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农女的锦鲤人生 > 第89章 蜂狗大战人倒霉(5000字)


    “爹,我们起誓!”秦山和林秋娘对视一眼,没有丝毫迟疑的应下来。

    这辈子他们夫妻只有笑笑一个孩子,笑笑就是他们的命根子。别说一个誓言,只要是为笑笑好的,就算拿掉半条性命,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老头子,都听你的!”苗老太也没有二话,要是立下重誓能让小孙女好起来,立十个百个都没有问题。

    “爹,这、这会不会太严重了?”赵草儿神色纠结,她对小侄女的福运抱着点小心思,要是哪天“不小心”唆使了小侄女,应誓了咋办?

    “行了,爹让咱干啥咱就干啥,就你废话多!”秦川生怕爹和大哥恼了,借揍他来教训媳妇儿,赶紧扯了扯她的袖子。

    “那、那就起吧!”赵草儿清楚这个誓不想起也得起,被屋子里的人逼着起。她也没有特别不愿意,干脆就应下了。

    秦老爷子的目光在他们的脸上一一扫过,什么也没有说打开房门就往外走。五个人急忙跟上,随秦老爷子一起跪在院子里。

    “我秦五(苗禾),今日立下誓言,从今往后不再唆使孙女秦笑笑做任何事,若有违誓,生不为秦家人,死不入秦家祖坟!”

    “我秦山(林秋娘),今日立下誓言,从今往后不再唆使女儿秦笑笑做任何事,若有违誓,生不为秦家人,死不入秦家祖坟!”

    “我秦川(赵草儿),今日立下誓言,从今往后不再唆使侄女秦笑笑做任何事,若有违誓,生不为秦家人,死不入秦家祖坟!”

    “……”

    为了不再让秦笑笑承受逆天改命的恶果,一家两代六个人,虔诚的立下一个共同的誓言!

    回到房里,秦山和林秋娘看着熟睡的闺女,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过了好一会儿,林秋娘声音喑哑的说道:“山哥,笑笑她……会是爹说的原因吗?”

    秦山轻轻地碰了碰闺女红扑扑的小脸儿,粗狂的面容难掩眼底的慈爱:“爹说是,那就是。只要为笑笑好,是真是假不重要。”

    林秋娘一怔,眼眶就湿润了:“爹对笑笑是真好,有他老人家护着笑笑,笑笑定能平安长大。”

    秦山叹了口气:“就是对笑笑太好了,才把笑笑变哑的事怪到自己头上。要是笑笑好不了,这事儿怕是要成为爹一辈子的心病了。”

    林秋娘亲了亲闺女的小手,喃喃道:“会好的,会好的。”

    老天爷,就让我这个当娘的替她承受逆天改命的恶果吧,只要让我的笑笑好起来!

    睡梦中的秦笑笑毫无所觉,此时她又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巴掌大的小金鲤,正在跟一只通体漆黑,意图吃掉自己的坏乌鸦打架。

    坏乌鸦嘎嘎怪叫扑过来意图啄她的眼睛,突然她身形暴涨,用硕大的尾巴狠狠一拍,就将坏乌鸦拍进水里,讨厌的嘎嘎声戛然而止!

    另一间房里,秦川赵草儿两口子也没有睡着,一直在琢磨着秦老爷子的话和刚立下的重誓。

    越是琢磨赵草儿的心情就越烦躁,手脚并用的折磨着秦川:“爹是啥意思啊,是不是不相信咱俩故意搞出这个誓言?”

    秦川无语:“大哥大嫂还有娘也起誓了,你咋就觉着是爹防着咱俩呢?”

    “咱们俩跟笑笑啥关系,能跟大哥大嫂和娘比吗?”赵草儿捶了秦川一拳头,振振有词的说道:“大哥大嫂是笑笑的爹娘,爹肯定不会防着他们;娘跟爹向来一个鼻孔出气,当然是爹说啥就听啥,只有咱俩是‘外人’。”

    秦川却是用脚将赵草儿推开了,皱眉说道:“啥叫娘跟爹一个鼻孔出气?这是你一个儿媳妇能说的话?传到爹和大哥的耳朵里,老子又得挨揍。”

    赵草儿猛打了下嘴巴,为自己辩解道:“我就是嘴快说错了,没有抱怨爹娘的意思,你可别胡乱冤枉人。”

    秦川清楚她的德性,见她知道错了就没有揪着不放,说起了让她着恼的事:“咱俩一个被窝里睡觉,我就不信你没对笑笑就动过心思。你自己也说了,咱们跟笑笑隔了一层,爹不放心不是很正常?”

