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九霄天魂变 > 第四十五章 归途风波
    “咦,慕芊儿?你怎么也来了?”醉此庙回过神来,发现是这小妮子,随即笑着问道。
    “嘻嘻,我随吴爷爷一起来拍卖会买东西啊。”
    身后一名老者缓缓走近,醉此庙目光一凝,此人应该有着结丹境的修为,气息浑厚内敛。之前竞价的云天宗三长老便是此人吧。
    怪不得他没加价了,想必定是这小妮子在一旁敲击,想到此处醉此庙顿时恍然大悟。
    “呵呵,早听慕丫头说起前月在连云山脉中遇险的事,一名问剑宗的弟子力挽狂澜救了她们四人。老夫云天宗三长老吴昊。相逢即是缘,今日一见,果然少年俊杰。”老者深邃的眸子打量着醉此庙,和声道。
    “咦,吴昊长老竟然也认识这位醉小友?”此时一旁柳崖惊道,同时伸手将他那顶鸭舌帽摘了下来。
    “哦?柳会长?哪阵风把您都吹来了?”老者见竟然是连云商会会长柳崖,微微一怔道。
    “呵呵,实不相瞒,柳某正是陪同这位醉小友来此。”柳崖缓缓笑道。
    “嘿嘿,晚辈和柳会长颇有渊源,说来话长。之前吴长老慷慨让宝,小子先谢过前辈了。”
    “哈哈,何足挂齿,此物我本来想替慕丫头买的毕竟对两月后的万宗斗有莫大的帮助,不过她见你有意,就执意让与你了。”老者说话间,一旁的慕芊儿吐了吐香舌,略显羞色。
    “估计年轻人你也会参加此次万宗斗吧。”吴昊接着饶有兴致地问道。
    “恩,晚辈侥幸能够代表宗门参与。”醉此庙微微一笑应答道。看来两月后的万宗斗说不定还会遇上这小丫头呢。
    “呵呵,那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舞台,不过,若是碰上稍微担待点芊儿丫头。”
    “吴爷爷!”一旁的慕芊儿听着直撅嘴,顿时不满地打断了老者。
    “哈哈,前辈想多了。芊儿她年纪虽小,但天赋惊人,修为和我同是宫府境。”醉此庙淡淡一笑,这个丫头的天赋的确令他都感到震惊。
    “不过,万宗斗上,我保证,问剑宗不会敌人。”
    “哈哈哈,期待你们的表现。走了,小妮子,回去了!”吴昊和蔼一笑,轻轻拍了拍慕芊儿的小脑袋瓜子,后者不情愿地跟着他朝外走去。
    醉此庙看着一老一小逐渐消失的背影,随即转过身对柳崖和花语二人拱手道:“如今在下事已悉数办完,也快到回宗的日子了。”
    “醉公子怎如此心急,可是花语招待不周吗,让公子片刻不愿停留。”花语此时美眸中透着委屈之意,一张俏脸布着丝丝凄婉,更平添了几分风情。
    “咳咳...花姐姐就不要再折煞在下了。相逢即是缘,山高水长,这些日子商会多在下之情铭记于心。日后再见之时,小子不才,定当竭力还此人情。”
    醉此庙淡淡一笑,万宗斗快到了,自己的确该返回宗门了。
    “呵呵,花语,你就别逗他了。醉小友还有要事要回宗门,我等便不留你了。一切保重!”柳崖目光诚挚,微笑道。
    醉此庙随即辞别了二人,离开了拍卖场。
    ......
    茂密的丛林分布两边,一条狭窄的林间小道上,一道年轻的身影正缓步而行。
    沙沙沙。
    周围大树树梢上密密的叶子像是突遭大风般作响了起来。
    醉此庙前进的步子停了下来,一双平淡无光的黑色眸子骤然森寒。
    “出来吧。藏头露尾之辈,跟了一路了,累不累。”
    嗖嗖嗖!
    数道漆黑的身影从林中窜出,为首一名肥胖的男人正是拍卖会中那铜壁门的门主杜真。
    “杜门主真是好雅兴,如此闲心一路尾随在下。”醉此庙冷冷一笑,感受着这帮人的气息,心中暗暗计量,一个应该是结丹境,一个宫府中期,剩下的都是先天境,有些棘手。
    “嘿嘿,小子,既然知道本门主,那杜某也不和你废话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交出瞬身符,一切好说。”杜真阴声笑道,目光中透着奸色。
    “呵呵,杜门主可真是不害臊。在下堂堂正正拍卖所得之物凭什么交与你杜门主,妄为一门之主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强取豪夺之事,我看这铜壁门改为强盗门应该更加合适。”醉此庙鄙夷的目光瞥向杜真众人,体内的玄气隐隐涌动,他知道一场战斗在所难免。
    “桀桀,牙尖嘴利的小子,一会儿刀架脖子上看你还能否继续逞口舌之利!”杜真眼神凌厉,随即一旁的干瘦男子身形一动,扑向了醉此庙。
    “对付这区区宫府境初期的杂鱼还用不着杜门主您亲自出马!”
    “嘿嘿,大爷叫蔡狂,记好了,这将是取你贱命的人!”干瘦男子掌中玄气锋芒毕露,手掌微曲,狠狠抓向醉此庙的心脏要害。
    “穿心爪!”
