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我的心里有个宇宙 > 12、碍眼
    顾客不敢把玩笑开得太大,毕竟现在是有钱也买不到一碗老张爹蛋炒饭。

    别人做生意,都是求着顾客进店。而萧潇雨做生意,都是顾客求着她。能做到这个地步,一半是平时的为人不错,另外厨艺确实不错,更何况有张玄在一边帮忙,这生意不好都不可能。

    她系起了围裙,开始准备做生意了,不过这米没有洗,饭自然是没有现成的。配菜刚送到,放在一边,还需要清洗。

    这些顾客为了能尽快的吃到一碗炒饭,主动的帮忙,等待了20分钟左右,电饭煲的饭也好了。

    从7点开始炒饭,一直忙到了下午4点左右,刚好10万块钱凑齐了。而且霸王花精油没有了,天然调料也用尽了。

    萧潇雨炒了最后一碗饭,带着一丝感恩的话:“顾客朋友们,很感谢大家捧场,我在这里炒了足足五年时间了,平常和大家开过玩笑,偶尔也斗过嘴,不管我多么的任性,大家依然支持着我的生意……”

    “你好好的这么客套干嘛?我们还以为你能多开几家连锁店,每次看到你,我们感到特别的开心,因为你的厨艺,是这个城市里面最棒的。”

    “是呀。你突然说这些,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顾客听出了好像她有什么心事,一直都在说着感恩的话,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丝不舍。

    这到底为何?

    “感谢大家的厚爱,纵使有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我对大家的感激。”萧潇雨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舍,甚至眼角上有一丝泪光。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吗?”顾客问道。

    “不,不是。他很好。只是我想告诉大家,明日,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有缘的话在相见。”

    “姑娘,你不能走啊。你知道我们有多么想念你的炒饭吗?昨晚我们凌晨就出来排队,带着垫子,凉席,在这过了一夜……”

    “你走了。以后我们去哪里找这么好吃的蛋炒饭?”

    ……

    在场的顾客,一个比一个惊讶,炒的好好的,怎么就要说走呢!

    各种安慰的话都有,有些问是不是太累了,有些问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委屈。

    大家都说可以提前一个礼拜预定,她想怎么炒都可以,而且还会给她介绍客源。

    对于顾客的话,萧潇雨肯定是非常的感激,因为昨晚留下张玄在这里过夜,她冥冥之中感觉到和他有道不完的感情,这样的感情比起男女之情又更加纯洁,比起姐弟之情又更加高尚。

    反正就是觉得他是一个靠谱的人,发现他嘴上说的话是有点坏,但是心里还是充满了正能量。

    如今都答应做他的徒弟了,他到哪里,也会义不容辞的支持,就算不能像拓荒者或者守荒者充满无上的荣耀,至少两个人一起创业,比现在好很多。

    就按照实际一点来说吧。平常生意在怎么好,一碗炒饭卖7元钱,炒的手发软,也就炒个100碗左右,加上卖茶叶蛋,干子,饮料等,营业额也就是在1000元左右,除去开销,一天才赚个200元。一般的情况才赚个100至150元一天。一个月下来营业额才二三万元。

    从认识张玄那一刻到现在才2天时间,营业额就有10多万,等于平常营业额的5倍。相当于半年的营业额。

    “感谢各位。时间也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去吧。今日营业到此结束!”萧潇雨喉咙有些生硬,毕竟在这里经营了几年,和周边的人的关系可以。

    “姑娘,你就不能好好考虑一下。”

    “是不是房东为难你?”

    ……

    顾客在一边依依不舍,想着这么好的一间美食店,怎么就要歇业了呢!

    张玄看到大家一直在问,而萧潇雨又有些不舍,劝解道:“大家都回去吧。以后还有机会见面的。感谢各位捧场……”

    在他的催促下,大家无奈的离开了。

    当他们离开了之后,张玄安慰了一下她,两个人去了银行的ATM旁,把收到的现金存了进去。当一切都搞好了之后,她却主动的说:“要不我们找个KTV唱一首歌吧。放开喉咙,酣畅一番。”

    “走。很久都没去KTV了。”

    两个人朝着KTV场所走去,包了一个小包厢,唱了3个小时,然后准备回去了。

    刚准备等电梯下楼了,遇到了高中同班同学吴梅艳从电梯走了出来,穿着时髦的白色T恤,配着一条超短的牛仔裤,头发染的金黄色,化了妆,皮肤白皙,还喷上了香水,有点呛鼻,长的跟豆腐似得,左嘴边的牙齿,不经意间能看的到凸出一点来,有些人暗地里给她起了一个绰号:豆腐。

    她的爸爸开了一家公司,手里的员工有上千人,而且还养着一群保镖和保安。在这个小城市来说,算得上是一个富豪。

    吴梅艳仗着家里有钱,在学校只要她看不惯的人,她都要欺负一下。

    而且曾经对张玄是吆来喝去的,要么是讽刺,要么就叫一帮子学生欺负他,他腿上留下的一个烙印,就是被她叫人用烟头烫的。说张玄怎么那么穷,穷就算了,连一点潜力都没有,这样的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不如去死了算了。每次参加测试,都把全班人的脸丢尽了。

    “哟嘿。你傻小子还来这个场所。在哪里偷来的钱?”吴梅艳一副傲娇小姐的姿态对着他说,身边还跟着一群男同学。

    张玄看着人多势众,如今要是打起来,也不知道能否敌得过他们,假如不吭声,或者不作为,肯定会被认为是龟/孙子,反正现在不管怎么样?带着一个徒弟在身边,还真不好解决。

    好不容易把萧潇雨“骗”到手,要是在此刻失手了,岂不是会给她带来一些创伤,跟着自己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还算什么师傅。

    “穷小子。没见艳姐对你说话吗?”

    “聋了吗?”

    两三个男同学推着他,张玄身子往后倾了一下。

    “你们想干嘛呢!人家有多少钱,难道你们去查了他的储蓄卡吗?”萧潇雨强势了起来。

    “傻小子。还是那么有出息,在学校给老师打报告,出了学校,要女人帮你撑腰。”吴梅艳嚷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