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数据废土 > 第五百七十一节 做人
    晚上七点,龙石镇的商店街一如既往地热闹,人来人往。
    现在是中秋时节,天黑得比较快,此时街灯已经开启,大约十米一盏,加上两旁商店玻璃窗里透出的灯光,将整条大街照得通亮。
    街上的行人很多,可来来去去只有几种,穿着旅行长袍的商人、背着武器的佣兵、站在街边搔首弄姿抽着烟的流莺、穿着工作服的工厂工人,以及衣着简陋的本地居民,偶尔才能看到一两个衣着体面的有钱人。
    龙石镇是附近二十几个边缘镇的中转站和交易中心,边缘镇把产出的原材料运到这里卖给工厂,然后购入粮食和其它生活物资运回去。
    同时,这里也是边缘镇居民的办事大厅。每隔三个月就要过来接入网络一次,否则个人信用会持续下降。跌落冰点,就会沦为流民。
    商店街是龙石镇最热闹的地方。特别是到了晚上,各地远道而来商旅,经历了数天的舟车劳顿,或是刚办完正事,忙活了一整天。不免要犒劳一下自己,吃顿好的,喝两杯小酒放松放松。或是买些礼物给家人带回去,又或者趁着出来办事,找个人慰藉一下寂寞的身心。无论是流莺还是牛郎,这里都不缺。
    陈兴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苏娜跟在他身后,一只手拿着三个雪糕甜筒,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往嘴里送,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好不好吃?”
    “嗯,好吃~”陈兴随口问一句,苏娜立即跑上去用脸蹭他。
    “谢谢哥哥,哥哥对苏娜太好了!”苏娜举着甜筒,眼睛里满是小星星。
    “小心点儿,别把衣服弄脏了。”陈兴怕刚换洗的衣服被雪糕弄脏,用手支开苏娜,不让她靠近。
    “嗯嗯嗯~”
    虽然遭到嫌弃,但苏娜还是一副幸福满满的样子,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在她心目中,哥哥就是宇宙第一真理,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做什么都是对的。只要能跟哥哥在一起,她就是最幸福的。
    “过来。”
    陈兴掏出纸巾,苏娜立即把头伸了过来,乖巧无比。陈兴替她擦了擦嘴,再把落在碎花裙上的雪糕沫沫擦掉,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这条碎花百褶裙是见月苍莲专门为苏娜手工缝制的。针线女红,也是宫廷女仆的必修课程。见月苍莲心灵手巧,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其设计要点在于遮掩苏娜十月怀胎、如同快要临盆的大肚子。碎花布料能够造成视觉错位,波浪形状的皱褶则能产生蓬松感。除非仔细观察,否则看不出破绽。
    所以一路走来,苏娜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要不然,一个貌似未成年的少女,挺着大肚子在街上逛,肯定会引来路人异样的目光,甚至招来一些妇人在旁边指指点点。
    苏娜倒还好,不通人情世故,陈兴可就尴尬了。
    他曾经用一些医疗仪器透视过苏娜的肚子,里面是一团漆黑,任何射线都无法穿透。后来他又用灵能触手探索,一下就被吸了进去,仿佛黑洞一般。
    虽然黑表资料库里没有相关的记载,但是根据他的推测,应该是苏娜的个人领域。
    以某种未知的能力,将巨大的虫躯收容在异度空间里,只留下人类的部分,就像陈兴的空间戒指一样,实现了人类和蚁后的转换。
    这点上可以从变化过程中看出。苏娜由蚁后形态转换为人类形态,需要通过结茧,而从人类转换到蚁后,只需要瞬间就能完成。
    只要苏娜愿意,下一秒她就能恢复蚁后形态,用她庞大的身躯挤垮两侧的商店。
    当然,如果没有遇到危险,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除了肚子里的那团黑暗,苏娜的身体结构和一般的人类女生完全相同。
    简单来说,就是该有的都有……
    “佣兵先生,要烤羊肉串吗?”
