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唯剑永尊 > 第627章 嘉峪关狼烟再起,老军神再逢昆仑(八)
    洞幽部的严字营、晓营和千峰营三大主力营像三柄锐利无比的尖刀,从魔族大军的右侧蛮不讲理的横冲直撞。身上甲胄重量已经近乎荒谬的严字营独自顶在最北侧,再往下是身披也足有三万斤重量浮黎甲的晓营,最后才是千峰营。

    洞幽部的三大正面主战营呈梯段式,是他们最拿手的三拨冲锋阵型,将魔族先锋军的第一方阵前后切割的无法彼此照应,竟就此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晓营全体将士在林长风的指挥下,尖锥冲锋阵型的后方人员开始向两翼展开,不多时,晓营五百众浮黎甲剑卫在高速的奔袭中形成一堵人墙,一堵魔族无法逾越的高墙。

    林长风目光冰冷而坚定,他的妻儿尚在人世,如果放任这帮魔族南下,他的妻儿又将要重回当年颠沛流离的生活。

    林长风面目继而变得狰狞,那是他绝不允许的事情。

    别看那千峰营的女营首身上一袭曲线曼妙的红色软甲,实则是神器营卫老单独为她打造的特制软甲,都说巾帼不让须眉,韶华身上这道软甲其实也有着两万斤上下。

    用韶华自己的话说,就是隔壁那几个糙汉子天天都在吹嘘又往甲胄上加了多少斤,听得老娘心烦,那我也要整一套。

    千峰营上下不甘人后,身上的甲胄最低的也是两万斤,虽然仍不及晓营和严字营那帮疯子,但胜在身形更灵活些,哪怕是在高速奔袭中,依然可以持剑拉出雄浑的剑光剑气。

    曦营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磨砺,人数一直保持在二百二十八人,坚持走得常曦曾说过的精兵路线。

    这次嘉峪关大战,曦营除去潜伏在九州各处的谍子暗桩七十八人外,剩下所有精锐全都投入进去。他们身上都穿有经过几次改良的风行甲,除了隐匿身形神念外,这种通体镌刻有目前九州最高阶风行纹的风行甲,让本就修习身法神通到极致的曦营精锐如同来无影去无踪的索命厉鬼。

    曦营精锐的作战计划很简单,就是用身法上和完全隐匿身形的优势,收割魔族大军中基层指挥官的性命即可。只要能够让这些负责指挥的基层将领抹去,就可以让整支大军失去协同作战的能力,命令无法上通下达,让他们在混乱中死的不明不白,已经是上苍给予他们最仁慈的惩处了。

    魔族先锋军第一方阵中许多指挥官在看见阵线被仅仅两千人撕扯得粉碎,气的怒火攻心,刚想联合附近同僚开始协同扑杀这些仙道盟修士。哪知他们刚刚想喊出声来,发现自己舌头动了动,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一摸脖颈,才发现满手都是鲜血,双目失去色彩,在周围亲卫的惊呼中身死。

    诸如这一幕,在第一方阵中四处上演。

    在战场上七进七出毫发无损的曦儿手中剑刃泛红但滴血不沾,赫然是一柄品阶之高可以直追神器的短剑。她目光冰冷,嘴唇微微开阖,但听不清在说什么,探出脖颈的云中龙纹身如同活物扭动着,她身形再度消失,寻找下一个猎物。

    曦儿本来是想暗杀个炼虚境大将,好事后找大人邀功,但想了一会还是放弃了。倒不是她担心自己会失手或是深陷囹圄暴露自己,而是不想让此刻身后的两位姐姐无事可做。

    魔族大军中心猛然炸开一团刺眼的绿色光芒,仅剩的几名指挥将领心中苦涩,这次又来了什么不得了的牛鬼蛇神?

