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9.到那遥远的天边(十五)
    “我从没想过要否定她们。”

    马赛的语气极为恳切,近乎于悲哀。

    “我没有想要伤害她们,也不想否定她们的理念与骄傲。只是……”

    一度连接的不只是意识,记忆、感情、逻辑、信念、伦理、人格、价值观——组成“心”的一切都在无限的刹那中重叠在了一起。

    彩虹般的磷光中,女孩们看见了马赛的过去,马赛也目睹了她们凄惨的过往。

    不断被剥夺、践踏、蹂躏,有时来自帝国,有时来自同为被压迫的人类,有时来自背叛的前战友,有时来自仅仅为了能活过今晚的孩童。

    即便同样是被迫害者,也并不意味着都是干干净净、无辜善良的。

    无论何时何地,对弱者的压迫和欺凌都不会改变。

    要在恶意的包围之下生存下来,光靠坚强和忍耐是不够的,必须要靠“某种东西”支撑,才能撑过最黑暗的日子。

    某种东西——可以是信仰,可以是理念,可以是执着。

    对“夜莺”和“知更鸟”来说,支撑她们的是“生为人的证明”、“尊严”、“矜持”。

    依靠这些闪亮的无形之物支撑,她们才能撑过最难熬的日子,穿梭于各个战场,坦然面对,甚至是面露笑容去迎接死亡。

    那样的女孩们极为耀眼。

    同时也让马赛觉得悲哀。

    不是同情,而是悲哀。

    “我知道,她们并不是刻意寻死,她们是想通过战斗并活下来这件事作为自己生为人类的证明,以高洁的信念与自己为荣。只是……”

    舔了一下嘴唇,马赛鼓足勇气说到:

    “如今的战场已经不是骑士时代了。”

    讴歌骑士精神与大义的田园牧歌式战争早已成为遥远的故事,如今的战场已经异化为将包括人命在内的一切都化为数字符号的冰冷地狱。机枪和重炮不会讲究骑士精神,黄铜披甲弹和钢珠霰弹对恶棍和善人一视同仁,“军团”面前众生平等,不论高低贵贱皆为敌对目标和脑组织样本来源。

    没有正义与邪恶,没有崇高和低劣,只有胜利和死亡——犯错较少的一方获得胜利生存下来,犯错较多的一方背负战败的耻辱坠入地狱。

    在这地狱一样的战场上,那些美好的事物更加显得可贵,让人神往。

    马赛正是被那份光辉所吸引,一步步追逐着女孩的背影,被时代的潮流所裹挟,最终走到如今这一步。

    “我清楚那些对她们有多么重要,对我和这个世界来说,那简直就像是一种救赎。无论如何我也不想去伤害她们,可是……”

    话语一下子哽住了,足足过了四五秒,他才下定决心般说到:

    “再美好的东西,其能做的、能触及的,终究也是有限的。有时候就算会被批评卑劣或无情,也必须有人出面来制止,让她们免于被自己的正义所害。”

    理想是美好的,是能够凝聚人心,成就伟业的重要契机。

    可理想终归只是理想,要让现实向理想屈服——从古至今鲜有成功者。绝大多数人最终屈服于现实,一小部分人倒在执着前进的道路上,最终能够一窥理想实现之时的,少之又少。

    就连那个救世主在受刑时也高呼“主啊,为何离弃我”。何况凡人。

    所以,要想成就事业,想要守护住女孩们和她们可贵的光辉,马赛就必须以与她们截然不同的角度——现实的角度去看待面对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避免女孩们被她们的正义所害。

    就像这一次。

    马赛很清楚自己强[笔趣阁 www.sbiquge.co]出头是一种赌博,赌输了什么也不用说,即便赌赢了,他的处理方式也会招致那两人的不快,甚至伤害她们。可即便如此,也总比看着她们就这样白白送命强。

    “你害怕失去她们吗?”

    “害怕。”

    男孩点了点头,诚实地说到:

    “但我也清楚,以目前的环境条件和她们身份、志向,很可能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再怎么说,人终有一死,谁也无法逃离死亡这个终点。但我希望她们能看到战火之外的世界,除了战斗、痛苦、死亡,还能看到幸福,思考人生与将来……起码不是迎来毫无意义的死亡。”

    战场上战死,审讯室受尽折磨而死,刑场上受刑而死——死亡常伴与追逐理想的人们左右。无论是否愿意,她们最终都有可能倒在通往理想和坚守信念的道路上。

    马赛清楚这一点,某种程度上也算是部分接受了这一事实。

    但有一点是他很难接受的。

    那就是女孩们在坚守高洁的同时,也用高洁将自己和世界隔绝开来。不对世界和他人的善意抱有期望,也不愿思考人生和未来。

    因为这是不值得追寻的世界,是不值得期待的世界。

    马赛无法责备这种想法。

    即便他对此感到悲哀,难以接受,但他以及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批判。

    被夺走了家人和故乡,被剥夺了尊严和自由,只剩下被强加的残酷命运和死亡。在失去了一切的她们看来,这样的世界并不美丽,也只能是不美丽的——为了不去憎恨,不去厌恶,不去怨天尤人,世界必须残酷又丑陋。

