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九霄天魂变 > 第九十九章 噩耗
    这一片区域内,浓烟滚滚,天空中的乌云渐渐散去,点点微光照耀下,下方的一切显露了出来。
    此时,之前的茂密林区早已化作焦黑木炭,取而代之,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唐紫璇,风啸天,慕芊儿三人的目光透过那浓浓的烟尘,逐渐看清坑中的景象。
    醉此庙赫然屹立其中,蓬头垢面,衣衫尽碎,虽然面色极为苍白,但那双幽暗瞳孔中的恨意依旧磅礴。他的身躯上并无明显的伤势,那一道道刺眼的闪电缠绕周身,似乎隔绝了那天雷的狂暴力量。
    再看皇室三人,结丹境八重的两名队员已经化作两局焦黑的尸体。而楚玄的身躯躺在一旁,双目已然没有任何神色,面如土灰。浑身肌肤炸裂,一道道焦黑的烧伤交错纵横,森白的骨头都裸露在外,皮肉一层一层耷拉在上面,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流下,染红了地面。
    只是还有一点点微弱的喘息,自楚玄的鼻间溢出,此刻的他就如同一具风中残骸,命在旦夕。
    “咳咳......”醉此庙口中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上。
    嗖!
    唐紫璇倩影瞬间出现在坑中,玉手拖住他的肩膀,淡淡的玄力注入他的体内。
    “大哥哥!”
    “醉兄!”
    慕芊儿和风啸天也急忙上前搀扶,两人纷纷用温和的玄力为醉此庙疗伤。
    长时间越阶作战,外加超负荷运转天雷诀,此时的醉此庙只觉得身体中有着无数电流在破坏他的经脉,肆虐他的丹田气海,而他想要用玄力压制之时,却发现玄力已然用光枯竭。
    身体变得骤然沉重起来,五脏六腑的剧痛让醉此庙如万蚁嗜身般寸步难行。
    然而,恨意让他依旧站起了身子。
    “醉此庙!你内伤极重,不要乱动!”唐紫璇黛眉紧蹙,一声冷喝道。
    啪!
    醉此庙推开了唐紫璇纤细的玉手,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冰冷的目光依旧注视着那已经奄奄一息的楚玄。
    “不要拦我!我要给林尘师兄报仇......”
    醉此庙嘶哑的声音传道,丝毫没有理会唐紫璇的话,一步一步朝着前方踏出。
    他的脑海中有着一道青春靓丽的笑脸出现,小师姐林欣正古灵精怪地冲着她挥手。
    然而,林尘师兄死了,也就是说林欣唯一的亲人没了。
    临走之时,她还泪眼婆娑地嘱咐两人要平安回来,他自信地给少女承诺,保证和林尘安然归来。
    可如今,林尘已死的噩耗在他的心魂中回荡,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给林欣交代。
    铛!
    醉此庙用着那仅剩不多的力气,拿起手中的太阿剑,剑尖猛然刺向那如一滩烂泥的楚玄。
    在即将刺穿他头颅之时,醉此庙的手停了下来。
    他森冷如厉鬼的声音从喉咙中传出。
    “告诉我.......皇甫幽在哪...林尘师兄在什么地方死的.......”
    那已经被雷劈地神智不清的楚玄,闻声抬起那一双沉重的眼皮,痛苦地看着醉此庙的脸庞。
    “饶命...我都告诉你...”
    “说!”
    醉此庙虽然体内玄力已经放空,但那股愈加浓烈的杀气依旧逼得楚玄一阵哆嗦。
    “太子殿下他......在绝生谷.......你师兄的尸体也在那.......”
    醉此庙双目眯起,看着那已经气若游丝的楚玄,面色阴寒间闪过一道狠戾。
    嗤!
    太阿剑刺穿了楚玄的颈脖,鲜血飞溅洒在醉此庙的脸上。他面色冰寒无比,没有丝毫的怜悯,杀楚玄犹如斩断一株枯草一般。只是他的心中,那股愧疚与悲伤令他无法自拔。
    咚。
    眼前的一切瞬间模糊,醉此庙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
    北冥皇城,金碧辉煌的皇宫大殿上,此时北冥大帝端坐龙椅之上,威严的目光扫视着大殿中的其他人。
    “呵呵........此次的万宗斗也不知道能否为皇室挑选一些新鲜的血液。”
    殿中一名老者躬身道:“陛下放心。这一届的万宗斗经过天机阁的统计,远超历届。达到结丹境以上层次的有数百人之多!”
    皇甫渊龙目中掠过一抹趣味,淡笑道:“距离幽儿他们进入古界已经快到最后一个月了。此时被淘汰出局的年轻人已经快到达临界点,看来决赛快了.......”
    “嘿嘿,陛下勿忧。太子殿下实力冠绝同辈,此番蛮荒古界中定然是所向披靡。”距离皇甫渊最近的一名赤袍老者缓声道,看他所处的位置应该地位不低,是皇帝身边的心腹之人。
    “呵呵,幽儿还年轻,我倒是希望他能遇到点对手,磨一磨他的傲气。”皇甫渊淡淡笑道。
    这时,殿外侍卫忽然禀报声传来,
    “报!楚王千岁求见!”
    皇甫渊双目微眯,龙目中闪着疑惑,不知楚王忽然来临所欲为何。
    “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一名身材高大,身着一袭锦缎宫袍,体型微胖的中年男人急步进殿,他那张略显肥硕的脸庞上阴晴不定,竟隐隐透着伤痛。
    “陛下!小王的两个儿子都葬身在蛮荒古界中,还请陛下为小王做主!”
    一道凄厉的哀声自楚王的口中传出,他双膝匐地,眼中有着无尽的悲怒。
    此言一出,朝堂上瞬间刮起一阵轩然大波。
    “楚王请起,此话是何意?你的两个儿子楚玄楚旷不是都跟着幽儿一起的吗?更何况他俩每人都是结丹境九重天的修为,放眼整个万宗斗有几人可敌!此事你是如何得知?”
    皇甫渊面色惊诧,疑惑不解道。
    “方才小王正在族中处理事务,忽然有家人传来噩耗,玄儿旷儿两人的命牌碎裂,简直是飞来横祸!”
    楚王眼中恨意流淌,痛声说道。
    “王爷莫要过于悲痛,恐伤心神。此事老夫认为尚有蹊跷,太子殿下灵动境的实力再加上王爷两位爱子结丹境九重的修为,在这古界之中可以说得上能呼风唤雨,横扫同辈。即便是七大宗的天骄,也绝不是我皇室队伍的对手。”
    赤袍老者缓声说道,目光中透着冷静。
    老者低沉的声音传出,大殿之中瞬间安静。
    许多人都知道,这老者不仅是皇甫渊的心腹,同时也是太子皇甫幽的师傅——赤幽老祖!
    传闻,这赤幽老祖一身玄力深不可测,甚至已经渡过了红莲业火,迈入了涅槃境的层次,实力比之北冥大帝都要强悍不少。
    “赤老说得不错。楚王莫要太过悲怆,这其中定然有蹊跷。还有一个月便是决赛的日子了,到时候一切都会柳暗花明了。”皇甫渊缓缓点头,淡声说道,神色中透着威严。
    楚王闻声,起身退到一旁。如今,他也只好压住心中急切的愤恨,在心里安慰自己或许这只是命牌出了点差错,他不相信也不敢去相信,自己的两个儿子楚玄和楚旷,会真的葬身古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