    思绪之间,旁边店里一个穿着围裙的小哥朝他热情地招呼。
    肉香四溢。转头看了眼苏娜,已经被馋得流口水了。
    “新鲜的黑山羊肉,早上大山岭那边运过来,下午才宰的,包你吃过不后悔。”
    “想要吗?”陈兴故意逗弄苏娜。
    “要要要~”苏娜叫道。
    “很想要吗?”“要,我要吃~”“很想很想要吗?”“嗯,苏娜很想很想要~”
    “真的想要?”“要嘛~”“真的真的很想要?”“苏娜真的真的很想要~”
    逗弄了一会儿,陈兴朝围裙小哥比划道,“来三串。”
    这黑山羊肉,他很多年没有吃过了,今天正好回味一下。
    这个黑山羊,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黑毛山羊,而是一种来自异位面的山羊。
    据说最初的时候是在一个名为“黑森林”的世界碎片中发现的。
    黑山羊体型巨大,高达三四米,体型跟地球上英国的夏尔马有得一比。它们的繁殖力超强,而且环境适应性高,大部分地区都能饲养。在第一批人吃过没有问题后,很快就成为了各地牧场最受欢迎的肉畜。
    但是黑山羊有个缺点,就是肉的骚/味太重,而且硬,只有穷人才会去吃。
    以前在龙石镇的时候,他就吃过不少,有时候真的觉得难以下咽。
    这个世界没有袁隆平,所以没有杂交水稻,小麦、土豆和黑山羊才是主食。同样吃饱的情况下,米饭的价格要贵百分之八十。
    不过这个烤肉,似乎下了不少的调味料,感觉没那么骚。
    看着苏娜接过羊肉串,如获珍宝般端详了数秒,莹绿的大眼睛中光彩熠熠,然后一口吃下去,满脸幸福。
    陈兴尝试性地咬下一块,先满嘴油腻,然后一股尿骚/味直冲鼻腔,再然后是如同橡胶的口感。
    真的太难吃了……
    嚼了足足半分钟才咽下去,果然是记忆中的味道。不过他不想在尝试了,随手将剩下的塞给了苏娜。
    后者欢天喜地的接过去,往晶莹的小嘴里送,腮帮子涨得鼓鼓的。
    “你女儿好可爱!”大概是觉得苏娜漂亮又可爱,围裙小哥忍不住称赞了一句。
    霎时间,温度骤降。陈兴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如同漫画里面的一条条的黑线。
    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听过的最不爽的话,特别是自从突破后浑身轻飘飘,突然给他来了一下。
    虽然他三世为人,加起来的心理年龄已经是大叔级别的了,但他这具身体,好像也才二十多岁吧,怎么就成了个大姑娘的爸爸了。
    大概是看到陈兴的脸色,围裙小哥做惯了生意,知道弄错了,急忙改口,“口误,是口误!”然后解释道,“你妹妹长得太漂亮了,一时间回不过神来,脑瓜子秀逗了。”
    对方的措辞还算满意,陈兴的脸色好了许多。
    “这么可爱的妹妹,先生可要看住了。这里虽然是安全区,可是坏人也不少呢。”
    “谢谢提醒。”
    在和围裙小哥互相双手比过大拇指后,两人继续朝前走。
    陈兴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摇摇晃晃,优哉游哉,目光随意地扫过周遭的行人和商店,整个人都松垮垮的,显得十分悠闲。
    这次出来逛街,他只带上了苏娜,其他人都留在了镇外的浮空艇上。因为他想缅怀过去的岁月,带着一大群人没有感觉。吵吵闹闹的,什么氛围都没了。
    上一世,他在龙石镇待了两年时间,也算是他的第二故乡了。
    由于工作性质,他对龙石镇的大街小巷熟悉无比。即使过了很多年,依然记忆如新。
    再往前几个商铺,就是他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很快,他就看见一个门口停放着大量机车的店子。朝内望去,堆满了纸箱包装的货物,十几个年轻的小伙正忙着将货物搬上机车,用皮绳固定好。
    上顶的牌子写着几个快要掉光油漆的大字——龙河快递。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龙河之风,安全送达。
    这个世界有多个快递公司,龙河快递的主要业务在红国,还有整个大陆的“红土快递”和全世界范围的“荒野速运”。
    这里是龙河快递的分站点,陈兴当年就在这里干了两年,直到遇见铁诺,加入雷光团,从此走上了佣兵的不归路。
    看着忙完事情,坐在旁边抽烟闲聊的快递小哥,陈兴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几曾何时,他也和他们一样,坐在那里闲聊。
    当然,并非看不起他们,或者是觉得过去有什么不好。
    相反,他觉得那时候挺好的。
    因为简单,没有那么累,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简简单单的,干完活,抽根烟,聊聊天,喝点儿小酒,没那么多压力,日子也挺快活的。
    其实人的压力,都是自己给自己的。
    不去追求那么多,欲望没有那么多,自然就没有压力。
    当年他在这里干活,也是简简单单的,没有想太多,就是干好自己的本分,存好钱。