    在马赛眼中,这种观点或许严重偏离普遍价值观,但绝称不上错误,对“夜莺”她们来讲,那是唯一的真实。所谓世界,就是那个模样。

    “所以只能投身军队,只能寻找战场,能够毫不犹豫的去对抗强大到难以想象的敌人。仅仅只是为了守住骄傲和矜持。可反过来,这让我觉得——”

    停顿了一下,马赛的视线转向一旁的窗户,对上了“沙拉曼达II”冰冷的血红色光芒。

    “简直就像它一样。”

    为了指令不断进军的战斗机器;

    为了恪守信仰和高洁持续战斗的女孩;

    最终都是奔向尸山血海,成为诸多尸体的一员,而这一切的死亡和毁灭到最后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恐怕很难称之为是有意义的吧。

    为了避免她们奔向毫无意义的死亡,为了不让她们被自己的正义所伤,马赛用他的方式结束了危机。

    “你的想法,我已经明白了。”

    密涅瓦轻扣桌面,意味深长的看着马赛。

    马赛的答案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却合情合理,而且很大程度上和她不谋而合。

    女孩们对和平社会的不适应,遭遇危机时立即启动MDS应战,险些被杀死等等,归根到底,是她们“是不愿意改变已经完全适应了战场的自己”。

    害怕一旦拥有会再次失去,害怕否定自己迄今为止的人生,害怕自己无法融入和平社会,害怕“自己不再是自己”。

    因为恐惧,故而拼命拒绝改变,想要保留住“现在的自己”。

    从生活作息习惯,到参军志愿,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不遗忘战争,借由呼吸战争的空气,让自己保留住现在的面貌,不必去期待任何事情。

    马赛察觉到了这一点,为此选择了默默陪伴和守护,就算被误解和讨厌,也要在关键时刻保护她们。

    对这些闹别扭一样的年轻人,该怎么说呢。

    密涅瓦握紧双手,端正的面孔不见笑意。

    “没想到你会如此胆小。”

    “胆小……?”

    “我不是说作战或处理危机时,在那种时候,你的表现完全是胆大到让人心惊胆战,不由得思考需要什么样的缰绳才能掌控住你这样的烈马。”

    密涅瓦身体略微前倾,翡翠色的眸子向上扬起,紧盯着满脸迷茫的少年。

    “你认为她们的思考已经陷入停滞,决定舍身来守护她们。殊不知这样非但无法让她们摆脱裹足不前的境地,同时也让你自己的思考陷入停滞。不,应该说是故意陷入停滞。”

    装作在思考,在保护,实际上也是在逃避问题。

    “不是不明白,是不愿意去想,借着‘守护佳人’的借口,逃避自己应该思考的未来,要如何构建属于自己的人生。你所谓的‘保护’、‘害怕’,真的是在说她们两人吗?”

    “我……”

    听到男孩尴尬声音的瞬间,密涅瓦便就此打住。

    她知道这么说很过火,对马赛很不公平,但矫枉必须过正,如果马赛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不能面对自己的感情。那么他这一辈子也就只能停留在现在了。

    无法展望未来,未来不属于自己——他在如此描述“夜莺”时,何尝不是在描绘着他自己的肖像画呢?只能参加军队,只能做出那样的选择——其中固然有一部分是出自理性的判断,但未尝不是他自己的思考方式已经沦入自我设限、原地打转的怪圈里。

    不是无法展望未来,不是不懂何谓幸福,是不愿去展望,害怕去理解,恐惧自己不能给她幸福。为此投身军队,想要注视着女孩们身上的光芒,借着将劣等感转化为崇拜,将自身行为合理化。这才是马赛内心最深处的痼疾。

    他并非没有可以展望的未来。

    对未来的展望也好,对幸福的期许也好,对女孩的守候也好,其实——

    赶在得出不该有的答案之前,马赛下意识的停止了思考,混乱的表情迅速恢复沉稳冷静,试图掩盖这一切。

    密涅瓦没有漏掉他的小动作,嗤笑了一声。

    “既然不是伤痛,这里除了你我,也就外面那位不会吃醋不会八卦的钢铁女友,你不妨说说看,你对未来有什么样期许和规划,你说你希望女孩们能看见战场之外的世界,希望她们幸福,那你说说希望她们过着怎样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