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5.祈祷者的对话(十五)
    杀人是禁忌。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毋庸置疑且一辈子遵守,绝不打破的规矩。就算上了战场,也有人除非必要否则绝不杀生,甚至有人宁可担任危险得多的破坏工作,也不愿上火线杀敌。根据某些学术论文指出,军队里起码有约两成的士兵在第一次上战场时是因为此类原因而不愿开火,其中又有约三成在开枪杀敌后会留下不同程度的心理阴影。

    再怎么说,新兵蛋子绝大多数都是没杀过人的普通人(用刑事犯、犯罪军人组成的部队另说),要让他们一下子从守法公民转变成合法杀人犯是有点难。是故调整新兵的心态,让他们在真正走上战场之前做好最基本的心理建设历来都是新兵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作为一种暴力装置,军队历来喜欢简单粗暴的方式。爆粗口骂人和体罚算是普遍的做法,让新兵担任刽子手上刑场杀人,充当临时收尸队在尸堆边上过夜之类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极个别残暴的军队甚至会让新兵拿活人练刺刀。只是这种办法固然简单粗暴且卓有成效,也很容易玩过头,体罚过度导致死亡,又或是精神崩溃,拖着步枪蹲在厕所里彻夜擦枪,先射杀教官,再把自己的天灵盖轰到天花板上——这样的事情也是不少的。

    对此,全能如李林也只能表示:生产螺丝都会出现个把残次品,在只要能喘气的都必须持枪上战场的总体战时期,训练合格军人的过程中出现个把牺牲者根本无法避免,人们没有那种余裕去对此指责什么。

    不过如今不是战时,马赛的情形和那些已经彻底排不上用场的淘汰品也不是一回事。

    这颗棋子有着超乎预期之上的优秀潜能,堪称拥有稀世之才却未经雕琢的原石,在充分发掘其潜力,榨干其价值之前就放手,未免有些浪费和草率。更何况他只是暂时无法接受自己杀了人,出现应激反应而已,又不是不能用。只要稍稍做一下调整,他依然是一颗在各种情形下都能排上用场的棋子。

    在越来越接近大战前夜的当下,性能优异的棋子是永远也不会嫌多的。

    前提是这颗棋子还能用,最好还是能沿着棋手给出的大方向,自己判断、自己行动的全自动棋子。

    为此,心理治疗,或者说的直白点,植入性人格诱导,是有必要的。

    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消除罪恶感。

    以嗜杀为乐的狂人喜欢的是杀人这件事本身,也有人机械的认为这是自己的任务。但大多数人并非如此,杀死别人这件事会对他们形成极大的压力。为了避免被压垮,减轻负担,最有效的自我疏导方式就是——杀了这个人是有某种意义的。

    自己的行为是有意义的,是正当的。这个人的死拥有某种意义,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不得不采取的手段,是为了保护什么,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是为了正义大义——如此坚信便可以了。内心痛苦越是激烈,通过这种将行为正当化、合理化的手法,压力便能转化升华为前进的动力。至于前进的方向是对是错,那不是需要关心的问题,与此也没有关系。

    要让某个人堕落,把他拖下去并不是最好最有效的办法。告诉他堕落的方向,然后在关键时刻从背后轻轻一推,地心引力会完成剩余的工作。

    “你瞧,马赛同学。恐怖组织也好,宗教也好,政治社团也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号、理想、理念、主张。而且撇开少数偏执激进的部分,我们就可以发现,任何一个组织,他们提倡的都是劝人向善,实现公平正义,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每个人都能幸福。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基于善意。”

    一旁的亲卫队上校撤去已经光了的餐盘,递上两杯红茶和盛满小饼干的银盘子。李林将一杯红茶推到马赛面前,看着男孩战战兢兢的接过红茶后,他反问到:

    “既然所有人都是基于善意提出的主张,他们的目标总体上也是一样的。那么为什么从来没有一个组织或国家实现过那些理想?为什么迄今为止的历史都充满了血与火、丑陋与残忍,而不是人们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共同建设美好与幸福的地上天国呢?”