    或许没有铁诺的出现,他会在这里干一辈子,然后娶个过得去的老婆,生几个孩子,相信日子也过得舒舒服服的。
    在他看来,无论有压力还是没有压力,都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没有对错。
    怕就怕在,欲求不满却又行动无力。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小事儿不屑做,大事儿做不好,眼高手低,志大才疏,那人生就必定灰暗。
    如果安于现状,那就好好存钱,以备不时之需,同时认真做好工作,哪怕是个快递员,认真工作多年后也能成为站点的主管,再往上还能做经理,又或者承包站点,做个小老板,甚至是自己开快递公司,做大老板。
    这个世上,就没有做不大的行业。搬砖搬好了能做泥水工,泥水工做好了能做装修师傅,装修师傅做好了能做小包工头,小包工头做好了能做大包工头。行行出状元,这句话不是假的。
    如果不安于现状,想要更换工作,就要学习更多的知识,开拓更多的眼界,然后再去闯荡。
    陈兴当年,就是先做好快递员的工作,然后学习了一些佣兵的技能,直到遇见铁诺,才开始闯荡世界。
    虽然他不是千里马,铁诺也不是伯乐,但他至少是一个合格的、有所准备的实习佣兵,而铁诺也是一个实力过得去的小佣兵团的团长。
    如果换一种情况,他天天自怨自艾,觉得这个不行那个不想做,天天做着发大财搂美女的白日梦,即便让他遇见铁诺,估计双方也就是擦肩而过。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道理很简单,仿佛三岁孩童都能说得出来。可真正要做,却不是那么容易。
    首先,要把工作之余的时间抽一部分出来,去强化自己。
    他当年就是下了班,累得半死,还每天抽空看会儿佣兵手册、变异生物大全、红土大陆历史,又或者到练习场练练枪法。
    其次,要存钱,要有足够的积蓄,以便于应对改变。
    他当年存下了近两百金币,买完一身的装备还剩下几十个当饭钱。按照佣兵行业的规矩,能自己出装备的能分到更多的钱。
    由于他的空余时间有事情干,所以不像其他人那么闲,下了班就去混酒馆找流莺,变相地减少了消费。
    其实他一直觉得,学点儿什么都行,只要自己有兴趣就行。
    但是兴趣不能仅仅是兴趣。
    喜欢玩游戏的,玩得好的可以做主播,玩不好的可以写攻略,时间长了都有提高。但是如果玩游戏就只是玩,那么唯一的作用就是放松了。
    实力和见识,是靠积累出来的。
    假如他没有上一世做佣兵的经历,这一世就算给他重生了,明明知道地下水站有宝贝,他又能怎么样?
    首先在阿丽雅这关他就过不去了。他没能耐,别人就会看不起他,会把他当猪宰。
    他的前身就是这样,被阿丽雅宰得一干二净,落得个毒发身亡,这才让他穿越过来接了盘。
    而他,证明了自己在荒野中生存的能力,证明了自己是一位合格的佣兵,阿丽雅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还能贷款给他。
    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
    这个世界是由利益构成的,没有能力就等于没有利用价值,没有利用价值就只能指望别人的善心大发的施舍。
    这样的人有,但是绝对不多。
    寄望别人,不如寄望自己。
    就算要别人帮,也得让别人觉得这个人值得帮。
    在水站的时候,如果不是他有足够的利用价值,人品也过得去,估计早被阿丽雅一刀切了。
    而在之后和世家子弟的矛盾中,危难之际,镇长夏德·辛克莱出手救了他。
    固然夏德·辛克莱是一位品德高尚、心地善良的传奇强者,但一切的大前提是——他陈兴这个人值得帮。
    如果没有这个大前提,一切都不会存在,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哪怕没有什么能力,寄望前辈高人的提携,也得让自己成为一个“值得帮”的人。
    “这位先生,您有快递要取吗?”
    看见陈兴发愣,一个快递小哥上前询问。
    陈兴回过神来,笑道,“没有没有,就是看看。”
    快递小哥打量着陈兴,大概是从衣着和身后的漂亮女孩身上看出陈兴有钱人的身份,叹息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一天干到晚,累死人了。还是你们做佣兵的好,来钱快,想要什么都有。”说着他还瞄了苏娜一眼,目光里透着羡慕。
    大概是想着,这样的女生要是能做他女朋友,少活几十年都没关系。
    “她是我妹妹。”陈兴介绍道。一方面是不想引起什么误会,另一方面则是安慰对方,减少对方的落差感。
    “你妹妹很漂亮啊。”快递小哥感叹道,目光有些痴迷。
    “苏娜,别人说你漂亮呢,你该怎么回答?”陈兴回头看了眼苏娜。
    苏娜赶紧把剩下的一小截甜筒塞嘴里,然后朝快递小哥颔首行礼,“谢谢小哥哥。”
    “你妹妹真乖。”
    “好好加油,我以前也是干快递员的。”陈兴说道。
    “啊!”快递小哥诧异道,“你也是干这行的?”