    赵草儿一听,又捶了他一拳:“正常个屁啊,我是对笑笑动过心思,可是这些年我啥也没做啊!爹这样防贼似的,谁心里舒坦啊!”

    秦川摇了摇头,神情变得黯然:“爹不是防着咱们,是‘挑唆’笑笑的后果太严重了,他老人家不得不这么做。说实话,笑笑不是我闺女,我比疼闺女还要疼她几分,看她一夜之间变成哑巴,我心里也堵的慌。起个誓没啥大不了,只要不‘挑唆’笑笑干啥,报应到不了咱们头上。”

    原本还想抱怨两句的赵草儿一听这话,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救人性命明明是积德的大好事,咋到了笑笑头上就成了大错呢?笑笑多好的孩子啊,哪个能忍心看她变成哑巴!”

    秦川知道她确实心疼侄女,就顺势劝道:“老天爷的心思谁敢琢磨,反正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咱们就打消那些小心思。只要笑笑的福运还在,咱家的日子就会越过越好。她跟大宝几个的感情好,今后有啥事不会不管他们,咱们也没必要为了大宝几个再算计啥。”

    道理赵草儿都懂,就是心里不太痛快。被秦川这么一说,那点不痛快渐渐散去了,正要点头应下来,猛地想到了另一件事,瞪着秦川恶狠狠的说道:“笑笑的福运就算能跟咱家带来一座金山,过几日大哥去城里找活儿你也得老老实实的跟去,别想着窝在家里躲懒!”

    秦川差点就忘了这茬,被赵草儿一提醒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好吃懒做的恶婆娘,就知道逼着老子做工挣钱,回头老子挣到钱,别想老子全部交给你!

    赵草儿不知道男人的想法,见他哭丧着脸,心情莫名好了不少。

    时间一晃就到了九九重阳节,已经哑了十天的秦笑笑依然不能发声,村子里大部分人已经断定她好不了了。

    原本对秦笑笑十分同情的村民们,见秦家人待她一如既往的疼爱,在她的脸上也看不出变哑巴的伤心难过,便收起了多余的同情心,把她当作正常的孩子来对待。

    吃过早饭,秦笑笑就在大人们的叮嘱声中,背起小背篓带着大黄咩咩跟着哥哥姐姐来到山脚下,一边放羊一边摘野菊花。

    赵绣绣在家里待的无聊,就抱着玩乐的心思也背着背篓一起去了。不过大宝几个已经不怎么跟她说话,就当她这个人不存在。

    秦笑笑不能说话,就更不用搭理她了。

    野菊花妙用多多,晾干了不仅能泡茶喝,还能用来填充枕头。重阳节时的野菊花开的正旺,漫山遍野都是它金灿灿的身影,整个青山村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苦香。因此每到重阳节这天,小孩们都会被大人打发出来摘野菊花。

    此时,山脚下已经有不少人孩子在摘了,看到秦笑笑等人,纷纷挥手打招呼。秦笑笑也挥手回应,跟哥哥姐姐们一起找到了一处无人采摘过的野菊花。

    “妹妹,摘的时候小心些,别被这些刺扎到手了。”大宝紧紧地跟在妹妹身后,提醒她留意藏在野菊花丛里的荆棘。

    秦笑笑点了点头,特意找了一丛稀疏矮小没有荆棘出没的野菊花,站在那里动作笨拙的摘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摘野菊花,一不小心就把花给揪烂了。好在在揪烂十几朵后,她渐渐掌握了力道,被摘下来的野菊花总算有点样子了。

