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4.亚姆立扎(十三)
    出奇制胜,兵行险招,听上去是充满华丽和气势,其实这些都是战争中弱势一方迫于无奈的选择。但凡占据质量和数量优势,指挥官脑子又没什么毛病,基本上都会选择最简单的碾压战术。

    帕西法尔也是一样,如果他指挥的是帝国军舰队,那么他同样不会去搞破袭战,而是专心消灭敌军空中力量,配合轰炸机部队对敌国境内的重要目标实施战略打击。但如今他指挥的是拉普兰浮空舰队,让这些菜鸟新人去打打破袭战都有些勉为其难,和公国海军浮空舰队打舰队战这种事连想都不必想。在这种背景下他只能采用一些奇术,诱导公国方面的思考与决策倾向,破解掉高尔察克的稳扎稳打战术,迫使他们寻求短期决战来打破僵局。

    “说穿了,这是一场看谁更能沉得住气,不在乎对手干扰的比赛。如果公国方面能不在意面子问题,全心全意的支持高尔察克阁下的稳妥战术,那么除了保留舰队实力,掩护地面部队向防线纵深后撤,我没有其它选择。”

    为了捍卫荣誉主动出击,与公国浮空舰队决战也是一种策略,而且更符合绝大多数人定义的“军人气概”。另一个世界的历史里也不乏这样的案例,美西战争中西班牙舰队的决死突击;日俄战争中的对马海战;一战末期引发基尔军港水兵起义的公海舰队决死突击计划;二战末期的菊水特攻。

    换成是性格强硬,把荣誉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舰队指挥官多半会指挥舰队为捍卫荣誉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但指挥拉普兰浮空舰队的是帕西法尔,一个偏向于人文主义的军人,不管是指挥本国舰队还是指挥外国舰队,他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在对士兵和上级负责的前提下去完成任务。哪怕是遭遇最糟糕的情势,他也不会让士兵去为了荣誉去送死。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思考方向和气度,他才不会只盯着舰队作战,比起舰队阵型、性能参数之类,他更热衷琢磨指挥舰队、使用武器的活人。分析对手的心理状态、组织结构、思考模式。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吃定公国在遭受一系列挑衅后会做出最糟糕的选择。

    “原本公国发动这场战争的目的就是解决国内矛盾,稳固政府权威,而面子又正是组成权威的重要部分之一。距离首都不足二十海里的外海接连发生船只遇袭事件,政府和军队不但对此无能为力,还搭进去两条装甲巡洋舰。这事发生在帝国也会造成严重的公众危机,更不要说是如今迫切需要树立权威的公国。为了挽回面子,为了重新树立起对民众的权威,公国必然会抽调亚姆立札驻留舰队的力量来增强圣彼得堡分舰队,这就导致了两个后果:亚姆立札驻留舰队严重缺乏用于搜索和快速打击的巡洋舰、驱逐舰;为赶在我军实施对亚姆立札的破坏作战前实施决定性的攻击,更多的大口径火炮弹药会运抵亚姆立札据点。”

    前一个后果已经在七小时前被证实,再过十几个小时就会有十二条巡洋舰,二十一条驱逐舰离开亚姆立札。

    后一个暂时还有待验证,但没有谁会怀疑帕西法尔的预言,起码“冯.德.坦恩”号的会议室里没有。

    在坐的舰长和参谋们早已被帕西法尔的才干、人格魅力与实打实的战绩所折服,他们打心底里相信帕西法尔的预言。即使撇开情感上的无条件信任不谈,作为一个和公国海军打惯了交道的拉普兰军人,从理智角度来看,帕西法尔的判断也是十分精准的。

    他们都很清楚马卡洛夫海军上将是积极的攻势主义者,一味坐等对手打上门来并不符合他的性格。之前因为政治需要和兵力不足的客观现实使其难以采取主动出击。如今却不同,海军上将与其舰队实际上正处于手头力量最虚弱的状态,但这种虚弱相对于帕西法尔舰队依然具有压倒性的优势。状况与性格相结合,马卡洛夫会选择主动出击,配合陆军地面攻势一口气翻转整个战局才是合理的选择。

    与其一步一步的被拖延到冬将军全面发威,不如趁着现在还有余力博一把,直接掀翻整个棋盘,一脚把对手踹倒在地。等到大局已定,任何小聪明小算盘都将不值一提。

    简单粗暴且合理有效,确实是那位老人家的做派,同时也很对公国军人的胃口。所以这一次公国陆军一定会全力配合,届时对曼纳海姆防线的压力将会是空前的沉重。

    “先生们,决定这场战争走向的最关键节点马上就要到来了。胜利女神会微笑着对谁撩起裙角,将取决于两个核心要素:曼纳海姆防线是否能守住,亚姆立扎据点是否能发挥功效。”

    这是两个独立又存在千丝万缕联系的问题,公国只要解决其中一个问题,就可以算赢了。拉普兰则必须同时实现两个问题才有可能赢。

    “突破了曼纳海姆防线,哪怕没有亚姆立扎据点,他们还是可以利用防线内的物资和设施熬过冬天。守住了亚姆立扎据点,公国就能够维持住现有战线准备下一次攻击,像现在这样好的条件不可能再出现。所以机会只有一次,曼纳海姆防线必须撑过最初的攻击,我们必须在最佳的时间点切入并摧毁亚姆立扎的据点。”

    “……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插话的是轻巡洋舰“维纳莫伊嫩”号的舰长格尔森上校,一旁的姐妹舰“伊尔马林嫩”号舰长阿特维兰上校也是大点其头。在座的军官大多也持相同的看法。

    问题的核心在于拉普兰可投入的兵力压倒性的不足。

    现代化建设对军事变革的影响除了各种革命性的新武器和新战术,最深层最直接的影响其实是直接促成军队规模的膨胀和动员能力的深化。

    医疗条件的优化,工业农业产能的提高,义务教育的普及,快速交通系统的运用,通讯调度系统的优化,政府组织结构的合理化与效率化——其结果便是现代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更快速的动员并集结起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且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赋予其起码的战斗力,并将其送至前线。越是现代化的国家,其动员能力和速度就越强大。在古代,征召一万人的军队起码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还常常要士兵自备食物、服装和兵器,如果算上训练的时间,最起码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具备初步的作战行军能力。要想训练成勘用的精锐,那就需要好几年了。而现代化国家只需要十八个星期就能让几万甚至几十万农夫成为士兵,然后送上战场。

    公国的现代化程度落后于阿尔比昂和共和国,不过却领先于拉普兰。结合其本身巨大的体量,一旦打成比拼国力的拉锯战、消耗战,拉普兰是绝看不到获胜希望的。

    唯一的胜机就是此刻。彻底摧毁亚姆立扎据点,将战线稳定在曼纳海姆防线,由“冬将军”发威,配合国际舆论迫使公国撤军——这就是帕西法尔作战计划的全貌。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最关键的一击,现在棋子都已经就位,只等着做最后一搏。

    推挤如山的弹药,矛盾重重的要塞内部,急于做舰队决战和战线突破的指挥官,最重要的寒冬也已经迫在眉睫。

    时机已经成熟。

    “先生们,期待各位的努力。”

    没有“王国兴废在此一举”,没有Z字旗,没有象征血战到底的红色三角旗。不管是帕西法尔,还是沉默寡言的拉普兰军人,只要这样简单一句话就足以让他们平静地奔赴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