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5.序战(六)
    弗谢沃洛德?费奥多罗维奇?鲁德涅夫上校正对着一盘鱼子酱运气,海军上校满面愁容,拿着刀叉一动不动。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多,但他却连晚餐都没用过。

    不是菜肴不对他的胃口,和所有熊族兽人一样,伏特加、鱼子酱、红肠、泡菜是他们的最爱,在经费紧张的海军,就算他是一位巡洋舰舰长,一个月也只能享用到一次新鲜鱼子酱配伏特加。

    他本该心满意足的慢慢享受难得的美食,而不是对着一大盆鱼子酱和5大瓶伏特加发愣。但只要一想到眼下的局势,鲁德涅夫上校就一点胃口都没了。

    糟透了。

    这是包括他自己在内,所有人对加里宁格勒现状的评价。

    靠着奥克拉纳的铁腕,城里还维持着秩序,但不安和恐慌的气氛依然笼罩加里宁格勒。鉴于这座城市的地理位置。。每当人类想要自水路发起进攻,这座城市总是第一个遭受“重点关照”,因此还得了个“擦脚垫”的别号——不论人类还是兽人,开始扩张时总会在这里踩上一脚。鉴于这样的历史,在公国与阿尔比昂之间日趋紧张的氛围下,他们有理由对自己的人身及财产安全感到紧张。。…。

    尽管阿尔比昂人向来自诩绅士,喜欢带着白手套说话,并且总是宣扬阿尔比昂的军队经受过严格训练,不会干些没品味的事情。但除了极少数脑洞过大无法医治的带路党,有谁敢相信一支外国军队会遵守他们所说的理念和行动准则呢?更何况阿尔比昂军队践踏交战准则的记录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多的。在抢劫别国居民和屠杀方面的时候,丝毫不会在乎对方是异教徒蛮族,还是和阿尔比昂人一样的文明人类。

    如果阿尔比昂的宣传部门再机灵点。把他们的军事行动说成是“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别国民众送去皿煮柿油,打到邪恶专制的反动独裁者,被打死的都是反动分子和恐怖组织成员,偶尔有个别的误伤,我们对此表示遗憾……”等等之类的话。或许加里宁格勒的居民会安心一点,但那些官僚们还没那么前卫。所以市民们在战战兢兢中度过每一分钟,不断向母神祈祷。希望全能之神能保佑她的信徒远离灾祸……

    其实公国军队才是他们真正的守护者和正确的祈求对象。至于母神——她老人家早就把所有的麻烦事甩手给了代理人,而那位代理人听不见、也没兴趣去帮助一群注定被抛弃的可怜虫。。…。

    所有人对此一无所知,只是默默祈祷,而不是信任他们的军队。

    谁都不会相信由两条弱小的巡洋舰。36门崭新的大炮和同样新的可以的炮手。350条火枪。弹药匮乏、士气低落的1200头灰色牲口组成的军事力量能守住这座城市。让他们欺压一下良善百姓。吃霸王餐、闹事、打架倒还凑合,指望他们能挡住王家海军?还是向神祷告比较现实。

    让鲁德涅夫上校难受的除了王家海军的舰队和市民的不信任之外。还有那些该死的商船船主们,那些该上绞刑架的混蛋才是害他吃不下饭的罪魁祸首。

    鲁德涅夫上校非常清楚自己的斤两,他的座舰第三代“瓦良格”号,和僚舰“第比利斯”号同属第比利斯级巡洋舰,是最近10年间下水的新舰。但由于经费的限制,以及原始设计的问题,每条船只能装载18门大炮,两条船捆一起还不及阿尔比昂一条一等巡洋舰的40门炮,更遑论那些上百门炮的巨无霸战列舰。一旦爆发战争,阿尔比昂人只需数分钟就能把他们摧毁。…。

    鲁德涅夫上校对此无可奈何,但身为一个军人、一个骄傲的熊族勇士,他也不甘心就这么束手待毙,等着阿尔比昂人把他的战舰轰成渣渣,然后利用这里的港口设施向公国腹地挺进。因此,上校制定了一个自沉阻塞港口的计划。。…。

    加里宁格勒港的水道宽290公尺,中间可供大型战舰通航的航道只有90公尺宽,且只有在涨潮时可以使用。因此如果将船只沉入航道,便可堵住港口出入通道,使得阿尔比昂人无法有效利用这里的港口设施。

    这个计划大胆、新颖、具备一定的可行性,在水雷和岸防火力无法得到增强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的利用了手中资源来避免港口为敌军所用。虽然有些消极,但和过去陆军在自己土地上搞得焦土战术比起来,到也还算可以接受。计划一经上报,迅速得到了马卡罗夫中将的支持,将军迅速下令,命令鲁德涅夫着手挑选合适的船只。

    当鲁德涅夫满怀报国激情开始选船时。。麻烦来了。

    一开始,他选中了一条满载砂石的旧货船,但在当天晚上,他接到了某位伯爵的家宴邀请,第二天那条货船从清单上消失了。接着他又看上了一条防护性能较好,隶属于V.E公司的客轮,下午当地市政官员邀请他参加茶会,V.E公司代表正好也在那里,到了晚上,客轮又从清单上消失了。然后又是一条捕鲸船,一个小时后……。…。

    到了第五天,上校彻底放弃了,将瓦良格号和第比利斯号填上阻塞船清单里……

    可以想象,鲁德涅夫上校的心情有多糟糕了。

    战争迫在眉睫,增强防御力量还是遥遥无期的事情,一切私人和小集团的利益都只能暂时退到一边,为国家安全让出道路才是。可那些该死的贵族、官僚、奸商却不这么认为。对那些抓着钱不放的混蛋来说,他们的利益才是一切……

    母神在上,这些家伙都该上绞刑架!

