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2.为了祖国(十八)
    权力。

    无数人为之疯狂,无数才智卓绝之士穷极毕生攫取权力,权力的游戏不见硝烟弥漫,俯瞰脚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的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累累白骨。

    真正能理解权力的定义,将之单纯视为工具的人可谓少之又少,能超脱欲望和诱惑,效能化、合理化使用权力的更是万中无一。

    纵然是英名留史的凯撒在权力的诱惑下也会掷出骰子,悍然渡过卢比孔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直至最终被刺杀。面对权力的诱惑,能真正彻底抗拒甚至无视的,除了超凡入圣的贤者,恐怕就只有非人类罢。

    “愚蠢这种病是不分国界和种族的。”

    尖刻的话语在空气中嘶嘶作响,如果是凌驾于亿万生命和法律之上的专制君主说出这样的话,恐怕臣下当场就要跪倒请罪,并且战战兢兢的揣测雷霆和雨露分别会降临到谁的头上。

    李林不是专制君主,纵然有着“超越种”、“神意代行者”的头衔,还具备“亚尔夫海姆独裁官”这样具体的行政职位。但他终究不是彻底的独裁者,诚然无论是评议会主导权、财团的运营、军队的召集调度等等权力都在李林手里,但在形式上,李林依然保持着对评议会老爷爷、老奶奶们的尊重,此外为了消弭不同派系因手中无权而产生的不满,避免这些势力团结一致,既要提供供他们争夺的权力糖果,也要煽动他们彼此间的裂痕。

    所谓帝王心术,大抵便是如此了。

    距离那种一言而决、再荒唐命令也会不折不扣被贯彻的的独裁者,李林还差得远。

    他本身就缺乏欲望,权力于他不过是工具,仅仅只是为了达到最终目的而不可或缺的工具之一,从来都不是用来自我满足和攫取利益的刺激游戏,更不是精神药品。对他来说,实现被赋予的使命是比任何事情更为优先的课题——为了达成这个目的,精灵阵营各个派系的同心协力是必要的。姑且不论今后的情形,现阶段因为些许权力和利益纷争导致阵营内部产生龟裂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如此简单的事情,执行的过程中依然会遇上叫人无语的状况。

    《因应时局建设民兵提案》,简称《民兵提案》,剔除冠冕堂皇、毫无意义的部分,核心内容其实就一句话,以充实后备力量的名义,组建及充实由毫无战力的乌合之众组成,但听命于评议会的民兵团,用来和独裁官及军方打擂台。

    能在战时提出这种明显是扯后腿的法案,该说某些老爷爷智商感人呢?还是该说这些家伙才是自己口中“该被天诛的国贼”呢?是不是该联系一下“忧国骑士团”的右翼青年们,让他们齐唱《昭和维新之歌》,高举“尊皇讨奸”、“七生报国”的旗帜,以宁死不做平成豚的决意和勇气,冲到老爷爷们的家里,展示一下精湛的砍人技术呢?

    可惜政治并不是靠一言不合就砍人来运作的。

    说到底,提出这个脑残法案的评议员们自己都没指望会通过,万一真通过了,他们自己就会动手废除。这看似脑残的行为其实只是宣誓自己的政治存在,提醒一下独裁官和民众,评议会还没被解散,议员们还没回家养老呢。

    一旦被人遗忘,没有人愿意追随和提供资源,政治生命即宣告结束——这就是政客这种生物的生态。老爷爷们的小花招或许有点不上台面,至少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真正叫人头疼的却是查理曼和财团勾搭上的那一票货色,这群连最起码的底线和规则都不要的家伙才叫麻烦。

    在李林的战略规划里,直到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原查理曼的官僚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这些地头蛇在政权过渡交接、清除前政权残余力量、清剿反抗力量等等重要任务上都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使用的当的话,占领及战后稳定的工作会顺遂很多。精灵阵营也不用像昭和二十年之前分散在华夏大地上的“蝗军”们一样,永远都在感叹“狗到用时方恨少”了。

    问题是狗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派不上用场的,甚至会反咬主人一口的疯狗,任何时候都是不能留的。