    醉此庙依旧如老僧入定,双目微闭,任凭干瘦男子离自己越来越近,脚步却丝毫未移。
    狠辣的攻击距离他胸口还有几寸之时,一双漆黑的眸子猛然睁开,一股狂暴的雷霆之力如潮水般涌出。
    雷铠和春雷暴殛同时释放,天雷诀霸道的威力一触即发,如今雷力全开的醉此庙面对仅仅是宫府境中期的对手,完全是赤裸裸的碾压。
    噼啪!
    紫色的电流如万千雷蛇窜动,全部袭向了近在咫尺的蔡狂。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道凄厉的惨叫即可响起,惨叫过后一具焦黑的尸体啪的落在了地上。
    “什么!?”杜真一双眼瞳似要跳出来,这小子明明只有宫府境初期的修为怎么可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蔡狂可是宫府境五重,不说必胜这小子,但总不至于被秒杀吧。
    “啧啧,蔡狂,人如其名,不禁菜而且狂。杜门主用人不慎啊。”醉此庙不屑地叹了口气,冷漠的目光毫不畏惧地看向震惊的杜真。
    “这个废物......小子,好得很,已经很久没人敢如此挑衅我铜壁门了。今天本门主就让你见识见识何谓结丹境和宫府境的鸿沟。”杜真浑身玄气自体内暴涌而出,一缕金光蔓延而起随即覆盖体表。
    “铜头铁臂!”
    叮——
    杜真脚掌踏地的瞬间,地表都被踩出了一个不浅的土坑。
    醉此庙收起嘲弄的眼神,手心猛然一挥。
    噼啪!
    春雷暴殛!
    紫色的雷蛇自他的掌心窜出,群起而攻,直直轰向金光笼罩的杜真。
    哐当!
    金色的屏障闪着亮眼的玄光,醉此庙的雷霆玄力好似潮水拍打在礁石之上,后者岿然不动。
    “哈哈哈哈,毛头小子也想破我铜壁门的硬功。先回去练上几年再来吧!不过,可惜你只能去阴曹地府练了!”杜真脸上挂着狞笑,双拳上金色的玄气环绕,冲着醉此庙排山倒海而来。
    醉此庙也没闲着,毕竟杜真可是实打实的结丹境强者,可不是蔡狂可以比拟的。看见一招无果,他旋即手中惊蛰出现,雷束横扫起层层电流对上杜真的攻击。
    嘭!
    一紫一金两股洪流在林间小道的中央狠狠对撞在一起,能量的涟漪自接触处,如同波浪般朝着四面八方暴盛而开。
    杜真身后那群只有先天境的小喽啰纷纷朝后推开,每一个人的眼中此时满是震撼之色,这个只是宫府境初期的年轻人竟然能和全力状态下的结丹境门主对撼而丝毫不落下风!几十双眼瞳中的神色从震撼逐渐演变成了惊惧。
    妈的,这小子凭什么能够和我抗衡?仅仅只是一个宫府境初期的蝼蚁而已!杜真目光死死地盯着碰撞后的烟尘之中,面色有些阴沉。
    另一边的醉此庙实则也不太好受,虽然已经不止一次和结丹境强者交手过,但说到底还是依靠雷我寂灭的透支和惊蛰的力量,刚才的对抗下他并未占到便宜,即便妖刀惊蛰对他攻击力增幅极大,但杜真结丹境的力量同样不是摆设。
    “咳咳...最近我的自信心可能是有些膨胀了。结丹境强者的确棘手。”醉此庙被崩散的气旋震退好几步,低声喃喃道。不过紧接着他依然挑衅地看着杜真,冷笑道,“呵呵,结丹境强者就这点实力吗?如果就这样那今日杜门主的歹心怕是难成。”
    杜真听闻此言,顿时气炸连肝肺,咬牙切齿道,“小子,少装蒜。不过是用尽全力侥幸抵挡住本门主一击罢了,接下来本门主就让你认清自我!”
    杜真一声怒喝之后,随即手印微动,一个巨大的金色气柱自印记处缓缓呈现,散发着澎湃的威压。
    “须弥圣柱!”
    轰隆一声巨响后,硕大的玄气柱直直飞向对面的醉此庙,似要将他碾成碎片。
    “哼!既然你想抢灵符,那就拿你试试这灵符的威力。”醉此庙冷哼一声,随即指尖微动一道古朴的符纸瞬间出现,神不知鬼不觉贴在了地上。紧接着脚掌玄气流转,逍遥神行步直接进入第二重宛若游龙,当下没有丝毫犹豫朝着侧面闪过,身后杜真强横的攻击落空。
    “哈哈哈,怎么了?不敢再接了?”杜真见醉此庙慌忙躲闪,心中本存的一丝忌惮立刻消失。心想,正如他所料,醉此庙只是耗尽了所有玄气叫醒抵挡住了他之前的一击,如今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当下一声狂笑,准备来个摧枯拉朽。
    “金光箍!”金色的玄气突然出现在醉此庙淡淡周身将他整个人锁定。
    “看你这次往哪里躲!须弥圣柱!”杜真目光一寒,巨大的气柱这次直接从天而降,硬是要一击将醉此庙击溃。
    此时被禁锢的少年,并未慌张,漆黑的眸子中,精光微闪,嘴角有着丝丝诡异的弧度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