    就是在耳边飞来飞去,时不时还要停在手边的蜜蜂有点烦人,秦笑笑怕被蛰到,总是等它们飞走了才敢继续摘。

    偏偏大黄这只傻狗,不知道是太无聊了,还是觉得蜜蜂在挑衅它,竟然扑起蜜蜂来。

    谁知道小小的蜜蜂这么不好惹,在意识到大黄这个“敌人”后,被它追着跑的那只蜜蜂立即召集附近的小伙伴,试图把大黄赶走,让它不要妨碍自己采蜜。

    “汪!汪汪!”大黄被一群嗡嗡乱叫的蜜蜂彻底激怒了,张开大嘴巴跳起来就是朝着半空中的几十只蜜蜂一通乱咬。

    秦笑笑怕大黄被蜜蜂蛰伤,急忙让三宝把大黄喊回来。可是大黄已经急眼了,根本不理会三宝的呼喊,继续追着蜜蜂跑,看样子是不把这群蜜蜂弄死或是赶走,它是不会罢休了。

    “大黄,回来,快回来!”眼见大黄越追越远,大宝很担心它会追到蜜蜂的老巢,遭到一大群蜜蜂的围攻,急的放下背篓追着它喊。

    “汪汪!”大黄跑的更快了,追着追着就追到一处树林里,远远传来她的叫声:别喊,等我咬死这些讨厌的家伙就会回来哒!

    大宝见追不上了,只好停下来安慰秦笑笑:“别担心,大黄这么聪明,要是真遇到了蜜蜂窝,一定会掉头逃跑的。”

    秦笑笑想到大黄连兔子都追的上,就算被一群蜜蜂追也能跑走,于是放心下来,继续站在原地摘花。

    谁知道没过多久,树林子里就传来大黄凄惨的嚎叫:“嗷嗷~嗷嗷~”

    秦笑笑吓了一跳,急忙往树林里看去,却不见大黄出来。她当即把小背篓放到地上,拔腿就往树林子里跑。

    “妹妹,别去,危险!”大宝脸色一变,让二宝三宝雪丫待在原地不准动,自己飞快地追了上去。

    “咩咩~”咩咩也听到了大黄的叫唤,见秦笑笑和大宝都跑过去找大黄,它也哒哒着蹄子跟去了。

    大宝腿长很快就追上笑笑,拦着她不让她进去。不出意外应该是大黄追去了蜜蜂的老巢,它皮糙肉厚被蛰几下没关系,可不能让妹妹被蛰了。

    大黄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一直把它当作小伙伴的秦笑笑,急的眼泪在打转儿:大哥哥,大黄好疼,我要进去救它!

    “笑笑,再等等,等大黄逃出来就好了。”大宝也很心疼大黄,只是他们手上什么也没有,进去救大黄不过是送上门去给蜜蜂蛰罢了。

    秦笑笑知道大哥哥说的对,只好按捺住心里的焦急,目不转睛的看着树林子,盼着大黄快点跑出来。

    大宝没有闲着,不停地喊大黄的名字,希望它能找对方向跑出来。

    见兄妹俩站在外面没有进去,赵绣绣眼珠一转,就对二宝三宝和雪丫说道:“大黄就快被蜜蜂蛰死了,你们真不去救它?”

    二宝焦急的问雪丫:“姐,大黄会被蛰死吗?”

    雪丫没有理会二宝,盯着赵绣绣说道:“咋救?你要是有办法你就救救大黄,以前大黄抓回来的兔子,你也吃过。”

    赵绣绣一噎,撇撇嘴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是它自己作死非要追蜜蜂的,我要是去救它,蜜蜂蛰我怎么办?”

    雪丫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那你还让我们去救大黄?是不是就想让我们被蜜蜂蛰?”

    赵绣绣眼底闪过一丝心虚,矢口否认:“我以为你们有办法才这么说的。”

    她就是想看看秦笑笑的福运还在不在,才提议让他们去救大黄。

    要是他们冒冒失失的跑进林子里,秦笑笑肯定也会进去。到时候蜜蜂蛰伤秦笑笑,就说明秦笑笑的福运不在了;要是蜜蜂不蛰,那她就不用再想着收拾这个臭丫头出气了。

    结果,这几个家伙竟然不去!她等了这么多天才等来这个机会,总不能自己往树林子里跑,再怂恿秦笑笑跟上吧?她才没这么傻!

