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7.前往共和国(四)
    “帝国不在乎面子,也不在乎过程,他们只在乎结果。他们是最优秀的工程师、军人、精算师,也是最恶劣的现实主义者和唯结果论者。”

    翻阅着从共和国发过来的文件,罗兰一脸严肃的说到:

    “要是认为一两次小挫折就能让他们偃旗息鼓,恐怕是会吃大亏的。”

    “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这一点,问题是头脑清醒的永远是少数,而且还总是被当成异类甚至异端。”

    法芙娜放下自己手里的那一份通告,无奈的摊开双手。

    罗兰手里的文件是关于共和国在多边外交谈判中的最新进展,法芙娜手里的则是共和国内部最新舆情动向的报告,将这两份东西重叠在一起看,再乐观的人也只能面露苦笑。

    外交谈判那边是好消息,因为终止了恐怖袭击和之后的舆论战,加上为了应对随时可能爆发的反帝国舆论风潮,帝国代表团的表现比之前低调了不少。对一些涉及主权的问题也不再坚持。但他们始终坚持限制共和国的海上力量——不管是正规还是非正规。同时坚持在共和国12海里领海外“自由航行和巡逻”的权力,且在公海上随时有权对共和国军民船只进行临检,一旦发现有违法犯罪行为,帝国方面可拿捕扣押该船只。

    在罗兰看来,帝国的要求固然苛刻,实际上也只是将现状以法律条文的形式加以确认而已。无论共和国是否同意,帝国海军实际上已经在这么干了,共和国对此无力阻止,而且为了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给帝国口实,他们还要看住自家的渔民、民兵和商船,避免有谁脑袋一热又搞出什么难以收拾的事件。

    眼下虽然屈辱,但罗兰相信,只要诸国声讨帝国的舆论浪潮开始发动,帝国最终还是会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纵然不可能撤掉所有的不平等条款,起码可以争取到由共和国和帝国共同执法,确保一定程度的自主权。至于更关键的军备控制谈判,因为还不知道帝国和诸国的具体诉求,如今只能且看且行。

    可以说,从现在开始直到达成军备控制条约为止,都是极其微妙且危险的时刻,说这段时间将直接决定共和国乃至整个世界今后百年的命运也不为过。在这段时间里,各国领袖和官僚必定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一步走错将直接影响到国家命运,其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但这份压力也只限于理性的最高层和直接当事人而已,对普通民众和只想着如何在选举中获胜的政治从业者来说,他们丝毫感受不到那种重量。

    “李林通过卡斯帕尔转交给我的字条里写了这么一句话‘选举社会的政客不会规划超过一个任期之外的事情,传媒只盯着能够成为话题的事情,而老百姓除了眼前的问题和政策许诺,看不到任何离开自己一公尺之外的事情’。”

    “他倒是很会说现成话嘛。”

    法芙娜忿忿不平的拍了下桌子,满是郁闷不快的脸孔别向一旁。

    和李林打了那么长时间交道,她对李林的尖刻评语和冷笑话式嘲弄早就习以为常,绝不可能仅仅因为这么一句冷嘲热讽就发火。令法芙娜怒火中烧的是共和国各政党与民众的行为简直就是在呼应李林的揶揄。

    正如李林所说,政治投机者、传媒、选民——这些占据民主社会的绝大多数都不知道什么叫以长远的战略眼光来看问题。由于能力、学识、气度所限,加上个人的私心,他们都只盯着目光所及之处和个人利益。对于什么是国际战略大格局,什么是地缘战略平衡,他们只有简单的、情绪化的、乡民式的认知。很多观点在专业人士眼里不是荒谬可笑就是莫名其妙,有时候还极度危险。

    比方说,有一种论点认为,上一次查理曼的战败非战之罪,而是当邪恶的怪物(当然是指皇帝)从正面攻来时,那些苟且偷安的诸国和隐藏在王国内部的叛徒、间谍们从背后捅了一刀。在内部和外部的敌人相互夹击之下,这个伟大的国家才不幸战败,承担战败的苦果。

    在某些方面,这种论点是对的,比方说查理曼内部确实充斥着亚尔夫海姆的眼线和企图卖国求荣的利益动物,在这些内奸的协助下,亚尔夫海姆总能达成预期的战略战术目标。可不管是战败的原因,还是战争的具体进程都严重偏离事实,更不要说这个论点回避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即这场战争是查理曼主动挑起的,不管亚尔夫海姆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发挥了哪些作用,查理曼自身的战争责任不可避免。可在这个“背后一刀”的神话里,人们没有看到关于战争起因和战争责任的只言片语,人们只看见了一个悲情故事,一个骑士因为背叛和出卖失去本应得到的胜利,遭受了悲惨且不公的战败。

    可以预见,其他国家对这种奇谈怪论会抱有什么样的态度,这样的论调对共和国今后的外交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或许人们会奇怪,共和国公民大部分都经历过查理曼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部过程,就算底层民众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不可能像军政高层一样对战争过程的每个细节都了若指掌,他们也应该清楚正是查理曼对周边国家的蚕食鲸吞拉开了战争序幕,对阿尔比昂的不宣而战正式打开了地狱之门。他们如今的苦难正是之前查理曼肆意挑起战火,将战争加诸于别国之上的报应。为什么事到如今这种奇葩理论还会有人相信?

    实际上这一点都不值得奇怪,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当人们陷于困苦屈辱时,只有极少数人会首先检讨自身,绝大多数人都喜欢从别人身上找问题,既为了推卸责任,也为了博取同情和心理安慰。普通民众通过这种论点将自己置于受害者的位置上,撇清自己和战争的关系;官僚和军人们利用这种神话推卸掉自己本应承担的责任;无量政客则奉迎大众的心理,鼓吹这种奇葩逻辑为自己捞选票;

    所有群体都只是各取所需,至于竭力鼓吹这种“背后一刀”的神话在别的国家眼里意味着什么,在这种命运抉择的关键时刻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会给共和国带来什么样的麻烦,没有一个人在乎。

    而像这种视责任为无物,毫不在意大局的言论,只是共和国诸多无脑神论之一罢了,比这更奇葩,更无脑,更偏激的言论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