    有那么一会儿,上校的情绪几乎失控。强烈的想要将冲动变成行动,但最终他还是颓然坐在椅子里,对着鱼子酱和伏特加发呆。

    他做不到那种事情,就算做到了,他还是要继续面对这个烂摊子。阿尔比昂人的舰队不会因为他的任何行动停止步伐,即便真如他所愿,让这个港口报废一段时间。王家海军的舰队依然可以找到替代的港口,继续他们的战争计划,然后在马卡罗夫中将的水雷阵面前碰的头破血流。

    所以,加里宁格勒。有或没有区别并不大。事实上。鲁德涅夫的小舰队被赋予的任务并不是保卫沙皇陛下的港口,而是充当看门的警犬,在阿尔比昂人杀来时。向圣彼得堡发出警报。仅此而已。。…。

    他所做的。能做的。对可能爆发的战争来说,意义并不大。

    “上校。”

    一个声音穿过舱门,一阵短促的敲门。鲁德涅夫叹了口气,叫了声“请进。”

    叶夫根尼.安德烈耶维奇.别连斯中尉走了进来,他的脸上保持着军人应有的严肃,但舰长大人还是能察觉到那丝显而易见的轻松。

    看起来,是有什么好消息,否则半小时前和自己一样沮丧的航海长不会突然精神焕发。

    “圣彼得堡海军总部发来命令,要我们明天启程,前往喀琅施塔特,与马卡罗夫中将的第一战队汇合。”

    鲁德涅夫松了口气,尽管有点晚,但圣彼得堡总算做出了一个不那么坏的决定。顺从求生的本能,上校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鱼子酱和伏特加看起来也没之前那么让他难受。…。

    然而,命令来得太迟了,放心也太早了。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突然传进船舱内,同时瓦良格号的船体也剧烈晃动起来,餐桌边的两个军官和餐桌上的每件东西全部跌倒了地上,魔法灯忽明忽灭,舱内尖叫声响成一片。。…。

    “见鬼!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鲁德涅夫大喊着,下一秒,回过神来的舰长道出了状况。

    “爆炸,我们遭到了偷袭!!”

    仿佛在为咆哮做注解,又是一声沉闷的爆炸,战舰继续摇晃,朦朦胧胧的哭喊贴着舱壁爬进他们的耳朵里。

    “我们遭到了攻击!第比利斯号沉没了!!”

    “是阿尔比昂人的虎鲸骑士!鲨族的家伙正在和他们交战!”

    跌跌撞撞的冲上甲板。。水手们正爆发出阵阵怒吼,停泊在悠闲的第比利斯号此刻被冲天火光所覆盖,残破的船壳一点点没入水中。在被火光照亮的水面正在激烈翻腾,过了一会儿,一张鲨鱼脸孔叼着刀子浮了上来,当他举起敌人的首级时,欢呼声几乎把瓦良格号掀翻。

    鲁德涅夫上校没有加入欢呼的行列,他推开挤在船舷的水手,用望远镜仔细搜索海面,当视野内出现一盏盏高悬的船灯时,望远镜险些从手里掉下来。

    是阿尔比昂人,他们终于来了。

    为了防止公国海军用沉船来阻塞航道,他们特意让虎鲸骑士潜入港湾,将密封的炸弹安装在第比利斯号和瓦良格号的船底,然后启动火焰术式将之引爆。但幸运的是,装在瓦良格号船底的那枚炸弹因为密封技术不过关。导致火药受潮未能顺利起爆。结果惊动了防卫水下的鲨族,反而招来杀身之祸。。…。

    不过阿尔比昂人不光准备了炸弹特攻队,他们还有准备了舰队来以防万一。

    “至少有一个分舰队……”

    上校轻声嘀咕,此时舰上的喧闹也停了下来,所有人呆呆的看着挂着红白玫瑰军旗和Z字信号旗的战舰在港口调头,5条战舰依次排成纵队,与瓦良格号呈垂直夹角。

    “列队。”

    平静到不可思议的声音从鲁德涅夫上校口中溢出,水兵们一言不发,迅速在甲板上排成方阵。

    每个人都在真挚的看着他们的长官,虽然这位老水手平日里很严厉,甚至有点刻薄。但他们相信这个至少能与他们共甘苦的男人。肃穆的气氛中,鲁德涅夫上校与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交错而过,一字一句的说到:

    “……我们将会展开突围,同一整个分舰队作战。无论敌人多么强大,都不存在投降的问题——我们不会交出我们的船,也绝不向发动卑鄙偷袭的恶棍投降。我们将用尽最后一份力量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每个人都应镇静、准确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不要惊慌,特别是炮手们要记住,每一颗炮弹都要使敌人受到损失。一旦起火,不要慌乱,迅速扑灭,向我报告……让我们勇敢的去战斗吧。”。…。

    “乌拉!!”

    在水兵们振臂高呼声中,阿尔比昂舰队爆发出一片闪光,破空飞行了几秒钟后,一堆铁疙瘩在瓦良格号周围激起一堆水柱。带着一丝公国军人的骄傲,以及对阿尔比昂人的蔑视,瓦良格号铰起锚链,缓缓驶出停泊场。迎着密不通风的弹幕,公国士兵们驾船朝港外发起了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