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5.巨人的初啼(十九)
    >

    视线所及,皆为杀戮和死亡。

    船只、房屋、庭院、教堂——全都只剩断壁残垣,文明的产物一夜之间化为残烟。

    创造文明产物的人类亦无法逃脱毁灭的暴力,被力量的洪流吞没,然后被地狱的业火煎熬、焚烧殆尽。

    风景又开始变化,被大火吞没的城市——格尔尼卡。到处都是崩塌的废墟和呈奇怪蜷缩姿势的焦尸,有几个地方因为逃走的人群堵塞了道路,在这些人被烧死后,尸体依然将街道堵得严严实实,从尸堆之中,一条细嫩的胳膊伸向天空。那动作仿佛是在求援,又或许是想要抓住红色的天空。现在也只是冷冰冰的僵在那里——

    凝视着死亡和毁灭,李林没有任何变化,冷冷的看着。

    既无法从中得到伤感,也不能产生悖逆lun理的异质快感,只是——静静地看着。。在思考升降梯里等待着。

    随着手指发出声音,漆黑房间多出一些家具,慢条斯理的摆弄着黑咖啡时,统驭威尔特的最高意志无声无息的降临。。…。

    “你真过分啊。”

    【声音】在空间里鸣动,和李林一起透过死之翼观摩各处战场的惨景后,神——星球的意志对李林的淡漠做出感慨。

    聆听母神的叹息,红色眼睛动也不动,回报以空虚的回答。

    “您不会因为这点程度的小事,就觉得做过头了吧?”

    “怎么可能?你不也说了么?不过是‘这点程度的小事’。”

    人类或是兽人死几万、几百万、几亿都不是太大的问题,就算其中一方文明崩溃,导致这个智慧种族灭绝。对星球本身来说。只要不影响星球的生存,统统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当然,如果可以控制数量,抑制文明发展程度,那可谓是最好的结果。”

    原本母神对李林的要求便是“适当的削减一下人口数量,抑制人类和兽人的势力,构架起新秩序。”

    要做到这种事情,显然不可能依靠不流血的和平手段实现。

    “会不会太早了?精灵阵营还没有能够压制一个阵营的能力呐?”

    黑色沙发上坐上一位披黑纱的女性,没有口眼鼻耳,连肌肉和皮肤都看不见,黑洞一样的面孔仿佛充满慈爱的笑起来,像是抚慰猫咪的口气说道:。…。

    “我不反对你用屠杀之类的手段,可就算倚仗先进的武器与战术,给卡斯蒂利亚造成重大伤亡。总体的劣势依然没有改变。”

    “没办法,情势所逼嘛。”

    “像你这样精于计算的存在,也会发生错误?”

    “无论再怎么计算,微小的误差始终是存在的,不断累积起来的误差就像一个弯道,最终将事态从设定好的轨迹上偏移开。”

    黎塞留的智慧、查理四世对黎塞留的信任、保守势力的韧性——错误估计了这些参数,导致出现第二王子离开中央舞台的危机;

    亚尔夫海姆内部保守派、激进派的躁动,军队在日复一日的训练和隐秘作战中消磨士气——误算了这些,使得精灵阵营内部与人类和解的声音开始响亮起来;

    “就算是超级计算机,也留有一定程度的误差允许范围。这些错误累积起来,使得需要使用非常手段,可在工体来看,事态未超出偏差阈值的范围。”

    为了能挽回越来越偏离的发展,战争成了最好的解决方案。…。

    测试新式武器,为军队积累实战经验——这些都不过是大战略之下的细枝末节,防卫军还远未到可以浮上水面。。…。

    “谈到实力,逻辑和情绪就免谈。大和魂也好,主体思想也好,这些乱七八糟的精神主义在钢铁产量指标面前就是个渣渣。而现在,精灵阵营还完全不具备用刺刀和大炮建立起新秩序的条件。那么闲以提坦斯的名义给人类们添点乱子,让旧秩序的崩坏加速一点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李林放下了黑咖啡,拟人化的神静静地品茗。

    说傲慢也好,说厚脸皮也好,他们盘算的只有如何减少智慧种的数量,建立起一个可以管控的世界体系。为此死掉多少人也不在乎。

    可完美的计划遇上了预料之外的阻力。

    机械故障后多数会停止运作,极少情况下。。还能出人意料的继续工作下去。

    没了母神干涉,依照惯性法则继续运作的这个世界,也是极少数例子中的一个。

    “这个系统失去您的干涉之力之后,依然在有效运作,拒绝任何可能引发人类阵营内部分裂的危机。”

    停顿了一下,李林竖起了一根手指。

    “我不得不这么假设,现在这个系统和过去您所维持的那个已经不同了,它简直就像是人类无意识本能的集合体,在反抗我们的干涉和诱发战争的冲动。”。…。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是最可能成立的解释了”

    生物的存在意义无非是延续生命,由此衍生出最基本的斗争本能。

    人类拥有强烈斗争本能的智慧种。虽不像兽人那样欲望强烈,也不像古代精灵那样长寿和精通魔法,但这个各项指标非常平均的种族有着【叛神】的强烈冲动,这一点比任何种族都要来的强。

    看看上一任“代行者”李拿度.达尔克的例子,就可以理解人类的叛逆精神有多么强烈。仅仅是理解到自己是被豢养的存在,神介入、干涉人类发展的棋子,加上爱情的因素。堪称最强代行者的一代豪杰,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选择背弃他之前信仰的神明。

    如果让人类们知道,眼下享受的,不过是如同家畜关在笼子中的安宁,他们又会怎么做呢?

    “因此,星尘作战是必须的。与其让人类累计不满直至爆发,不如让这股部门对内自爆。失去了依托的系统,彼此间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反目——这种一盘散沙式的对手最容易解决。”。…。

    “好吧……一切就拜托你了。”

    留下理解的话音。黑洞面孔渐渐消散,最终从思考升降梯之中消失。空荡荡的黑色客厅里,又只剩李林了。

    右手手指弄出响声,黑色墙壁上出现三快荧幕。

    ——用龙镫加紧坐骑腹部,催促飞龙尽快赶往伊密尔的卡斯蒂利亚使者;

    ——在硕大的军用地图上,如滴血伤口般沿着铁路线一路南下,从佩皮尼昂附近直扑卡斯蒂利亚东北部重镇——阿苏尔格拉纳(Azulgrana)的红色箭头;

    ——坐在寝室里,焦躁不安的罗兰;

    “那孩子……实在是太善良了啊,这究竟是像谁呐……”

    留下一句奇怪的话语,李林也从瞑想的世界中抽身离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