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20.假面具(十)
    一支小小的商队在平原移动。

    有了铁路后,货物运输的形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大大小小的商户都愿意用火车这种快捷便宜的手段,但离开铁路后,依旧只能靠传统的手段将货物输送到不同地点,在基建落后的区域,这种情况更为普遍。

    这支商队也是一样,车厢上载运有大量重视实用性的耐用商品,此外还装备了对强盗、怪物用的武器和附加铁板——但无论是多么坚硬的车体,终究有其极限。

    商人们远远看见天边闪烁着诡异的赤黑光芒,正对异象惊诧莫名时,巨大的火球呼啸着划过天际,坠落于远处。

    质量3000吨的登陆舱以秒速20公里坠落到地面的瞬间,加速过程中积累的动能、覆盖在舱外的摩擦热能、急剧变化的空气压力、空间相位移防御系统的能量转移……诸多力量汇集与一点,与刹那释放的结果。。用一个词就能概括——毁灭。

    相当于同时引爆18万吨tnt炸药巨大能量化作高热爆风,裹挟着高温高压的冲击波以47马赫的速度扩散,曝露在数千度的高温气体冲击下,商人们瞬间碳化、吹散,熊熊燃烧起来的马车像玩具一样被吹飞,高温风暴转眼间给生机盎然的平原染上死亡的色彩。。…。

    跨过数公里的距离,威力略微减缓的冲击波扫荡至列车,罗兰仅仅来得及喊出声音,高热风暴便已经冲到面前。所有人本能的举手遮挡前方。并且闭上了眼睛,但死亡和灼热并未降临,甚至连空气流动都没有变化。

    睁开一道缝,比热浪扫荡大地更加惊异的现象出现于法芙娜等人的眼前。

    大量八边形发光屏障在列车四周筑起堤坝。列车右侧——也就是面向冲击波的那一侧的光之墙壁与地面形成45度夹角,呼啸的热冲击波就这样沿着发光的斜面越过列车继续前进。

    “叹息之墙……”

    罗兰小声呢喃出光之壁的真名,眉毛皱了起来。

    就在刚才,“纺轮”已经被解除,加上黑钻纺锤体坠落时搅动玛那,周围已经恢复了魔法使用能力。但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同时启动如此数量的“叹息之墙”。排列成应对冲击波的最佳模式。这份实力足以叫几乎所有魔法师拜服。但既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又何必搞这一出夸张而不必要的表演?还是当着整整一列车的人的面?。…。

    怀揣着疑问和不详的预感,罗兰攥紧了拳头。

    热冲击波散去。回流的空气形成大气漩涡。漩涡的中心。也是天降之物形成的深坑中心。纺锤如同花蕾一般张开,在四片宽大花瓣的中央,拄着文明杖的优雅身姿自暴风中心显现。

    身穿极具贵族风格的酒红色礼服。左手拄着镶嵌宝石的文明杖,右手晃荡着品酒用的大号酒杯,红宝石一样的眸子注视着同色调液体流动的姿态,乌鸦一般的黑发微微晃动,俊郎的脸孔流露出一副极尽理所当然的的神态。

    乍一看和随处可见的纨绔子弟别无二致,然而这一瞬间,瞩目黑发少年的人们全都寒毛直竖。

    这个人——如果能称之为“人”的话——是在爆炸正中心出现的。

    纵然那块巨型黑钻硬度超强,可能还用特殊的术式吸收缓冲了撞击的力量,但放眼周围高热袭击后宛如地狱荒漠般的景象,还有那个直径数百公尺的大坑,谁都不会觉得有人站在那种地方的中心,一脸悠闲的品尝红酒会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

    况且,在对超常现象进行理性思考的结果之上,人们基于某种更本能的感觉产生了畏惧。

    烟雾渐渐散开,神秘人物侧转脸孔,朝着列车翘起嘴角。

    “万幸万幸,我还以为会迟到呢。”

    意识到对方在笑的时候,满含歉意的声音自背后传来,扭头看去,原本在远方的神秘人物正在车顶——自己的背后。

    “真是有够夸张的赶时间方式。”