    这时,在别处摘野菊花的那帮孩子也过来了。听二宝说大黄可能被树林子里的蜜蜂困住了,倒是没怎么担心,还笑嘻嘻的猜测被蜜蜂蛰过的大黄会不会肿起来。

    跟马蜂不一样,蜜蜂蛰人蛰物后自己也会死掉,就算大黄惹恼了它们,大概就是几只蜜蜂蛰它几下把它赶出来罢了。真把它活生生的蛰死,那得死多少蜜蜂啊,人家蜜蜂又不傻!

    果然,没过多久大黄就嗷嗷叫着从树林子里飞快的蹿出来了,在它身后半空中还盘旋着几十只蜜蜂,看样子就是它们承担着驱赶大黄,保护族群的重任。

    就是不知道有多少只蜜蜂已经战死了,总之大黄这家伙造大孽了!

    秦笑笑顾不得蜜蜂还在,飞快地跑过去查看大黄的情况。

    原本围着大黄嗡嗡叫的蜜蜂们,像是没有看到秦笑笑和大宝,并没有对他们俩发起攻击。大概察觉到大黄没有了威胁,很快就消失在了蓝天之下。

    大黄,你疼不疼?秦笑笑心疼地摸了摸大黄肿变形的脸,根本不敢用力。

    这会儿,大黄的嘴巴肿的跟塞了大馒头似的,尖尖的脸也肿成了发面,两只圆圆的眼睛被挤得只剩一条缝儿,就连毛最短的耳朵也没能幸免,像是挂着两片厚厚的肥肉。

    “呜呜~”大黄用鼻尖蹭了蹭小主人的脸,像是在安慰她。

    大宝走过来,一把掐在它肥厚的耳朵上,恶狠狠地说道:“反正这耳朵长着也没用,干脆割下来炒着吃了!”

    “嗷——”大黄疼得嗷嗷叫,它不敢张嘴大宝,却哼哼唧唧的蹭着小主人,可以说十分心机狗了。

    这一次,秦笑笑没有理会它的撒娇,伸出一只小手掐住它另一只肥耳朵:大哥哥说的对,不听话的耳朵,割下来炒着吃掉!

    “呜呜~”大黄的心都碎了,可怜巴巴的看着小主人,期望得到小主人的垂怜,不要再吓唬它了,它已经知道错了!

    可是这副“尊容”实在是不堪入目,除了从它的呜呜声里听出几分求饶之一,整张狗脸根本看不出其它。

    “哈哈,大黄,大黄这模样也太惨了吧~”那帮孩子见没有蜜蜂跑出来,就纷纷凑上来看大黄。看清楚大黄的脸后,一个个不知道该心疼还是该笑。

    大黄知道他们在笑话自己,一张狗脸直接埋进小主人的怀里,拿屁股对着他们:哼,嫌我脸丑,给你们看屁股好了!

    “哈哈~大黄真好玩!”那帮小孩儿不知道大黄的心思,还以为大黄知道自己丑不敢出来见人,不由得笑的更大声了,气得大黄直哼哼。

    赵绣绣也在,看着好端端的秦笑笑,她心里无不遗憾:那些蜜蜂也太没用了,竟然没有追出来,不能让她知道这个臭丫头的福运还在不在。

    秦笑笑不知道赵绣绣的心思,她拍了拍大黄的肥屁股,让它不要跟自己撒娇。

    大黄哼哼唧唧的露出个头来,感觉到身上不太舒服,它以为进了杂草碎土,于是站在原地剧烈的抖动着浑身的皮毛,使劲儿的甩起来,甩的两只肉片似的肥耳朵啪啪响,秦笑笑等人听着都觉得疼。

    “嗷~”也确实甩疼了,大黄赶紧停止自虐,仅仅甩动着身子。

    突然,就有个小小的东西被甩了出来。好巧不巧的,那小东西就被甩到了赵绣绣的嘴角。

    赵绣绣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下一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原来,被甩出来的小东西是只蜜蜂。那蜜蜂被甩晕了头,在赵绣绣摸到它时,它以为遇到了危险,毫不犹豫的将毒针射了出来……

    ------题外话------

    秦老爷子的猜测是关心则乱,这章梦境的隐射才是笑笑变哑的真正原因。正文里不会写明,会写在番外里,大家就当秦老爷子的猜测是真的,秦家能坚守本心,对笑笑来说就是好事。

    PS:五点更新失败了,我是个说话算话的人,以后你们别叫我作者大大,叫我XXXL大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