    一条身长三百丈不止的青鳞大蛇犹如天降,蛇首上隐生双角,赫然已是渡劫化真蛟。青鳞大蛟游动着他巨大的身躯紧跟在洞幽部三大营之后,大蛟双目中泛动起的青花纹路瑰丽而璀璨,他的目标是魔族大军中那些修为高深的大将。

    大青的巨大身躯成功吸引了魔族大军的火力,无数魔族术法神通落在他身上,噼里啪啦的炸响汹涌火光,但在异常坚实的青鳞保护下,大青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倒是觉得有些痒是真的。

    大青身在战场,心却神游天外。在太上宫修行仅仅半年不到,他就依靠着自己的苦修和福缘抓住了那一丝机缘,在常曦当年送给他的那滴龙族精血潜移默化的改造体质下,他成功的扛过了炼虚境的雷劫,成功褪去蛇身,一步化真蛟。

    如今的他已经不再叫碧眼玄蟒,而是碧眼青鳞蛟了。

    大青蛟首上两名女子并肩而立,黑甲与白袍颜色分明。

    已是炼虚境女剑仙的徐清看向魔族大军中已有过半的炼虚境大将向他们这边过来,她蹲下摸了摸大青头顶冰冰凉的鳞甲,笑道:“瞧不出大青你挺聪明的么,知道现出原形来吸引那些家伙的注意力,倒省的我们一个个去找他们了。”

    一袭贴身黑甲将洞幽曼妙的身体曲线衬托的淋漓尽致,她昂首而立,漫天风雪自行避开她。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洞幽在太上宫时就一直没松懈过对洞幽部的操练,就连妖族那边的训练在噬天不在的时候也是由她接手,硬生生在半年时间里就将十大妖族的战斗力翻了几倍不止,成为真正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狼虎之师。就连之前只对噬天服气的踏云豹如今见了洞幽,也会诚心实意的弯腰。

    只可惜这次洞幽部算是倾巢而出,而且极有可能会出现伤亡,洞幽不能也不敢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就没让太上宫的妖族大能们参战,也好保障太上宫不会后院失火。

    在这样动辄即分生死的战场上,谁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秒能不能还可以活着。洞幽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算洞幽部全部死在嘉峪关,也不能让大人回到太上宫时无人可用。

    洞幽的神念强大程度和常曦直接捆绑,她的命令传达之精准已经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偌大的战场上,她可以把命令直接传递给每一位洞幽部的士卒,甚至包括星海部。

    星海部残余五千骑汇集在洞幽部周围,用光明剑气在天空铺路疾奔的冉萧萧目光复杂。

    这就是洞幽部真正的实力吗?如果这样的战部发展成似天罡部那样二十万人的规模…不,只要两万人,岂不是一剑可当百万师?

    洞幽目视前方,对徐清道:“大人说你在剑道上的资质天赋近乎妖孽,就算是放在天才如遍地青草的青云山也可当得一峰之主,今日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

    女剑仙展颜一笑,凌空踏微步,莲花小脚踩在天际,点出圈圈荡漾波纹,神情洒然,亦如她走在莲花盛开的池塘中。

    面对迎面魔气滔天的三名炼虚境大将,她有藏锋出鞘。

    一剑卷起漫天莲华。

    洞幽部和星海部联手,只用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将魔族先锋军的第一方阵自东向西方向整个腰斩,第一方阵被近乎无解而蛮横的梯段式冲锋彻底撕碎。他们对这种战果没有满足,而是就此向着嘉峪关正面战场的第二方阵发起冲锋!

    他们的野心胃口巨大,他们目标不仅仅是将魔族第一方阵摧毁,而是要就此横穿整个嘉峪关前的千里战场!

    目睹这一切的三皇子赢魏此刻终于压抑不住心中滔天怒火,一把捏碎将椅扶手,霍然起身骂道:“区区两千人的战部你们都拦不下来,我要你们这帮窝囊废有何用?”

    肩头威压重如山岳的传令管有口难言,从半个时辰前开始,三皇子的命令就接连不断的传给第一方阵,让他们就地有序展开反击,务必将这支之前从未有过资料可查的战部埋骨于此。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方阵在接受命令之后仍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乱了体统,任由为首五百漆黑重甲彻底将方阵大军彻底洞穿成前后不得呼应的两截。

    腰杆笔挺的老将军平静开口道:“那仅两千人的战部不可小觑,虽人少,但五脏俱全分工明确。第一方阵中的基层将领已经在混乱中被暗杀的七七八八,殿下你的命令只能传到炼虚境将领的耳中,寻常士卒已经完全失去指挥了。”

    随着第一方阵中最后一名炼虚境大将的气息消散,老将军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殿下,不如让老夫去走一遭?”

    三皇子的表情稍霁,问道:“军神可有把握?”

