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5.阿芙乐尔(十五)
    被称为“巨婴”、“觉青”、“废青”,相信没有谁会沾沾自喜的,不过很多时候那些被如此称呼的人对于那几个词到底代表什么意思,自己为什么会被冠以这些“荣誉称号”大多不甚明白,亦或是干脆什么都不知道。其实可以用很简单的几句话,来概述此类人的一些特徵。

    这是一群“抗拒自身的任何改变,却大谈改变世界”、“寻找自己不做事的理由,却要求别人给自己机会和福利”的人。

    这些人改变世界的唯一方式,就是用抗议、发帖、游行乃至暴力活动叫别人去改变世界,并且是要符合自己利益的改变。为此他们发展出很多关于“社会公平正义”的理论:像是把生活的压力和不顺意解释成社会结构对自己的“压迫”,方便强调自己是受害者,他们所要求的所有权利都是应得的,拿到只是刚好、别人给他则是一种义务;他们会说“年轻人太辛苦”、“我们这一代人最累”、“资源都被老年人占光了”这类的话来自怨自艾,但是绝不会去想,别人凭什么把机会和资源给予从不知道争取和努力,只知道一味索取,一不顺意就破口大骂甚至打砸烧抢,还宣称“此乃正义,一切反对者都是邪恶”的巨型婴儿?

    从结果上来说,这类人越多,整个社会就会越停滞不前,乃至倒退动乱。

    “七宗罪”的首位,皇帝麾下最强的暗杀者和破坏者,权限仅次于亲卫队的两位首领,沃尔格雷沃怎么看都和“巨婴”、“废青”、“精神侏儒”扯不上关系。罗兰却这样说了。

    “哎呀哎呀,理屈词穷之后转为人身攻击?我原本以为你还更能说——”

    “你能自己做出一整个完整的战略规划吗?”

    冷漠的回答为沃尔格雷沃的哄笑踩下刹车,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回音在脸色僵住的男人们头上盘旋。

    “要召集哪些部门?通知文件要如何书写?文件归档要归哪一类?要以哪个部门的意见为优先?制定什么样的目标?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怎么才算达成?你能挑一样回答我么?”

    问题中有琐碎的细节,也有宏观大方向,不是专门从事此类业务的专家根本回答不出来。专业领域并非此道的沃尔格雷沃无法立刻作答也是合乎情理的,回答不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林的话,立即就能全部解答出来,还让人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杀气霎时间膨胀了几十倍,嬉笑和余裕从男人们的脸上褪去,十几双瞳孔一起缩紧。

    毫不理会沃尔格雷沃的反应,也不等他回答,罗兰继续说到:

    “每次听你说话,我都会感到很熟悉,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类似的论调和说话方式。现在我确定了,你一直在模仿李林。”

    举例和辩证的手法,尖刻到让人难以直面的诘问,沉重客观的现实案例——这些都是李林的惯用手法,沃尔格雷沃的辩论完全是承袭自李林的论调,同时加入一些自己的见解还有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讥讽。

    “模仿终究是模仿,把你说的话和李林过去的论调一对比,很容易发现其中相似的部分。但是啊……模仿和本物终究是不同的东西,你和李林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如果刚才发起辩论的是李林,引用的论据,提出的观点必然更具震撼力,更让人无从辩驳。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你的说辞充满冲击力,也有着足以摧毁他人意志的压迫力,就辩论的角度,实在是无懈可击,说足以媲美李林也不为过。”

    哪怕只是模仿,也有优劣之分,拙劣的模仿非但无法产生效果,还会贻笑大方,弄到最后连说下去的自信都不复存在。

    沃尔格雷沃的模仿是完美的,几乎看不出他是在模仿,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像是发自肺腑。

    只是——

    “你太过投入了。”

    “……!!”

    “李林不在乎能否驳倒对手,也从不指望用辩论压倒对手。他很清楚,辩论只是一种手段,辩赢对手从来都不是目的。争取听众的认同,或是用辩论来动摇对手的意志,在对手心中种下不安和怀疑的种子,等待日后可以派上用场——这才是根本目标。而你只在乎能否让我哑口无言。”

    “……”

    “我觉得能不能辩赢我,其实根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吧。辩赢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哪怕是辩赢一群人造成的影响也是极其有限的。那么你何必拘泥于是否辩赢了我,是否干掉了我呢?以那家伙一贯的做派,下达命令应该是‘拦截优先,死活不论’吧?然而你却无视了命令,将‘战胜我’当成了最优先目标。为什么?”