    “乐观精神是人类生存战略中必备的要素,可乐观不能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实际支撑的盲目乐观更是一剂甜蜜的毒药。“

    将一份份满是虚妄与恐吓的废纸丢进废纸篓,独裁官撂下尖酸的评语。

    任何时候,潜伏在对手内部的叛徒都是莫大助力,但这些依靠背叛谋求利益的家伙绝大多数不值得信任,对形势的判断能力更是良莠不齐,如果再加上“盲目乐观”这个危险的添加剂,经常会产生一些让人哭笑不得或者头疼万分的化学反应。

    ——比如以自己背叛的价值勒索利益什么的。

    失去道德约束的人可以毫不介意地将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视为商品,他们关心的只有手中利益的多少,越是堕落,眼中越是除了利益什么都看不到,判断能力也越是低下。如今查理曼内部的部分官员完全可以用来充当此类蠢徒的典范标本。

    战争开始阶段,防卫军势如破竹般冲向吕德斯的时候,效忠书如雪片般通过各种渠道堆积在独裁官办公桌的案头,邮政管理处差点被活活累死。等到某圣少女高举金色鸢尾花战旗,将防卫军送回出发地时,效忠书也随之缩水。等到最近出现了那么一点双方可能会长期僵持、拉锯的迹象后,发往独裁官办公室的信件再次多了起来,内容却不是之前千篇一律的阿谀奉承,而是各种“补助”、“协力”的要求,一部分人还直接附带上了金额。

    或许他们觉得这将会是一场血腥漫长的三十年战争,甚至是百年战争,自己可以游走于吕德斯和亚尔夫海姆之间攫取利益,利用双方的矛盾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如果时机合适,还可以和第三方协作,建立自己的国家——这绝不是想象,种种迹象显示,亚尔夫海姆在海峡对岸的盟友按捺不住自己的搅屎棍天性,正在通过种种渠道接触和物色可堪一用的政治角色。显然他们也准备视战局发展,调整自己的位置以及整个局势。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非常现实主义,也非常阿尔比昂。

    只可惜这是一个基于错误判断的错误决策,只是白白耗费时间和金钱。至于查理曼那群看不清现实的愚妄之辈……托他们自己之福,亚尔夫海姆获得了一份早期清洗名单,也确定了一笔合法收入,最后还获得了一份挞伐前政权、讨好查理曼普通民众的绝佳素材。

    “……侵略者的德政,终究只是一种伪善。”

    吐出像是预言又像是总结的话语,独裁官调整了一下坐姿,身下突然传来一阵难耐的呻吟。

    ……椅子不会发出奇怪的“嗯~”、“啊~”的声音。

    可如果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替代了椅子的话。

    比方说,某条化作正太形貌,四肢趴跪在地上,面色潮红,吐出足以让地板发红的灼热吐息和让人想入非非的奇怪声音的黑龙。

    作为对“非法出版物事件”的处罚,尼德霍格在一周内代替独裁官办公室的椅子,以全身全心侍奉那位至尊,通过羞耻磨砺自己的忠诚度——原本应该是这样的,可看他如今这模样……与其说是接受惩罚,不如说在享受。不得不让人怀疑亲卫队队长阁下的性癖和取向。

    享受归享受,身为臣下的谏言之责却不会被遗忘。

    “……阁下,交给德基尔真的没问题吗?”

    他指的正是罗兰。

    即使抹掉情感色彩和私心,这也是个相当不解风情的谏言,如果边上有什么小人弄臣在场,只怕当场就要弹劾亲卫队队长“蛊惑君心”、“干扰圣断”了。不过亲卫队队长也有他自己的主张,在他看来,不论好坏,任何关联到国家安定的信息和问题都必须在第一时间让独裁官知道。暂且不论独裁官做何裁断,隐瞒和迟滞信息乃是渎职和不忠,对此没有任何辩解余地。

    所幸他侍奉的是一位兼具严苛和纳谏两大优点的杰出主君,透过冒犯的动作,他完全明白尼德霍格想要表达什么。

    “你是觉得德基尔不适合心理诱导这种细腻的工作,交给擅长看穿人心的杰勒斯,效果会更好?”

