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8.远征终结(五)
    对学生来说,午餐虽然不及早餐和晚餐那么丰盛,菜式相对单调,但自由放松的气氛却是后两者是无法比拟的,无拘无束的午餐时间总是充满了欢笑。

    但现在,某个班级里洋溢的气氛却异常紧张。

    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尽量远离讲台,并且用课桌或其它什么来充当掩体,淑女们躲在更靠后的位置,在她们前方是充当盾牌的大无畏男生们。

    每个人都绷紧了脸,呼吸急促不安,额角渗出汗水,眼睛紧盯着一个小心翼翼靠近讲台的身影。

    那位全身被铁甲覆盖的勇士一步步接近讲台,每一步都透露出十足的谨慎,当他走到距离讲台只剩一步,双手缓缓举起时,所有人不约而同戴上号称看太阳一整天都没事的墨镜和据说连危险种喷出的毒雾都能防住的口罩,同时压低身子。

    如果有防卫军的官兵目睹此情此景。。他们会认为这是一个勇敢的工兵在进行排爆作业,然后会本能的寻找掩蔽物,同时默默为这位在“拆弹部队”服役的弟兄祈祷,希望母神保佑他不会死于炸弹爆炸或毒气。。…。

    但事实上,摆在讲台上的并非没有爆炸的毒气炮弹,也不是每个步兵都不愿遇上的反步兵地雷,更不是用5枚大口径炮弹串联起来,足以把整栋教学楼瞬间拆除的IED,而是一个小小的、用黑天鹅绒布包裹起来的四方形物体……也就是俗称为便当的饭盒。

    在场的每个学生,包括颤抖着解开包袱的那位都清楚这是便当。不是炸弹、毒气、地雷或别的什么能在瞬间造成大量伤亡的玩意儿,但在他们心中,全世界所有血腥、恐怖、恶毒的东西绑在一起,其威力也不及这个便当盒的万一。

    那是更加纯粹的、单方面行使毁灭的恐怖存在。

    丧服一样漆黑的外包装已经解除完毕。那个恐怖至极的存在,与世间的间隔只剩下薄薄的盒盖而已。

    母神保佑

    不知是谁带的头,学生们一起在胸口画了个十字,穿铠甲的勇士将又冷又硬的唾沫吞进肚子里,伴随着越来越粗重的呼吸,搭在盒盖上的手慢慢用力

    “怎么了?你们在搞什么?”

    吉尔.德.莱斯男爵一如既往的推开教室门。接到“你们班正神神秘秘不知搞什么”的通知后。好不容易从加尼叶歌剧院的别离(?)中恢复过来的班主任迅速赶到教室,打开紧闭的房门。…。

    “老师。别……!!”

    “我的眼睛!!!”

    学生们的警告未能说完,男爵刚从某位“魔女”的“整容之插”下恢复的双眼再次遭遇重创。在男爵捂着眼睛倒下的那一刻。“我的氪金眼镜!”、“口罩没用了!”、“救命。我不能呼吸了……”的惨叫和玻璃碎裂跌落地面的脆响,人体在地面打滚挣扎的沉闷声音、使魔和飞兽垂死挣扎般的悲鸣响成一片……

    作为历史悠久的贵族学校,国立魔法校园应对突发事件的效率可谓高效。

    不到一刻钟时间。教学大楼和附近的区域已经被彻底封锁,每隔五码就有一位全副武装的近卫军士兵,牵着驯化危险种“炎犬”的双人小组四处巡逻,枪法精良的火枪手占领所有制高点,所有通道都布置了一门6磅炮,在外围还有骑着奔龙负责警戒的龙骑士,狮鹫骑士们在学院的天空不停地绕圈子。

    “看起来像生物研究所发生……危险物质泄漏。”…。

    放下医务室的窗帘布,蜚蠊最终还是没把“生化危机”这个词说出来,尽管两者毫无可比性,但处置方式却惊人的相似。唯一的区别是这里没人穿防护服带防毒面具,也没有坦克、装甲车和MDS……。…。

    “不是像,就是一回事。”

    躺在床上的罗兰用仅剩的那点力气反驳,声音就像蚊子一样微弱。

    “那家伙的料理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物质,没有之一。”

    同样躺在病房里的同学们对此表示高度认同,但他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他们并没有把那盒鬼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吃下去,但仅仅是冲击的余波就让他们深刻体会到“究极的黑暗料理”是怎么回事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甚至无需直接接触就能让受害者眼瞎舌烂。

    眼角余光瞥向一旁,此次“杀人料理泄漏事件”最大、最直接受害者的惨状印上蜚蠊的视网膜。

    可怜的吉尔.德.莱斯男爵到现在都还没清醒。。只见他身体蜷成一团,佝偻的手脚颤抖个不停,脸孔浮现一层诡异的青色,半闭的眼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鼓起,肿胀的石头伸出嘴巴外面,白沫从嘴角不断溢出。

    “真像一只青蛙。”

    负责送便当的杀手评论到,丝毫不顾他人的感受。

    “不过我也没想到有人吃了那种东西还能活下来,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少爷你更不像人啊。”。…。

    “轮不到你来说。”

    仅仅略微提高音量就几乎耗尽了力气,缺乏力气抑制的肚子马上穿出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原本就虚弱的脸孔皱成了一团。

    尽管从小就接触过某人的黑暗料理。培养出了一定的免疫力,但这一次……出乎意料的厉害。如果真的按照蜘蛛提议的那样,丢在战场上的话,恐怕真的会让交战双方撤军。

    当然,那是在前线还有人能活下来的前提之下。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立即回去吧。”

