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2.为了祖国(二十)
    “接到发现敌舰队警报,我舰立即出动迎击,本日天晴,波高。”

    独裁官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察觉到情况有异的亲卫队队长暂停了汇报,暗自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刚才什么地方说错了,或者语意表达不够清楚。反复倒带回放几次后,他始终没发现其中有任何偏差错误,有些闹不明白的亲卫队队长只好停在原地等待独裁官的指示。

    对李林来说,这份自南大洋贾布罗基地转发的敌情通报带来的是双层意义的“意外”——似曾相似又不是时候。

    说似曾相似,是这份通报从内容到措辞像极了公元1905年5月27日清晨05:05,联合舰队司令官东乡平八郎从镇海湾向大本营发出的那份著名电报。如果是旧日本帝国海军或者海上自卫队的什么人模仿联合舰队先任参谋秋山真之发出这么一份电报,那丝毫不值得意外,毕竟IJN里没有秋山之才,却有秋山式文青病的人一抓一大把,模仿历史一直是他们最喜欢干的事情,从珍珠港、中途岛、马里亚纳、冲绳菊水特攻,电报里的“皇国兴废在此一举”和旗舰升起Z字旗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可防卫军海军……怎么会?

    说不是时候,那是因为无论是当前还是长远战略考虑,一场对马海战式的舰队决战对亚尔夫海姆不但不必要,还会引发一些麻烦的后遗症。

    要想彻底理解这个问题,首先要从亚尔夫海姆的海洋战略和海军战略说起。

    说到海洋战略,首先想到的必然是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上校的著作《海权论》,根据这一经典海军战略思想,海军的价值在于控制海洋,夺取并保障制海权。强大的海军力量有助于其所属国家对海洋的有效支配,并在有效支配的前提下充分享受其带来的利益。在这套学说中,夺取海权才是海军战略的根本目的——事实上,这仅仅是一种执行起来代价高昂的理想原则。

    海军与陆军、空军有着极大的不同,是三军中耗资最大、见效最慢、营造周期也最长的军种。如果算上配套设备、附属设施、人员养成培训的话更是如此。“百年海军”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政策的连续性和和稳健性是至关重要的,而维持这两大要素的根基则是战略需求的迫切性。

    对远未彻底实现独立,获得国际承认的亚尔夫海姆来说,来自南大洋殖民地的资源和海外据点固然不可或缺,却绝不是战略优先目标。更不可能弃决定生死的本土陆地战场不顾,挪用宝贵的战略资源去建设周期漫长、作用有限的大舰队。更不用说强化海军的行动可能会刺激到某个随时可能转变立场的现实主义岛国盟友。

    考虑到自身条件和客观环境,亚尔夫海姆的海军战略从一开始就定位为“全力保障己方通商航路,同时尽可能断绝敌人与海外殖民地的联系,破坏敌人对制海权的控制”。这种战略不要求彻底夺取制海权,其主要目标是保障本国的通商航路,在行有余力的前提下破坏对手对制海权的利用——对没有武装的商船和运兵船大开杀戒,伺机攻击防御薄弱的敌港口,彻底截断敌人的航运体系和对外贸易——以此实现战略目标。

    听上去是不是很耳熟?没错,这和魏玛共和国、德意志第三帝国时期的德国海军战略基本吻合,所不同的是德国人是有心无力才去搞巡洋战争和无限制潜艇战,亚尔夫海姆则是执着于战略时间表和地缘政治,放弃在当下去建设大舰队(李林:咱可是有血统证书的纯正欧洲提督!信不信大建一打北方宅女和波斯猫出来!;尼德霍格:阁下,钢铝油弹都不够了!咱还是回非洲吧!Σ(っ°Д°;)っ)。基于不同因素,两者都选择了具有应急性质的海军战略,一旦国家状态转为正常,也都会回归常规海军战略。德国海军的Z计划是如此,躺在防卫军海军司令部保险柜里的未来扩军计划也是如此。

    不管怎么说,现在绝不是防卫军海军表现太抢眼的时候,瓜达卡纳尔打得惨可以解释为查理曼王家海军自身的愚蠢以及和陆军之间的龃龉,被对手钻了空子。在堂堂正正的战列线对轰中被团灭则是另一回事。可以预见,已经不怎么安分的阿尔比昂势必会受到刺激,对这个岛国来说,海权直接关系到其生死,无论是盟友还是敌人,一支凌驾于其王家海军的强大舰队是其绝对无法容忍的。接下来阿尔比昂势必会进一步采取行动,这边的时间表也要相应调整才行……

    一部分思维继续讨论、提案、审议,冷彻的红瞳再次转向尼德霍格,抑扬顿挫的报告再次开始。

    #################

    大陆历1237年花月18日清晨,防卫军海军装甲巡洋舰“纽伦堡”号锋利的飞剪艏劈开清澈的南大洋,飞溅的白色泡沫和浪花为这条满载排水量19500吨的艨艟巨舰围上一条白色珍珠项链,庞大的身躯、林立的火炮、敦实厚重的船壳让每一个目睹这条战舰的人发自心底的感受到沉重的压迫感。紧随其后的是补给舰“阿尔特马克”号,和威风八面的战舰相比,补给舰显然不够看,一如跟在贵妇身后的女仆。