    “阁下明鉴。”

    七宗罪从根源上就不存在“忍耐”这一概念,如果懂得忍耐,他们也就不会成为原罪了。

    德基尔不像格利特和格拉托尼那样近乎暴走,却也不是什么喜欢矜持的类型,完全就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典范。先不说让这脑袋里满满都是精虫的货负责此类任务合不合适,按这货习惯和人聊着就聊到床上去的习性,罗兰的贞操就是个大问题。

    “首先,他还具备最起码的分析判断能力,清楚搞砸事情后有什么等着他;其次,从头到尾我都有监控事态的发展,在他干出蠢事之前,我就会让他后悔自己曾经有过愚蠢的想法;再次,罗兰的精神承受力还没脆弱到遭遇些许挫折就会出现可乘之机;最后——”

    画上一个漂亮的画押,限量定制版勃朗峰金笔套上笔帽,带着新鲜墨迹的文件放在一旁,略显纤细的手肘撑着桌面,挡在鼻翼前方的双手遮挡住微微勾起的嘴唇。

    “无论最后会达成什么样的结果,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损失,也没什么可意外的。”

    李林确实有把罗兰培养成英雄的想法,最终目的却不是“英雄”本身,而是通过“英雄”获得答案。

    逻辑上看似毫无问题,但有一个绕不过去的矛盾。

    英雄。

    不该是自己“主动”站出来的吗?

    因为必要所以才刻意制造出来的,也是“英雄”吗?

    光凭一个人的活跃,世界根本不会为之改变。就算发生了改变,也不过是被刻意营造出来的表相——哪个世界都是如此。

    无数次在现实之壁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不断反复挑战严苛冷酷的世界,饱尝冷眼和蔑视,依然矢志不渝地坚持信念,不厌其烦地在绝望的沙漠中翻找一粒名为“希望”的沙尘。

    ——如此特异于凡俗大众的存在,才是所谓的“英雄”。

    现在的罗兰,还不够格。

    “如果目睹了人类这个种族令人绝望的黑暗面,亲身体验到人性的丑恶,明白到人类社会是多么不可救药,他依然能跨过这个心理障碍继续前进成长,那么塑造英雄偶像的计划便可加速完成。如果他就此一蹶不振,那么就乘虚而入,诱导他和周遭女性发生关系,确保优秀的‘英雄后补’,从长远来看依然有利于整个计划及系统的构筑。哪一种结果对我都没差,因此德基尔的表现如何完全可以忽略,我们只要耐心等待罗兰那边的结果即可。”

    “可如果……“

    “没有如果,和全世界比起来,一个人的命运根本微不足道。”

    斩钉截铁的话戛然而止,尼德霍格也配合的结束了他执拗的提问。没错,世界的重量面前,人命连蝼蚁都不如,为了达成新秩序,历史的车轮需要足够的鲜血来润滑。

    一个人,什么都不是。

    然而——

    人心既软弱又坚强,丑陋也美丽,复杂多变的人心并不是二选一的答题机器。没有标准答案的心,真的会按照逻辑和算计亦步亦趋的运作吗?

    纵观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挑战极限的历史,无知无畏的向“禁忌”、“不可能”发起冲击——这一毫无逻辑的行为正是这个种族的天性。纵然是极端绝望的环境下,他们依旧会怀抱希望的种子,等待着传承者孕育出足以打破绝望的果实。

    如此这般不断的赋予试炼,是不是也等于在孕育“打到李林和母神”这一危险的可能性呢?

    李林并未遗漏这一点,从不犯错的他绝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他只是不在乎,就像扔给罗兰一个又一个试炼一样,毫不在意。哪怕罗兰很可能在下一个试炼里崩溃甚至死亡,他依然会毫不犹豫的抛出试炼。

    这不是冷酷无情,不是毫无来由的自信,更不是乐此不疲。

    只不过。

    人类的内心,他从来不想去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