    最先从震惊中清醒的罗兰低声说到,谁都能听出话语里的责难之意。

    “别这么说,我可是有好好把速度控制在秒速20公里。要是以秒速80公里降下的话,可不是威力变成4倍那么简单。届时坠落的能量相当于300万吨炸药,不但会砸出直径1公里的陨石坑,方圆60公里都会笼罩在爆风之下,假如坠落地点是人口密集的大都市。。大概会死几百万人。”

    “诡辩。”

    罗兰小声嘀咕着,故意把脸别开,视线触及周围地表时,右手再度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高热冲击波拂过后,地表覆盖着一层焦黑,在高热高压下,黑钻同样亦惨遭粉碎,那些模仿动植物的奇异物体化为散落一地的碎块。然而,冲击波才离开2分钟,黑钻再度在地面蔓延,重复着之前的演化历程。。…。

    “那才是‘沸腾镜界’最初的用途。”

    李林那洞悉人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罗兰转回来的脸上露出僵硬的表情。

    “最初的用途?”

    “没错。那原本不是兵器,而是用来将极度恶劣的环境改造成有机生命也能居住的工具。”

    地球环境化(terraforming)计划,最初实验对象是常温零下30度。0.006大气压,没有水的火星。为使其适宜地球人类生活居住,将其极冠地带的干冰融化,利用二氧化碳促使气压、温度上升,融解地下冰层形成海洋,再将海藻、青苔、蟑螂送至火星,慢慢构筑起接近地球的生态。但此过程太过耗费时间,制造出接近于地球高山的环境就耗费近百年。期间还发生蟑螂变异。进化出称为“火星大强”的类人猿变异生物事件,以及驻屯人员闹独立建立封建体制国家等高危事态。在此之后,利用无机生命改变环境的计划就被正式提上日程,并最终获得了成功,决定和人造生命体相结合,一道投入地球环境恢复计划。

    有机生命从单细胞核到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用了三十几亿年。一天就能更新数十世代的无机生命只用几十年就能再现出这个过程,加上其高速的扩张速度,对物质的变化操作能力。不畏高温、辐射、超低温、环境污染的特性。用于改变星球环境最合适不过了。只要配合人造生命的运用。确实控制无机生命的进化存亡,用十几年时间将已死的星球重新变成人类的乐园不是梦想。。…。

    “不管怎样的极限环境,它们都能生存下去,用来改造环境实在是在合适不过了。当然。就和所有工具一样。也能用在破坏上。”

    李林把玩着酒杯。赤红眼瞳微微偏移,朝着正在挣扎的男人揶揄到:

    “你也有同感吧,阿兹达哈卡。”

    “明明是一堆狗屎理论。居然还能说的像是那么回事似得,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吐掉带血的唾沫,阿兹达哈卡倨傲地扬起下巴。

    “哟,好久不见了,怪物,今天没穿黑衣服出门?”

    “就算是我,面对女性的执拗也会败下阵来。‘偶尔也要注意换换风格,避免在孩子眼里留下刻板印象’之类的意见也确实有道理。”…。

    “那还真是可惜,本来那身没品位的丧服可是很适合现在用的。”

    “是这样吗……”

    困扰似地耸耸肩,李林转向一边问到:

    “圣女殿下又是怎么看呢?”

    “如果阁下经营丧葬业,或者愿意成为神职人员,黑色丧服确实与您相称。”

    彬彬有礼的搭话,不知何时站在罗兰身旁的狄安娜圣女提起裙角微微躬身,雍容优雅的致意在快要错乱的男女们之间回荡。。…。

    “终于见到您了,超越常世者。为了不让无关者打扰第一次接触,我已经让车厢里的乘客都睡着了,希望眼下的谈话环境能令阁下满意。”

    “好说。”

    诡异的沉寂横亘在空气中,罗兰看着风度翩翩的李林和仪态雍容的圣女,内心深处极为动摇的少年竭尽所能表现出不为所动的模样,但只要仔细留意。。谁都能察觉毅然表情下的些微裂缝。

    事态完全超出他原先设想的范围,用“急转直下”来形容在适合不过了。

    自开始交战以来,他一直认为这起事件是阿兹达哈卡为了避开“意志之墙”,用故意闹事的笨拙手法曝露亚尔夫海姆的存在。但李林从容的态度,姬艾尔的发言表明,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看似胡闹的背后,隐藏着某个不为人知的阴谋。

