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我的心里有个宇宙 > 10 、我什么都没看见
    萧潇雨意想不到的是张玄为什么能把一群食客“玩捏”在手里。

    按照道理来讲,谁遇到单位的领导来了,都会毕恭毕敬的,而且有些人还等着有关部门的处罚,可他却不同,居然跟前的食客帮他“渡劫”,看来有两下子。这连开荒者都不是的人,居然比拾荒者还厉害,这难道是他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实力?

    “你在嘀咕什么呢?赶紧干活吧。”张玄催促道。

    “哦。没什么。”萧潇雨忙着干活了。

    一切恢复正常,通过刚才物价局的人“代言”,生意变的更加的火爆,这排队的人越来越多,简直要把匿名举报的同行给气死,本来想让张玄的生意做不成,可谁曾料到剧情出现了反转,物价局的人居然成为了实力派的“代言人”。

    这排队的人是越来越多,从上午11点忙到了晚上21点,顾客看到两个人实在有些辛苦,有些好心的顾客则当场说:“大伙,明日在来吧。他们累了一天了,要是把他们累坏了,以后再也吃不到那么美味的炒饭了。”

    “都回去洗洗,睡吧。”大家开始松散开来。

    萧潇雨第一次尝到甜头,虽然很累,但是觉得很值得,待顾客离开了之后,萧潇雨看了下账本,卖了120份,一份500元,12份是60000元整。

    “今日辛苦你了。按照这样的进度,一个月准发大财。”萧潇雨脸上露出了笑容。

    “明日经营最后一天。”

    她以为听错了,这生意刚开始,而且好日子还在后头,怎么就要关门了。

    “你说什么?”

    “好事不过三。月满则亏。”张玄说起了一大堆道理,其实呢!就是霸王花的精油没货了,天然调料也没了。这霸王花三年才能萃取一瓶,而且只有200毫升左右,调料一年才能制作一瓶,而且买第二瓶,要等明年,具体是什么价位,也不知道。

    今日已经用了将近一半,剩下的量也只够明天一天。

    “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弄些回来。”

    “这不是我能主宰的。好比春天播种,秋天收割,这需要时间,不是钱能买到的。”

    “接下来,我们真的要离开这个地方吗?”

    “是的。不要为眼前的利益诱惑了,将来的你,是世界富婆,没人能敌。”

    “你说话,确实很甜,就凭我现在能力,能走上世界之巅吗?”

    “现在能力不够,不代表以后没有能力,我们没有操作能力,会用人就好,把关云飞,舒敏俊都纳入到我们麾下,怎么样?”

    “你就爱开玩笑。这两位可是世界级名人,只有人家向他们靠齐,哪里还会看上我们,就连见他们一面都难,何况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

    “莫慌。饭总是一口口吃,事情都是一件件的在做。”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学校住吧。明天早点过来。”

    “我回学校住?”

    萧潇雨一脸的惊讶,难道这拜了师,就可以住在一块了吗?还真要以身相许吗?

    “难道你想和我住一块?”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张玄显得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两个人第一次合作,而且徒弟还是个女子。

    她没有想到其他的方面,而是说:“既然没有意思,就早点回学校,洗洗,睡了。”

    “我是说,你身上那么多钱,晚上安全吗?”

    “可我这里就一张床,而且男女有别,万一被人传出去,我还怎么嫁人。”

    “你好好考虑。我只是好心提醒你。”

    张玄完全是想耍点流氓,就是想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反正现在社会比较开放,你情我愿,管别人怎么说。再说明天在这里做最后一天生意,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就当作双宿双飞。

    他转身想离开,而萧潇雨有点担心,昨日听闻学校好几棵大树遭到了雷劈,都是张玄诅咒的,万一这三更半夜真的来了一群盗窃的人,该怎么办?

    “要不,你今晚在这委屈一下。”

    “不委屈。我睡哪?”张玄赚大了,居然收了徒弟,兼收了一枚妹子。

    “你想睡哪里?”

    彼此都不说具体的地方,相互在试探。看看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嘛。”

    “哪个。”

    “当然是你安排。”

    “你想睡哪里都行。”萧潇雨故意这么刺激他。

    本来处于年少轻狂的张玄,爱美之心肯定有的,高兴之至,说:“真的,随意我挑选?”

    “你想多了吧。我是这么随便的人吗?能让你在这里过夜,是觉得我们有师徒名分在这里,若是你敢晚上冒犯我,咱们恩断义绝。”

    “至于嘛?不就是逗你玩玩。”

    “好了。不说了。咱们收拾一下,我睡上面,你睡下面。”

    “什么?我睡地板。这。”

    “这什么。里面还有一张折叠的床,先把这里清空一下,搬出来。”

    “行吧。将就着在这里过一夜。”

    “什么将就,要不是看在我叔叔的面子上,我就是被抢,也不会留你在这里过夜。”

    张玄没有继续反驳,今日算是捡到了一个便宜,有一张折叠的床,也算过得去,总比每天一个人孤单的睡在床上胡思乱想强很多,至少这位女徒弟,容颜标致,美丽动人,就是有点强势。

    毕竟是做生意的料,能理解!

    两个人把店铺整理了一下,而后张玄把小厨房的折叠铁床搬了出来,拿了一条干净的抹布擦拭了一遍,而萧潇雨则把店门关了之后,准备拿着衣服去洗澡,第一次和一个男生在店里过夜,实在有些矜持,拿个内衣都要用黑色的袋子包裹起来,走到了后门,问:“你还有什么要拿的,我马上关门了。”

    “你关门干嘛?”张玄在忙着擦床上的星点灰尘,并没注意到她做什么。

    “我洗澡不关门,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到,不拿什么。”

    萧潇雨没说话,直接把后门关了,而后走进了卫生间,在把门关了,两扇门都反锁了。

    张玄听到这响声,想想好笑,想着这位女徒弟洗完澡出来,头发飘逸,美丽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