    “……”

    “除了混肴目的和手段,另一个你不如李林的是责任的有无。”

    平静的声音里混入一丝叹息的意味,些许的叹息很快在空气中稀释消散,罗兰继续以淡泊又坚定的语气说到:

    “我从来没想过要去歌颂那家伙,就算到现在,我也认为李林是个很过分的家伙。但李林从不回避自己的责任,好事也罢,坏事也罢,他从不回避自己的责任。你呢?你刚才检讨了大半天普通人和革命者的责任和过失,话语里有一句检讨支配者吗?有一句谈到你自己的责任吗?有一句是关于如何解决问题的吗?”

    “……”

    “怎么可能会有呢?永远都在检讨别人,永远觉得错的是世界,是社会,是别人,认定自己从来没有犯下任何错误,自己总是被误解、被孤立的家伙,怎么可能去检讨自己!”

    杀气一口气膨胀开来,带有激烈情感的“风”吹过整条小巷。

    感受着没有明确方向的浑浊之“风”,罗兰默默嘟哝着“果然如此”。

    “七宗罪”之中只有沃尔格雷沃总是带着一丝超然的余裕,似乎他总是能站在与同僚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可那并不是说沃尔格雷沃具有更高更全面的视角,能够长远和客观的看待问题,相反他说出的话、做出的行为总是充斥着自我中心的意味,给人以极度偏激狭隘的感觉。

    “你总是盯着李林,总是模仿李林,似乎这样就能取代李林。的确,你模仿的很出色,几乎无人能及。但那家伙的气度,你连百万分之一都不及。伪物再怎么模仿,终究只是伪物,是不可能成为真物的。”

    “够了……”

    “你的所有一切都是李林给的,你没有通过努力获得任何东西过,只是不断的抱怨,扮演着自己心目中‘随时能取代李林的角色’。然而李林早就掌握了你的想法,故意装成没有发觉,配合着你的演出,让你觉得事态都在按照你的剧本发展,实际上你只不过是在他掌心起舞罢了。”

    “我让你闭嘴!!!”

    五颜六色的曳光弹纵横无尽,那是封存了各种术式的天晶子弹,无法确定罗兰究竟藏身何处的沃尔格雷沃决定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炮火覆盖。

    雷击、暴风、火焰、水蒸气爆炸、冻结——只要把整块区域翻一遍,不管他藏身何处都只能在死亡和显露踪迹之间选择。

    原本这是最后的手段,一旦实施就意味着公国军警的注意力必然会被吸引过来,届时无论任务是否完成,沃尔格雷沃和杰勒斯都必须迅速撤离,防止事态扩大。

    那本是无路可走时的最后选择,如今却过早使用了出来。

    这恰恰是罗兰一直等待的机会,为了创造这一刻,他一直故意刺激沃尔格雷沃,将他内心深处的秘密全部挖掘出来,直到沃尔格雷沃发飙。

    “知道吗。”

    装有弹道控制术式的十三发子弹的弹匣复位,罗兰将枪口对准头顶的天花板,冷冷说到:

    “巨婴这种存在,不管肉体发育的怎么样,精神永远不会进步。”

    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不愿意面对责任,不愿进行任何对自己对他人负责任的思考,对自己的状况只会不满,只知道一味索要,并且对不是通过自己努力获得的东西挑三拣四。

    “只要别人指出他的错误,说破他不愿面对的问题时,立即就会暴怒,其发飙的对象不是父母就是自己房间里的东西。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把你杀到连渣都不剩啊啊啊啊!!”

    “因为他们知道,那些是不会反抗自己,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的。在面对不在乎他们,绝对会把他们按在地上摩擦的人时,巨婴们比宠物还听话。”

    “给我闭嘴啊啊啊啊啊!!!”

    “真遗憾,我从没想过要呆在原地打不还手。”

    扳机一扣到底,十三发子弹自枪口迸发后立即飞奔向早已锁定的目标,穿过漆黑的夜幕,掠过术式爆发产生的七彩光芒,不偏不倚的钻进十三张狂怒的面孔里,一口气掀开头盖骨,翻滚变形的弹头在脑髓里搅动出巨大的空腔,红白色的浆糊状液体从后脑勺喷发。

    “如果你能听进去的话,就先学着从做个负责任的成年人做起吧。”

    留下干扰的话语,罗兰起身准备奔向撤退路线。

    就在此时,异样的感觉像蛇一般缠了上来。

    “确实是精彩的分析和反驳,令我深感钦佩,讲到一半就中止,未免令人遗憾。”

    过于冷静,甚至带着一丝金属质感,完全无法想象发声者日常表现的声音在整个空间内鸣动。

    高级皮鞋特有的脚步声自黑暗中步步紧逼,不知何时钻出乌云的月亮洒下冷彻的光芒,爆炸、吼叫、崩塌——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从黑暗走出,踱步至窗前,身披清冷月光的杰勒斯微笑到:

    “不妨再让我多听一会儿,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