    虽然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但教会很可能早已知晓或者推测出李林的存在,利用了送上门来的阿兹达哈卡,将李林引诱到这里。而对教会的阴谋设计,李林恐怕也早已察觉,怀揣各自算计,双方隐藏在幕后利用这个事态,进行各自的计划……。…。

    (简直就是阴谋论。)

    心里如此自嘲,但罗兰亦清楚。政治并不是能以通常道德去约束、衡量的世界,表面上高举道德大义的旗帜,背地里若无其事地拟定种种阴谋诡计,设计陷害别人——这种事情在权力场上比比皆是,亚尔夫海姆的执政官、教会的圣女,皆是深谙此道之辈,即便真是如此,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只是如此一来……

    “看起来大家都有点懵了……这样吧,接下来就由在下来推理解释一下,圣女小姐意下如何?”

    “这样也好,我也想见识一下阁下的推理能力,看看能打几分。顺带一提,我的打分标准可是很严格的。”

    “那我就开始了。”

    清清嗓子,李林从容开口。

    “该从哪里说起?嗯……还是从最开始的地方,作为母神在人间的代理人之一,你们一直和历代神意代行者保持某种程度接触,当然。这仅限于被选中的对象是人类的时候。如果是其他种族,比如兽人,则是由玛法正教会负责类似的接触……或者说监视和支援工作。”。…。

    虽然将对方视为非消灭不可的异教,但伊密尔和正教会的都是母神用来干涉智慧种的手段和代理人,就好像一家公司的财务1科和财务2科,而神意代行者则可以视为实务执行部门,彼此相互协作,构筑起母神干涉世界体系的重要力量。因此教会最高层有那么一两个接触母神的渠道,也不是意外的事情。

    能称得上意外的。是神意代行者。

    “几十年前。某个神意代行者放弃了任务,和本应抹杀的对象一道消失了。虽说这是那位传奇人物的独断行为,但作为负责监控的教会难辞其咎,为了挽回事态接连派出杀手。但结果都归于失败。其结果并不仅仅只是损兵折将。更致命的是。教会在某位大人眼里的价值,乃至过去体系的可行性都需要重新审视。说白了,就是被上司觉得靠不住了。”…。

    李拿度的叛乱很明确的宣示了一个真理。无论如何进行管理支配,人类总是会抗拒支配。这并非简单的不满,而是根种植于智慧生命遗传基因上的叛逆本性。教会固然是执行神意的代理机构,但组成教会的亦是人类,无法保证有一天这个组织不会失去控制或者无法履行原本赋予的职能。基于这一点,母神对教会的态度也出现了微妙变化。。…。

    “信任这种东西,失去很容易,想要挽回就难了。特别是被上司认定为无能的下属,哪怕不至于马上被开除,危险的先兆可是会一点点露出来的。比如说——”

    “选出新的神意代行者也没有通知教会一声。”

    截断演说,姬艾尔笑了起来,那是符合圣女身份的端庄笑容,但在罗兰眼里莫名的有些扭曲。

    “如果满分100分的话。。这个推理至少能打90分以上,接下来就由不才小女子来说明吧。正如您所说,我们对母神迟迟未选出神意代行者一事感到非常困惑。正好在这时,v.e财团开始兴起,各种新技术突飞猛进,改变人们的生活和诸国间的势力平衡,从那时起,我们就隐约察觉到在财团背后有一股不寻常的存在了。”

    “果然……经常抹杀推动技术和文明进步之人的教会居然一直没对财团动手,我早就觉得奇怪了,是接到了指示,不要去管财团吧。”

    “没错。考虑到财团推出新技术、扩张势力的速度,很自然会推测,财团背后是不是有神意代行者撑腰。不过这也只是猜测,面对难以渗透的财团组织体系,我们也很犯愁。正头疼的时候,躺在那边的先生来拜访了,说是有意想不到的事物要让我们见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教皇猊下和我决定利用这个机会,与新一代的神意代行者接触……”。…。

    “为了试探新任代行者的想法,以及推动技术进步的真意,进而为教会今后的定位和战略提供依据,最好能借此机会巩固教会的地位。”

    摊开手,黑发少年发出索然的叹息。

    “我倒是不介意行事大张旗鼓,不过没有意义的话,又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

    “没有……意义?”

