子嫁人,就如第二次投胎,我父母就想仔细给她挑挑,挑一个好的。”何刘氏笑道。

    “是的好好挑挑。”晏萩把杯子放下,免得一会听不中听的,忍不住把茶杯给砸了。

    何刘氏没想到娇滴滴的世子夫人磨刀霍霍了,“这次秋闱,听闻世子夫人的三哥去参加了是吧?”

    “是啊,初次下场体验一下。”晏萩谦虚地道。

    “世子夫人的三哥这次一定能高中的。”何刘氏真诚地道。

    “呵呵,承你贵言。”晏萩干笑,她都没法如此笃定。

    “常言到,大登科后小登科,令兄也该定亲了吧。”何刘氏终于说到关键点了。

    晏萩愣了一下,原来惦记上了她三哥呀。比惦记上傅知行好,不过她三哥也有人了,笑笑道:“兄长的亲事,不是我这个做妹妹该操心的。”

    “你做妹妹,说上几句也是可以的。”何刘氏笑道。

    “我不说,说了也没人听,我只管带着儿子玩。”晏萩才不应承这事呢。

    何刘氏不死心,努力说她妹妹如何如何的好,谁要是娶了她妹妹,旺夫、旺子、还旺家,福气好……

    听得晏萩厌烦,恰好这时英国公世子夫人姜氏来了,晏萩赶忙喊了声,“表嫂。”

    姜氏看到晏萩了,唇角上扬,笑道:“潇潇。”她走了过来,“早知道你来,我就约你一起来了。”

    “反正到这里也能遇上,约不约也是一样的。”晏萩搂着她的胳膊道。

    “瞧着你怎么瘦了?可是带孩子太辛苦了。”姜氏伸手摸摸晏萩的脸。

    “我苦夏。”晏萩笑道。

    “净胡说,现在都快要暮秋了,你苦的是哪门子的夏?”姜氏嗔怪地道。

    晏萩嘻嘻一笑,“那就是苦秋。”

    “身子是大事,别不当回事,要是有那儿不舒服,就赶紧请太医。”姜氏关心地道。

    晏萩乖乖的点头。

    客人来得差不多了,就听门外的婢女通报:“王妃到。”

    太太们这一辈,年岁渐长,已不轻易出门应酬,来的几乎全是奶奶辈的。虽说品级辈分都要低于鲁王妃,但是鲁王妃的年纪小,摆架子有些自视过高,很容易引起旁人的不满。

    更何况齐王妃也来了,品级两人是一样的,可齐王妃是嫂子。秦王妃不在场的情况下,以她为尊。晏萩看到齐王妃有一瞬间变了脸色,然后又恢复了雍容姿态,唇边含着得体的优雅笑容。

    “本王妃来晚了,实在是失礼了。”鲁王妃做作地欠身道。

    众人那敢见怪她,有的笑着道:“没什么,王妃快别这么多礼。”

    有的笑道:“王妃太客气,我们怎么承受的起?”

    接下去就是奉承两位王妃的时间,晏萩和姜氏都没上前凑热闹,坐在一旁闲聊。却不想鲁王妃突然问道:“荣福县主何在?”

    晏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问她,上前笑道:“王妃寻荣福有事?”

    鲁王妃上下打量了晏萩一番,道:“人说荣福县主容貌倾城,与傅世子堪称金童玉女,本王妃今日一见,荣福县主不过尔尔,傅世子可惜了。”

    满室皆静,有好几个心思浅的更露出惊愕的表情,鲁王妃是疯了吗?

    晏萩眸光微沉,冷声道:“我到是不知道市井上对我的容貌还有传言,至于我与世子,是太后娘娘赐婚的,太后娘娘都说我们是天作之合,鲁王妃这是在质疑太后娘娘吗?还是不安于室,嫁给了鲁王,还惦记着别人的夫君,心有不甘,故意诋毁我。”

    满室皆惊,荣福县主好大的胆子,这话太诛心了。

    “我没有,你不要诬蔑我。”鲁王妃色厉内荏地道,她自问容貌不输晏萩,不过是输在家世上,被赐婚给鲁王后,她觉得她的家世也不差,要不然她怎么能嫁给鲁王当王妃?既然能嫁给王爷,理所当然能嫁给傅知行当世子夫人,她后悔当时没有争取,今日看到晏萩,她一时激怒,就口不择言了。

    她本以为以她的身份出言羞辱晏萩,晏萩不敢反抗,只能忍气吞声的受辱,却不想晏萩如此强硬,还把话说的如此地难听,这要是传到鲁王耳朵里,她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