    热带海域毒辣的阳光炙烤着两条军舰,水兵们提着水桶、刷子、拖把在甲板上列队,准备开始例行的甲板清洗工作,“纽伦堡”号舰长汉斯.朗斯多夫海军上校叼着雪茄倚靠在舰桥背光一侧的游廊边,舰队司令威廉.马歇尔海军少将端着冰镇鸡尾酒站在一旁心满意足的看着脚下的战舰以及不远处上浮的几条潜艇。

    朗斯多夫上校是半年前上任的,作为首任舰长,他和他的水手都新的可以,就如同脚下这条战舰——因为独裁官的运筹帷幄和评议会对军事预算的锱铢必较,外带陆军、空军的扯后腿,直到两个月前,防卫军海军的首艘大型水面战斗舰船才匆匆进入战斗序列。

    撇开政治和战略上的问题,造成防卫军海军水面舰船建造落后的原因主要要归功于陆军和空军的制肘。陆军的理由是本土决战才是定生死的,没闲钱去给海军折腾好看不中用的“玩具”。空军给出的说法是战略轰炸和战场支援的活很重,如果海军能分担一部分,空军乐意吐出一部分资源给同为祖国尽忠效力的弟兄。不过嘛……我看你们钢铝油弹还有的多,不如给我们大建一条德弗林格级空中战舰,海军的活就由空军代劳吧,你看如何?

    天可怜见,要不是海军还有一票潜艇和伪装袭击舰做出实打实的战绩,海军早就被陆军马鹿和空军国贼吃干抹净了。总算独裁官还没忘了勤王忠诚、七生报国的海军,最终发话“海军还是需要水面战舰”,这才以“实验战舰”的名目通过了“战舰A”的预算,也就是现在的“纽伦堡”号。

    “纽伦堡”号标准排水量14240吨,满载排水量19500吨,最高航速34节,装设有4座3联装总计12门47倍径155㎜主炮,6座双联装总计12门128㎜高平两用副炮,6座双联装总计12门40㎜高射炮,4座730速射近防炮,4座3联装533㎜鱼雷发射装置,舰体舯部设置有机库,搭载4台水陆两用MDS、4台航空MDS,并配备有4条MDS弹射轨道。舷侧装甲82㎜,舰桥指挥塔装甲150㎜,部分区域甚至厚达220㎜。

    这条军舰拿去和二战那些插满管子的重巡比可能数据不怎么好看,特别是跟最上级和布鲁克林级这两个顶着轻巡洋舰名头的怪胎比,简直不堪入目,搁某些人嘴里的“浪费吨位典范”和“通海阀技术世界第一”的案例倒挺贴切。但前面也说了,防卫军海军战略基础是破交战,这条宝贝疙瘩造出来不是去打舰队战玩战列线对轰的,而是去当袭击舰、海盗船的。生存性和高航速是被放在首要的性能指标,以便能快速追赶目标、摆脱追击,遇到敌海军舰艇围剿时也能坚持到脱离危险区域。至于火力……先不说有没有商船顶得住12门半自动装填的155炮齐射,就算把各国那些一级风帆战列舰拉出来又有几个Hold住(朗斯多夫:我要打十个!(#`皿?))?与其将宝贵的吨位和预算浪费在已经明显过剩的火力上,不如用来强化防护,避免出现挨了一发炮弹就要回军港大修的尴尬事。

    “纽伦堡”号建成之后,海军立即迫不及待地将司令旗挂了上去,这条万吨级轻巡正式成为防卫军海军公海舰队总旗舰。虽然和空军那些俯瞰天下的航空战舰比起来稍微寒酸了点,僚舰也还是那票老底子,好歹总是终结了防卫军海军无可用之舰的历史。偌大一条巡洋舰领着众多潜艇和袭击舰在碧波万顷的南大洋上演着一个个群狼闹海的惊魂之夜,也算是驰骋大洋,威风八面了。

    就在朗斯多夫舰长沉浸在事业有成的快意时,一名水兵快速穿过防爆门,一路小跑着冲入舰桥,匆匆敬了一礼后将一个活页夹递给通讯参谋。通讯参谋多米尼克少校扫了活页夹上的纸张几眼后转身跑向游廊……

    “‘纽伦堡’号前进三!”

    朗斯多夫的命令透过广播系统传遍全舰,车钟连续三次鸣响,甲板下电动引擎的轰鸣与全舰集合的哨声一道响起,船员们带着紧张和亢奋的表情在船舱内蹦跑着,脚下的战舰开始加速,左舷边的“阿尔特马克”号正在转向,渐渐落在“纽伦堡”号的身后。

    属于“纽伦堡”号的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