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6.彩虹之上(五)
    那是炼狱。

    最炽热的地狱也望而却步的狂暴,最寒冷的地狱也为之却步的冷酷,超越地狱的危险致命之地,那便是炼狱。

    亡魂幽鬼和世间生灵皆不敢靠近,唯有远远观望的炼狱中心,两个异形正激烈的厮杀着。

    实际上,它们才是炼狱的本体,是它们造就了这个超高速的炼狱修罗场,每一次机动,每一次攻击,都让炼狱变得更加致命与疯狂。

    狂风呼啸,雷电轰鸣。

    高超音速飞行产生的冲击波相互碰撞、啃食,随着不断变换的机动轨迹反复交错摩擦,超音速的狂风反复摩擦,由于电磁场激烈变化,雷击术式的威力也不断提升。原本寒冷的高空因为狂风和雷电已经变成了熔炉一般的炼狱,任何生物一旦踏足,立即就会化为灰烬。

    在这炼狱之中,异形们起舞飞翔的身姿竟然酷似天使一般。

    “石斛兰”接连撒下导弹和火箭弹的大网,超过百枚的火箭在天空中留下立体辐射线一般的轨迹,或笔直,或描绘出繁复错综的轨迹,再加上大口径粒子炮的精准点射——全部攻击一道构筑起一张没有任何缝隙的死亡大网,位于网的正中央,所有武器飞行轨迹的交错点之上的,正是外形酷似蜂的“沙拉曼达II”。

    被各种致命武器所瞄准、包围,“沙拉曼达II”却没有一丝慌乱,无视逼近的危险,以近乎悠然自得的姿势在天空中起舞。

    导弹与火箭接连爆炸,轰鸣与闪光撼动着整个天空。

    声势不可谓不大,破坏力也是相当可观,如果打在地面上,可轻松夷平一个街区,用来集火攻击一架机体,就算是超重型战车也会被当场还原成零件。可当“沙拉曼达II”冲出烟雾时依然完好无损,连一道刮擦都没有。

    所有的导弹和火箭都提早引爆了,但这并不是无线电近炸引信(VT引信)的缘故,这种引信会根据反射的电波信号强度在合适的距离上引爆,从而用弹片、冲击波来破坏目标。所以安装无线电近炸引信的炮弹、火箭弹、导弹都会在触碰目标前就爆炸,这完全是正常现象。

    但在两三百公尺开外就爆炸的话,可就一点都不正常了。

    两百五十公尺。

    这是除粒子炮之外,一切攻击能够靠近“沙拉曼达II”的极限距离,没有一发炮弹、导弹、火箭弹、子弹能够突破这道防御圈,继续前进哪怕一根头发的厚度。

    在抵达这个绝对距离或之前,以“沙拉曼达II”为中心,无数的银光会朝向四面八方迸发开来。普通人的肉眼只能看见扇形或环形的银光闪过,接着爆炸就接连发生,连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来不及理解。法夫娜的双眼却能捕捉到那一瞬间发生的的真相。

    ——全都被斩断了。

    用最简练的语言来总结就是这么回事。

    所有导弹和火箭弹全部运作正常,老老实实的按照设定好的程序飞向目标,但是一进入三百至两百五十公尺的范围内,覆盖“沙拉曼达II”的流体金属装甲就会分解、重组成截然不同的形态。

    原本流体金属装甲是一种被动防御措施,常温常压下呈现液态,由中央处理器发出特定周波数的电磁讯号促使流体金属发生质变,根据需求来转变为不同形态的材质应对各种攻击。有时候可能是类似渗碳钢装甲,有时候是复合装甲,有时候是间隔空隙装甲,除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高输出的常规兵器直击命中,一般的攻击都能防御下来。但随着计算处理能力和观察能力的提升,流体金属装甲也可以用于中近距离攻击。比如组成鞭子或刀刃,将敌人切成碎片。

    如果继续提升处理能力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答案就是眼前这一幕,主动防御式流体装甲。

    不是被动承受攻击,而是像近防炮拦截导弹一样,在对方的攻击进入有效杀伤范围前就把它打下来。

    从“沙拉曼达II”表面分离出来的流体金属一边延展,一边以超音速流动,犹如发丝般纤细的流体金属丝同时兼具锋利和韧性,编织出绝对致命的防御圈,任何进入以机体本体为中心展开的半径三百公尺至二百五十公尺的球形区域的物体都会遭到以四至五倍音速劈砍过来的流体金属丝的狙击,不要说是导弹、火箭弹,就算是“石斛兰”表面的复合装甲都承受不了这种斩击。

    或许有人会问,不是还有粒子炮吗?导弹穿不过去,总不见得粒子束也会被劈开吧?那可是瞬间能将几公尺厚的金属汽化的高温粒子束,头发丝一样细的流体金属还没碰到就会蒸发吧。

    诚然,这是正确的见解。

    只针对流体金属防御圈的话,这真的是无比正确的见解。

    实际上法夫娜一直没有停止用粒子束和雷击术式进行攻击,可“沙拉曼达II”依然毫发无伤。

    其原因就在于第二层防御——新型感应兵器张开的红色磷光。不管是粒子束还是雷击,一撞上薄雾般的红色磷光就会被弹开,根本碰不到对方。

    双重防护,再加上高机动性,要想打下“沙拉曼达II”,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相对的,面对重武装重防护的“石斛兰”,“沙拉曼达II”也缺少能够一击制胜的手段。电磁炮无法穿透“叹息之墙”和复合装甲,近距离的白刃战或许有机会,但见识过对方操控雷击能力的“沙拉曼达II”也很忌惮对方不顾自身安危,在近距离释放强力雷击术式。自身的抗电磁脉冲措施面对前面那几发强力雷击时,是否能有效发挥作用,人工智能也无法给出确实的回答。

    于是情况就这么僵住了,双方有来有往,但都无法打开局面,只能不断重复着几近无聊的攻防。

    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或许会对僵持状态感到焦躁不耐,但在生死边缘起舞的交战双方却清楚,打破僵局的契机马上就要来了。

    “沙拉曼达II”在仔细的计算核对“石斛兰”的导弹、火箭弹的弹药存量,它很清楚,在这种高强度的攻防战中,根本做不到节省弹药量。“石斛兰”虽然号称“移动弹药库”、“装满爆炸物的大冰箱”,但它的实体弹药存量终究是有限的,一旦打完存货,根本不可能在战斗中进行补给,那时候就是它的机会。

    法夫娜同样清楚这一点,而且她还清楚,对“沙拉曼达II”而言,最优先的任务是拦截、消灭搭载电磁脉冲发生器的飞行船。打爆“石斛兰”只是顺带的。距离吕德斯越来越近,留给“沙拉曼达II”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一旦发现机会,它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扑上来。到那时,她一定会给这只烦人的虫子一个大惊喜。

    怀抱着觉悟和算计,两架机体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