    复姓拔拓的老人瞥向嘉峪关城头,笑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洞幽部堪称惊为天人的表现,让此刻嘉峪关城头上紧张关注局势的一众大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那可是魔族先锋军赫赫有名的第一方阵啊,配备有数万金背犀重骑,竟然这么就轻而易举的被两千人击溃了?!

    这洞幽部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生猛到这么地步?

    烈山部部首杨慎瞪大眼睛,之前在军帐中他听冉萧萧说起洞幽部时,他只是将信将疑,却从未想过这洞幽部竟然可以只凭两千人就从二十万大军中穿杀。

    最寻常的士卒都是化神境,这普天之下简直就找不出这么奢侈的战部。杨慎现在是越来越好奇,那名青云后山小师弟的常曦,究竟有着怎样的财力可以支撑起这样一支惊为天人的战部和那已经跻身仙道盟一品宗门的太上宫。

    真是啥好白菜斗给青云山这头猪给拱了。

    昆仑宗主侧目看向仙宫穹顶,他嘴角扬起羡慕的弧度。

    清澜,你这家伙,怕是收了这天下最了不起的弟子了。

    冉不韪忽然心生警兆,继而有一步踏出没入虚空之中。

    几乎是同一时刻,洞幽、徐清、大青以及四营营首只在顷刻间勃然变色,尤其是严坤和林长风两人,几乎是用性命全力停下冲锋的势头,不止如此,他们两人还回头以神通阻拦下身后一时半会因为巨大惯性而无法停下的众将士。

    一名披甲执鎏金刀在手的老人从虚空中踱步而出。

    老人往那一站,就好似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令人止步。

    他是拔拓闳屠,当代魔族军神,马踏魔道江湖的刽子手。

    拔拓闳屠只是往那一站,就让士气一时无两的洞幽部和星海部中止了冲锋势头,这是神游境顶尖大能该有的气魄。

    拔拓闳屠并没有急着出手,毕竟他的目的也只是让这些胡闹的小家伙们停下来罢了。老人刀锋指地,看向碧眼青鳞蛟头顶的黑甲女子,笑着道:“都说女子掌兵不易,能驱使像这样的狼虎之师,你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九州第一女将了。”

    就在洞幽身侧的冉萧萧冷哼了一声。

    老人手中鎏金刀缓缓抬起,语气比刀更慢,“只可惜你们都要埋骨于此了,死在拔拓闳屠手上,也不算冤,对吧?”

    当老人抬刀直指洞幽时,后者的识海顿时宛如被千钧之力重击,尸山血海的凄惨景象梦魇般袭来,当洞幽挣扎着脱离老人刀意形成的幻象后,眼前有横贯天际的刀光落下。

    嘉峪关前有震耳欲聋的铮铮刀击声响起,竟一时盖过战场上的喊杀,向来面色冷如霜的洞幽只刹那间湿润了双眼。

    在拔拓闳屠的鎏金刀下,严坤、林长风、曦儿、韶华、大青和徐清六人比刀更快,齐齐挡在她身前,用他们自己的身躯替她挡下这位魔族老军神饱含杀意的惊天一刀!

    拔拓闳屠轻咦出声,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刀会被区区六个炼虚境的后辈齐力挡下。虽然自己这一刀只用了四分力,但他在神游境浸淫已久,如今他早已是神游境中期的修为,于情于理这一刀都必然建功,但依旧被挡下,那么就足以说明这六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炼虚境。

    严坤他们六人在老人抬刀的一瞬,虽然也被那可以扭曲现实的磅礴刀意震慑,但毕竟缩收影响没有洞幽那般严重。几乎是拔拓闳屠抬刀的一瞬之后,他们六人的身子就已经提前开始动了,要不然他们绝对不可能追得上老军神的刀速。

    洞幽部里都是一家人,他们为彼此,赴汤蹈火。

    神游境的刀意入体如万蚁噬身,六人吐血倒地,他们身后的四营将士们怒极,我们可不管你是劳什子的魔族军神,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今天洞幽部就算是崩掉满口牙,也要从你身上咬下两块肉!

    而在此时,另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走出,迎上拔拓闳屠。

    老军神犹自握紧了手中所向无敌斩下不知几万颗头颅的鎏金刀,看着面前的昆仑宗主,另一只拳头悄然攥紧。

    这一次总能让他这副老骨头打得酣畅淋漓些了吧?

    昆仑宗主冉不韪朝身后的女儿摆了摆手,他手中无剑。

    因为他即是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