    罗兰有气无力的说着。蜚蠊的任务是监视他吃完便当,只要他还在这里。罗兰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可怕的食物距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至少在这段时间内,他希望自己能好过一点。

    “如您所愿。”

    出乎意料,蜚蠊干净利落的一鞠躬,退出了房间。

    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背影,罗兰皱了皱眉。

    可疑。

    这并不是指蜚蠊的行为可疑,清楚某个人扭曲人格的真面目后。他的任何行为在旁人看来都会变得可疑。更何况蜚蠊还是个以杀人取乐的危险份子,保持对他的怀疑才是正确的保命之道。。…。

    但比起蜚蠊的行为,让这个杀手来负责送料理本身更显得可疑。

    也许那份料理真的很危险。非要身手高超、办事牢靠的人来负责运输。不过有必要让一个人格缺陷和暴力倾向非常严重的家伙来做这件事吗?

    更何况从早上开始,学校周围的空气就有些不对,一些陌生的气息在校园周围出没徘徊,然后又很快消失。

    看起来。在“陪同王女前往前线”的消息流出后。有些人似乎有所动作。这倒也不足为奇。原本刺探消息就是政治的一部分,像财团这样的庞然大物,稍有什么风吹草动。更是会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问题是,苍蝇似乎有点多。

    即便这确实是一件大事,但直接派遣间谍的做法也未免太露骨,更何况其中还有不少明显是菜鸟和业余的家伙。…。

    “究竟是谁……”

    正想着,腹腔再度传来一阵轰鸣,在肠子仿佛被刀尖挑着绞成一团的剧痛中,罗兰不得不中断了思考。

    “那个……料理白痴!!”

    像毛毛虫一样蜷缩起来的少年,不服输似得抱怨着。。…。

    ########

    “哎呀,全部吃下去了?看样子我的料理技术有进步嘛。”

    带着灿烂的笑容,李林的双手轻轻一拧,巨白猿的头盖骨“滋啪”一声分成上下两截,将灰白色的脑髓取出之后,黑暗料理的顶级大人随手一丢,站起来足足有5公尺高的极地危险种像垃圾一样飞了出去,准确落入写有“厨余垃圾”的绿色大桶里。

    蜚蠊死盯着鞋尖,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和平日里饶舌的样子判若两人。

    理所当然。

    比起最终做出来的黑暗料理,李林制作黑暗料理的厨房才算对得起“惊悚”这种荣誉称号。。就算是最残酷暴虐的杀手,参观了执政官私人厨房后也会变得如同绵羊般温顺。

    解剖室?

    标本室?

    屠宰场?

    进入厨房后,第一印象往往是这些。放在角落里的笼子,里面装着瑟瑟发抖的动物,丢在垃圾桶里的羽毛、骨头、鳞片,砧板和角落里还未来得及处理的血水,盘子上还在跳动的内脏,悬浮在玻璃罐里的各种器官……看上去确实让人联想到前面三类场所,但接下里,人们对这里的感官就会上升到凶杀现场了。。…。

    墙壁上的白瓷砖粘着大片大片呈喷溅状分布的血污,肠子和不知名的内脏碎块黏在墙壁上,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的吊灯忽明忽暗,一个身穿满身血污的白袍,手里拿着一个脑子的家伙走来走去,墙上挂着电锯、斧头、大刀、狼牙棒、手术器械,沸腾的锅里生出一只像是手的爪子……

    不管是谁来看,只要头脑还算正常。都不会认为这种地方是厨房,说是杀人魔的工作间倒是比较有说服力。

    “对了,学校附近的苍蝇怎么样了?”

    利落的用太平斧将猴脑切片,随手启动火焰术式,犹如火焰喷射器全力喷射一般的烈焰炙烤着锅底,人造黄油和午餐肉油脂在锅里翻腾,一片片猴脑落入油锅发出“哗啦啦”的尖叫。

    给罗兰的晚餐主菜是牛脑汉堡,但李林别出心裁地用巨白猿的脑来替代,除了油脂还准备了不少可疑的佐料,快被怪味熏晕过去的蜚蠊急忙回答到:

    “都在监控之下,没有任何问题。”

    “保持监视,有异常情况的话,立即报告。如果对方主动出手,立即全力歼灭,不用留活口。”。…。

    “遵命。”

    伴随李林点头的动作,杀手欠了欠身,飞快地退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儿,通讯终端再次亮起,空气中投射出一张精明的面孔。

    维尔纳.贝斯特。史塔西的法律专家,法学博士,占领政策研究小组成员。

    和其他国家的同行们不同,史塔西对成员的学历相当重视,尤其是学习法律的专业人才,拥有相关法学学位的史塔西成员俯首皆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是业务需求,另一方面也是为未来某个时候进行占领做准备。毕竟不可能事事都靠军队,有些事情由法律专家和秘密警察来办更适合。

    这群专家长期研究各国占领政策的利弊,对各地的风土人情都有一定程度的研究,但说到底也都是纸上谈兵,只是在老旧的文字记录上下功夫而已,难免会发生和当今时代脱节的状况。眼下正好有个难得的活体样本供他们研究,执政官自然不希望手下们错过千载难逢的良机。

    “听好了,给我盯好王冠领发生的每一件事,哪怕是最微小的细节也别错过。”。…。

    用力搅动满是油脂、脑髓、辣椒粉的锅子,李林歌唱般说道。

    “好好珍惜,这可是难得的愚蠢占领政策样本,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上的,不谢谢王太子殿下可不成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