    姬艾尔的笑容没有变化,圣洁无邪的脸孔上看不出任何情感波动,纯粹感到困扰一般发出反问。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小姐。”

    回应姬艾尔的并非李林,众人同时移动目光,转向一侧。

    “你会和蝼蚁做交易吗?在他眼里。你们……不,应该说这世上一切生物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啊。”

    裸露出机械化半身,阿兹达哈卡发出不折不扣的嘲笑。

    教会的想法,他从一开始就隐约揣测到了,对教会利用自己来接触李林一事,阿兹达哈卡并未感到懊恼,只是发自肺腑地感到人类这种生物有多可笑。

    要跟超越种接触谈判?要利用超越种来巩固权势地位?。…。

    这实在是有够不知天高地厚的冷笑话,无论有无母神赋予的种族顺位,李林原本就和这世上一切生物处于完全不同的层次。人类也好、兽人也好、古代种也好,再怎么挣扎都无法与其抗衡。在没有任何足以与其对等的力量来支撑的情况下,想要和迥异于众生,近乎于天灾般的怪物传达自己的想法?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圣女小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只要愿意,毁灭世界对人家来说都是小事一桩啦。”…。

    “再怎么说,这也太……”

    “虽然很笼统,但阿兹达哈卡说的是实话。姬艾尔小姐,如果我认真起来的话,恐怕这世上7成的生物连痛苦都感受不到就会消失了。事实上,只要沸腾镜界吞掉塞雷斯大小的土地,或者占领几个海岛,就已经足够在1个月里灭亡近9成的有机生物。”

    怎么可能——

    这是每个听众不约而同的想法。如果说是靠黑钻恐怖的增殖扩张能力,把人类逼到绝境。那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占领几个岛,或者是吞掉塞雷斯就能让生物毁灭9成……这已经不是夸大其词,而是妄想了。。…。

    在莫名其妙和怀疑交错的视线中。。唯有罗兰对李林投去警惕的眼神。

    环顾四周,李林耸了耸肩,脸上摆出苦笑。仿佛看见了一群笨蛋学生的老师。

    “看起来大家不太相信呢……也罢,就让那边的小伙子来替我答疑解惑好了。”

    “我?”

    罗兰一时间不知道李林到底在说什么,很快,他摇了摇头。

    “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我怎么可能知道答案。”

    “别说丧气话啊,还没做就说自己不行的男人,可是会被女性讨厌的。也没那么麻烦啦,只要给个提示,你就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李林冲脸快皱成一团的罗兰一笑,说到。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战斗呢。体力、精神都应该出现相当损耗才是,现在感觉如何?”

    握紧拳头,暗暗使力,罗兰的脸孔更加迷茫了。

    尽管已经休息了一小会儿,但仅仅只是一会儿,体力已经不可思议的恢复了。

    没有启动强化系术式,也没有补充食物或者运动饮料,但体力确确实实恢复了。。…。

    “第二个问题,呃,先声明,好孩子不要模仿这个。”

    李林摆弄着一个漂亮的银烟盒,那是阿兹达哈卡的东西,不知何时到了他的手里,只见他点燃香烟,夹着香烟的手举了起来。香烟前段冒出猛烈燃烧的火苗。

    “两个现象凑到一起,你应该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

    罗兰蹙眉凝视剧烈燃烧的香烟,他不是烟民,但也知道那绝不是正常燃烧的方式。仔细观察没有发现有动手脚的痕迹,摸不着头脑的少年垂下视线,盯着握紧的拳头。

    剧烈燃烧的香烟;

    快速恢复的体力;

    两者间必定有一样同时发挥作用的物质,说到能助燃,又能让人振作的东西……

    “氧气……”

    少年呢喃出答案,重现抬起的脸孔变成犹如纸张一样惨白。

    “恭喜答对。”

    轻轻弹掉烟灰,李林以丝毫不变的轻松语调回答。

    “通过改变大气成份,增加氧气浓度,1个月足够世界冰封,万物灭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