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我的心里有个宇宙 > 17、同甘共苦(18号起:更新固定在上午10点,晚上10点。)
    张玄和萧潇雨都没有上过大学,第一次看到大学比村子还大,不禁的赞叹起来。

    把整个校园逛了一遍,都已经到天黑了,由于这拓荒学院离龚享炎所在的汽修学校比较远,所以两个人为了节约时间,晚上并没有回去,而是在拓荒学院附近的镇上找了一个旅馆,准备在这过一夜。

    夜月比较迷人,看到月亮高挂,而且那么圆,两人坐在了学院的草坪上,思乡的情节顿然而生,主要是今天打听了好几个店面,要么很贵,要么就是店铺比较小,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今天找了好几个店铺都不太合适,明日继续找吧。”萧潇雨还是觉得做生意比较好,虽然钱赚的不是特别的多,但是起码不用受到很多的束缚。

    “好。接下来可能要委屈你了,刚开始创业,可能会比较辛苦,我想这比打工可能要稍微自由一点。”张玄说。

    “既然我跟着你来了,而且还拜你为师了,肯定是信任你。这点苦算不了什么,万事开头难,很快就熬过去了。”

    “要不我们先在附近找个房子,问一下旅馆的老板,在附近找个房子,大概要多少租金。这旅馆一个晚上要50元,一个月下来就是1500元,租个房子的话,估计才500元左右。”

    张玄细细的算了一下,准备在这边先找个住处,然后在慢慢的找店铺。

    萧潇雨同意了他的想法,说:“这房子找个单间就好了,到时候在买张床,中间搞个帘子挡一下。以后我在店铺里面洗澡,你的话,可以出租屋内洗澡。”

    “如果不是很贵的话,就租两个房间吧。这样的话比较方便。”

    “出门在外,能省一点是一点,只要咱们相互尊重,相互照顾,也没什么的。”

    “一切就按照你的意思,主要还是担心委屈你。”

    “又来了。现在刚开始创业,有个住处就不错了。先不讲究那么多礼仪,只要不违背伦理,做好该做的就行。”

    张玄还是非常的感动,虽然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是听到她这么说,其实苦一点又算什么呢?至少现在还有一个人能够相信他,不管在难熬,接下来的一切都很快的过去了。

    “有你这一句话,就算我去乞讨,也不会让你饿着。”

    “你说的严重了。”

    在拓荒学院的草坪上聊了一会,而后回到了旅馆,开的是一个标准间,里面有两张床,打开了空调,凉快了之后,张玄先让她去洗澡,他静静的看了一下电视。

    当她从浴室走了出来之后,轮到张玄进去洗了,现在两个人“相依为命”,彼此尊重,“相敬如宾”,他作为师父,在这比较关键的时刻,没有越轨,克制的非常好。

    毕竟在这偌大的城市里面,能在一起做一份事业,也是相当的不错。

    张玄洗完了澡后,看到她躺下,准备睡觉了,今日走了一天,脚有点酸,很久都没有走过那么远的路了。看到她躺下之后,他也没去打扰,而是关了电视机,然后关了灯,各自躺在床上,一觉到了天亮。

    到了第二天,萧潇雨起的比较早,洗漱完了之后,才喊起了张玄。

    当他洗漱了之后,双方坐在床边,稍微开了个小会,同时走出了旅馆,在外面的吃了一个早餐。吃完了早餐之后,熟悉下了这里街上的大概路况,而后挨家询问了一遍,问一下房子的事情。

    问了好几家,知道了大概的价钱之后,确定了房东的身份,然后把它给租了下来。租的是一厨一卫一室,坐在三楼的位置,阳台正好对着东边,里面还算比较干净,贴的是白色的地砖,里面带空调,天然热水器,一个月是650元,押一付三,共交了2600元。当房子的事情搞定了之后,顺便就和房东相处的比较熟悉了,问了下附近的店铺情况。

    运气还算比较好,刚好房东的一个朋友有一个店铺在招租,房东是个老婆婆,比较和气,看到张玄想在附近做小生意,非常的支持。

    平常看到很多大学生都是一味的在谈恋爱,吃家里的,用家里的,而且什么都要讲究名牌。如今碰到一个自给自足的小伙子,老婆婆还是挺乐意帮忙的。

    由于在附近找了很多遍,都没找到合适的店铺,加上老婆婆和店铺的房东有点亲戚关系,为了先过渡一下,于是将就的把它给租下来了。

    店铺在一个巷子出口处,只有20多平米,目前两个人经营这个店铺,刚好容的下两个人。主要是考虑租金不是特别贵,一年2万元,相对于拓荒学院老校区的位置,便宜多了。为了尽快走入正轨,先尝试大干一番,就不信在这闯不出一片天地。

    店铺和房子都签订了合同,都是一个季度交一次房租,押金3000元,一起交了8000元给店铺的房东,这一下子万把元就没有了。

    拿到了钥匙,而后两个人把店铺打扫了一遍,换了一下大门的锁芯,把门头的招牌换了下。

    把所有的事情弄好了之后,到了下午5点左右了。

    而现在租的房子里面,还没打扫,有些东西还要清空一下,全部弄完,到了晚上7点多钟了。

    打扫干净之后,张玄来到一楼的房东客厅,敲了敲门“奶奶,在家吗?”

    “小张,你有什么事?”老奶奶还是很和气。

    “你这里还有没床架子。我还要一张床。”

    “你那个床睡两个人足够了。还要床吗?”老婆婆还以为张玄和萧潇雨是男女朋友关系呢。

    “有的话,就给一张我,我懒得去买了。”

    “可以。你把我这房间的折叠的铁架子床搬去。”

    “好。谢谢!”张玄搬了一床折叠的铁架子床过去,

    搬了一张床上去,然后抹干净了,把它摆在了靠阳台的位置。而中间还拉起了一块帘子,也就是方便萧潇雨休息。有的时候,张玄要看下小说,玩下游戏,有可能会影响到它,所以中还放了一个长长书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