    “这里的巷子我都很熟悉的,前巷后巷、七八九巷、老鼠坑、鸡尾巴、大四院……”
    陈兴一连串地说出附近的地名,而且都是业内的俗话,快递小哥马上就信了。
    “您,您真的是老前辈啊!”快递小哥一时激动,连敬语都用上了。
    陈兴哈哈一笑,却在这时,店内传来一个粗鲁的声音,然后一个大胖子走了出来。
    “诶诶诶,在外面干嘛呢,货还没送完就闲聊,不想干了吗!”
    大胖子面容严肃,抬起肥厚的巴掌,作势要打。快递小哥连忙脑袋一缩,笑嘻嘻地跑开,“肥爷,马上就送,马上就送。”
    这个大胖子陈兴认得,是这个分站点的承包人,叫陆大海,由于生得肥头大耳,又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大伙都叫他“肥爷”。
    陆大海算是个七分恶三分善的人,说不上有多好,但是对手下的快递员还是不错的,至少不会克扣工资。
    但总的来说,陈兴不想和对方过多接触,毕竟时过境迁,对方也不是自己的老板了。而且他现在身份比对方高太多,没什么共同语言。
    “咦,陈兴?”
    陈兴刚想走,就被认出来了,
    “卧槽,真的是你啊!”陆大海满脸惊喜,脸上的横肉都在抖。
    “你小子……”话说到一半,陆大海就把话咽了回去。商人的精明让他迅速看出了陈兴有钱人的身份。
    一是服装。
    陈兴穿着龙鳞卫定制版的作战服,虽然陆大海不一定懂货,但从面料可以看出是高档货,比他平日里见到的都要好。
    二是身边的小美女。
    苏娜在陈兴的评分里是八十五分,和叶阳清燕同分。而且是青涩之美,长开之后更是不得了。放在大城市都非常少见,何况是龙石镇这种小地方。
    身边能有这样的女人,没两把刷子还行?况且红颜祸水,藏在家里都怕被偷了,还敢带出来?
    三是气质。
    陈兴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并且很长时间处于领导地位,属于上位者的气势油然而生。
    “几年不见,现在应该叫你陈大人了吧?”陆大海也不怯场,笑呵呵地着说道。
    “叫陈兴就行了。”陈兴说道。
    “这可不行,看你这身衣服,少说也得几千金币吧?我上次去巨蜥城看见有人穿,还是个贵族呢,肯定不是一般人能穿的。”
    不得不说,陆大海还是很有眼力见的。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在龙石镇这种龙蛇混杂地方经营快递站数年,只有小风没有大浪的缘故。
    陈兴也不否认,有时候谦虚过头,反而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当别人是傻子。
    “现在生意怎么样?”陈兴随口问道。
    看似随口,却有不少艺术含量,与其纠结他的衣服多少钱,还不如换个有共同语言的话题。
    他这件龙鳞卫定制版的作战服,使用高纤维面料,防护等级为三,是量产型作战服的最高配置,红土世界最高的科技结晶之一,再往上就只有个人专属定制版的了。成本价就是三千金币一件,加上是龙鳞卫的专属作战服,市面上不流通的货,价格高到惊人。
    换而言之,这件衣服能换对方这个分站点还有余。
    所以这种话题,根本没什么意思。
    “还是老样子,不亏,也甭想赚大钱。”陆大海的回答有些客套,但也差不多是事实。龙石镇就这么大,业务量也就这么多,收入比较固定。
    “怎么样,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咱们叙叙旧。”陆大海邀请道。
    “行。”陈兴点头答应。
    一番接触下来,他不得不佩服的陆大海做人的水平。首先,对方没有请他到店里去坐,因为对方明白店里脏乱,已经不合适他这样身份的人了。其次是陆大海从头到尾都没有提他当年的往事,更没把他当做从前的旧下属对待。
    这点和之前在灰角城遇到的小军和李熊简直不能同日而语,怪不得“肥爷”一直是肥爷,而他们只能是打工的。
    还有就是,虽然看出他身份不同了,有钱有势,却也没有点头哈腰摆出巴结的样子。
    就当做是认识的老朋友,偶然碰见了,坐下来叙叙旧。
    即便陈兴有心想拒绝,也找不到理由。或者换个说法,如果拒绝,那就是他陈兴不会做人了。
    这时候别人背后说一句小人得志,富贵忘本,他也只能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