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特种中介 > 第六二一章 缘由
    但是即便如此,却也因为她父亲做过一次换肾手术的原因,所以即便找到了新的肾源,她父亲换肾手术之后的存活率也只有百分之十左右,很可能连手术台都下不来。可就算这样,她也没办法看着自己父亲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下定决心想要帮父亲进行第二次换肾手术。

    只是这第二次换肾手术的费用,却也因为风险的提高而几乎翻倍,第一次换肾手术时,手术的所有费用加起来用了十八万,再加上她父亲平日里的用药和透析,哪怕她们家已经提前卖掉了新买的房子,这些钱也基本快要用完了,现在她们家里手里剩下来的钱,堪堪只够他们父女的生活费,还有她父亲几个月最多不到半年的治疗用度。

    在这种情况下,许柔想尽了办法,才从亲戚朋友那里凑出了几万块。没办法,第一次手术的时候,他们父女就已经将能借的人都借了。到了现在,许柔手里现如今有十万块左右,但是第二次换肾的总体费用,手术费加上后续的治疗,哪怕不算往后的日常用药,也还有将近三十万的缺口。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的一个同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她家里的情况,主动找上她,说是有办法帮她筹措到三十万的治疗费,而这能够借给她三十万医疗费的人……后来她就被介绍给了吕方认识。

    刚开始的时候,吕方确实也是一番正人君子的做派,言必称只是想跟她做朋友,至于她父亲治疗费的三十万,对他来说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更是说他家里的公司旗下有一个公益性的医疗组织,可以评估她父亲的情况,而且以她家里的情况,是有很大几率能够从医疗组织那里得到救助的。更比说还有他这个医疗组织的少东家做担保,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必定能够成功地。

    但是,吕方也只是这样说,却迟迟没有任何行动表现,而到了跟吕方认识了几天时间之后,吕方就渐渐跟她提出了一些比较过分的要求,甚至在学校里都要对她动手动脚,并且开始提出让她做他的女朋友。

    这件事情,许柔犹豫了很久,毕竟这样子一来,就好像是用她自己来换那三十万给父亲治疗的费用。

    这段时间里,吕方专门找过她好几次询问她的意思,同不同意做他的女朋友。直到今天这一天,吕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她家的住址,竟然捧着花到了她家门口,却绝口没提要跟她交往的事情,只说只要她愿意出来跟他一起兜兜风,在他几个朋友面前装装他的女朋友,那他就可以考虑让他家公司旗下的医疗组织接收她的父亲。而且,几乎吕方刚刚说完这些事,就真的有两个自称医疗救助评估人员的人开着医院的车来到了她家里。

    一边是医疗救助评估人员就在眼前,说着她父亲有很大几率可以入选救助名单,只要评估过了就能资助她的父亲做手术,并且医疗机构还能承担她父亲往后的一切医疗费用。一边是只需要出去兜个风,装一下吕方的女朋友的要求,许柔哪怕明知道这里面肯定不会只有那么简单,但她的脑子早已经被父亲的病情给焦急的团团转,人在着急的时候,总是会做出一些情绪化的决定。

    可以说,在跟吕方出门的时候,她的确是做好了某些最坏的打算。没办法,父亲救命的希望就在眼前,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失去这一次宝贵的机会。

    后来,吕方带着她前往了望山路那个地方,一开始的时候好像真的只是让她装作一下女朋友而已,她也尽力配合着吕方。但是好景不长,那些人在饮酒的时候,竟然当着她的面往酒杯里放了一些药物,说是能够让人更加兴奋,并且力劝她喝下去。她当然是不愿意喝的,且不说她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药,就说风云会那种地方,那里只有她一个女孩子,房间里却有四五个包括吕方在内的男人,她一开始就是有些害怕和警惕的。

    而看她不喝,吕方便及时打了个圆场,说是要带她去会所的房间里休息一下。再后来的事情,陈蜀也就知道了。

    到了房间里,吕方一改之前的态度,想要强迫跟她发生关系,她下意识的反抗,却抓破了吕方的脸,然后就被吕方打了一巴掌,她趁着吕方查看脸上伤口的时候从房间里跑出来,一路跑出风云会,再就遇到了陈蜀和杨雪他们。

    “原来是这样。”陈蜀露出了然的神情,怪不得许柔会跟吕方去望山路呢,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些缘由。

    但他刚说完,旁边的许柔就急忙情急的继续道:“我坐着吕方的车去望山路的时候,我有在车里给吕方写了一张欠条的,吕方也答应了让我慢慢还给他,而且还说我爸爸是医疗组织救助的,医疗费其实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的了,但我还是把欠条塞给他了,我以为,我以为这样子他就不会……”

    “他就不会馋你的身子?”

    “呃……我是不是太天真了?”许柔抿着嘴角低下头,有些东西,她都这个年纪了,自然是懂得,但是世情所困,没有办法,有时候总需要做出一些妥协。只是真的到了那种被吕方强迫的时候,恐怕没有哪个女孩子能心甘情愿的任由吕方强迫,她那时也真是吓坏了,下意识就要推开吕方离开。这样子做,恐怕也就意味着那个医疗组织对她父亲的救助,宣告失败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出卖自己的这种决定,是真的很难做,也很难去实行的啊。

    “天真?不会啊。”陈蜀叹了口气,转头望向窗外黑暗下似乎绵延无尽的棚户区,笑道,“换一个角度,如果我是你,在那种筹不到钱给父亲治病,眼看着父亲每日承受痛苦,而且即将走到生命终点,世界上很快就会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