    端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颤,红茶险些洒了出来。

    这个问题太过理所当然,所以一般人不会去问,也不会去思考。

    然而接触过“自由军团”,和那些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宣传画和教科书里被标签化、脸谱化的“敌人”进行过对话,接触过他们的理念,又与他们战斗之后。马赛才能真切的感受到这问题的份量,还有被说中心事的冲击。

    马赛不知道其它组织的情况,可就他自身的体验和感想来说,“自由军团”提倡的理念……很有吸引力。

    改变由种族出身决定上下等级的社会架构,解散秘密警察和特务机构,建立共和制度,给予所有人平等的议政和参政的权力,没有特权,没有玻璃天花板,没有特意制造出来的隔离,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能享受公平的权力和机会。

    任何一个生活在帝国治下的四等公民被问到,是否会期望这样的世界时,每个人的心里话肯定都是“想”。可一旦被问到:如果没有皇帝那样荒唐的战力,“自由军团”是否能建成这天国一样的世界。恐怕没几个人能斩钉截铁的回答“是”。

    这和信仰、意识形态、生命安全之类的问题无关,纯粹是没有人敢断言人类能摆脱宿命轮回,建立不朽的乌托邦。

    曾几何时,那些为理想而战,为梦想献身的人们最终也堕落成他们自己曾经痛恨的官僚,改朝换代的革命在胜利之后迅速迷失方向,最后沦为宿命轮回的一部分——过去的历史中已经上演过太多似曾相识的故事,甚至眼前就有鲜活的例子。看看成立不过三年的共和国,有谁想到那个犹如巨型疯人院一般的众议院曾经也站满了朝气蓬勃,一心为国为民的议员?有谁能保证“自由军团”取得最终的胜利之后,不会重复相同的事情?

    除非是全知全能的神,否则无人能摆脱宿命,建立起理想的乐园。

    然而神与神的代理人确实存在,身为神在地上的唯一代理人,皇帝陛下一手建立起的乐园正是帝国。

    “诚然,作为诞生没多久的国家,帝国还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正如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从血与火之中诞生一般。想要超越历史周期轮回的宿命,想要将沉积千百年的沉珂解决——这些重大问题的解决不可能靠演说、协商和多数表决,只能靠铁和血。唯有铁和血,能够抑制人们去争执谁的正义才是唯一真正的正义;唯有靠强权和力量建立起来并予以保障的秩序,人们才愿意发自内心的遵守;或许人们会抱怨,这太冷酷,没有人情味,而且还很不公平。但我要说的是,考虑到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正义,这个世界如此广阔,众生又如此繁多,要想取得所有人都认可的最大公约数是不可能的。帝国才是唯一的正解,看似不公平、不人道的秩序恰恰才是最大的人道和公平。”

    最大限度的消灭失业,确保全体民众的生存权、工作权才是最大的人道。

    最大限度的约束和抑制各种族之间的分歧,将矛盾抑制在可控范围内,不至于激化,这才是真正的公平。

    为此,秩序是必要的,保障秩序运行,对任何越雷池者降下铁拳的暴力也是必要的。

    “听好了,马赛。你没有做错什么,这不是谋杀,这是为了保持平衡而做出的选择。”

    “选……择?”

    捧着茶杯的手不再颤抖,男孩舔了舔嘴唇,重新聚焦的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皇帝。

    “世界就像一座巨大的天秤,一端是‘救赎’,一端是‘牺牲’。为了不打翻大多数人所处的‘救赎’托盘,我们必须时不时地将一些人放到‘牺牲’托盘上。唯有持续的添加砝码,才能保住这微妙倾斜的平衡。一旦我们犹豫不决,没有能够及时做出抉择……马赛同学,你觉得我们是应该尊重罪犯的生命、人权和尊严,为此不惜牺牲几百几千几万人的生命、人权和尊严?甚至冒着更多人模仿恐怖分子和无政府主义者,用暴力和破坏来行销自己主张的风险?还是为了让更多人更好的活下去,放弃不容于世界的公众之敌?”

    “应该……是后者。”

    “正是如此。所以你瞧,不管是否是处于清醒状态,做出的选择都是一样的。连续两次你都做出了唯一的正确选择,今后也会如此。所以,‘正义的朋友’,亲爱的马赛,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又有事干了。”

    或许是太过疲劳,或许是光线的缘故,在马赛眼中,皇帝微笑的侧脸比午夜夜空还要幽深、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