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5.责任(七)
    )

    踩着李林的脚印,抓住被试过不可能松动的岩石,努力着将身体超更高位置移动,从覆盖皑皑白色的石堆中转出来,踩上螺旋上升的羊肠小径时,初次登山者都会有的不合时宜念头在罗兰脑袋里浮现。

    【我究竟到了哪里?下面是什么样子?】

    愚蠢好奇心的驱动下,罗兰停下脚步,脸孔转向身后,紫瞳上映出让他体认到何为渺小的风景。

    面前可供立足的凸岩下方,起伏不定的绿色波浪是森林吗?远方层层叠叠是凸起物是山脉丘陵吗?还有那条分开青之天空和翠绿大地的弧线——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的无尽境界线。

    “那条线是你触碰不到的,勉强伸手只会被过于广阔的世界吞没而已。”

    冷冷的声线贴上鼓膜,从恍惚中醒来的男孩愕然惊觉到自己的手朝着遥不可及的彼方探出。。身子正朝着安全线外倾斜,带着后怕的冷意,背部紧紧贴住山壁,循着话音的方向把脸转向左侧,背着全部行囊的黑发少年正看过来。

    “那就是真正的【奇迹】了。”。…。

    少年超然的斜了一眼广阔的天地,低头看向脸上残余畏惧的男孩。

    “古往今来的魔法使创造、见证了数不清的奇迹,但放到这片天地自然面前,智慧种的、古代种的所谓【奇迹】都成了骗小孩的玩意儿,没有任何魔法可以与壮阔的世界和时间相提并论,那些只是存在于那里,便是被不断模仿临摹,却没有谁能真正再现出来,活生生的奇迹。”

    遣词用句有如诗人,却有咄咄逼人的气势从字句中散发。

    同样目睹了压倒人心的宏大风景。可罗兰无法从监护人身上搜出敬畏沉迷的气息,李林不过是单纯的睥睨着、打量着那片风景,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情绪在视线之中。

    是他天生就对自己的力量极为自负?还是傲慢自大到无法想象的程度?尚且年幼的罗兰无法分辨其中的区别或者推测其它可能,只是死死盯住那双深邃到让人联想到流血和死亡的红色双瞳。

    “你认为你比那些魔法使……比所有人都要来的伟大、了不起吗?”。

    将问题说出口之后,猛然醒悟到这是极为鲁莽冲动的冒犯。自命不凡的家伙在遭遇到迎面冷水后都会暴跳如雷,甚至会报以拳脚。可说出口的话再收回是怯懦的表现,在李林面前显露怯懦——对罗兰来讲。没比这更屈辱、更难以忍受的。。…。

    反正会被打、被骂,索性把想说的都说出来吧。

    ——怀揣这样的心态,再也不能忍耐心中的怒气,无法想象是小孩子的怒吼冲出口。

    “你很伟大?很了不起吗?!就算杀人放火!毁掉一两个村庄这样的事情都能被容许和原谅吗?!!!”

    最后的音节还未和山间的回音衔接上,身体被巨大的力量扯住,眼前风景一下子切换成朝下方退去的模糊白影,耳朵里灌满比受惊的走兽飞禽更加凄厉拔尖的寒风呼啸。

    误以为自己又一次被打飞出去,脸颊上却没有痛楚,下巴和被夹紧的腹部也没有遭受冲击后类似火烧的感觉。再次确认情势时却发现李林的脸孔近在咫尺,右臂正揽住自己的身体,飘逸黑发之外的风景正越来越快地向其身后倒退。

    背着夸张的行囊,抱着出言不逊的男孩。…。

    对两者的重量完全视若无物,以凸出绝壁的细小岩体为跳板,少年似离弦之箭般直冲向右斜上方怪石崚峋的山体。

    “你……你想干什么?!”

    惊讶被强风吹走,张开嘴唾液几乎被冻住,慌慌张张闭上嘴,像是头顶上滚雷一般沉闷的轰鸣贴着陡峭山体传递过来,神圣的大山在轰鸣中颤抖起来。。…。

    最后踢开一块落石,稳稳降落在冰雪消融的山崖平台上,轰鸣以不可挡的磅礴气势降临,裹挟石块、树木的白色浪潮不断膨胀扩张,积累起更大的声势和体积重量,抹去一切眼前事物的骇人灾害在两人背后滑过。

    雪崩。

    拉普兰人认为是大山在提醒人类注意分寸,保持对自然的敬畏之心而降下的灾害。得意忘形的家伙在山中大声说话冒犯到冬眠的大山时。。白色海啸便会降临到那个傻蛋身上。

    在拉普兰,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生活常识。罗兰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当他陷入忘我的情绪爆发时,进入雪山不能大声说话的禁忌被忽略了。

    “伤脑筋,看样子今天是没法继续走下去了。”

    软瘫在臂膀里的男孩听见平静的评估,身体在纤细却强壮的手臂扶持下站稳,巍颤颤的看着李林若无其事的搬走石块清理平台,脑子里只有【这家伙是不会对任何事情感到恐惧】这一个念头而已。

    咽下冷掉的唾沫,对那不像人类的强壮体能和凌驾体能之上的超强韧精神连想法都生不出来,瞪大眼睛。张口结舌的发出单音词。。…。

    “你……你……你……”

    “别再大声嚷嚷,下一次可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找到落脚的地方,睡在雪地里可是会要命的呐。”

    竖起食指封住罗兰的嘴唇,没有老茧、光滑如大理石或晶体的纤细手指的独特触感止住没能说出口的话,凝望眼前脸孔的男孩慢慢安静了下来。

    确认男孩呼吸频率趋稳后,李林头也不回的走开,慢慢拣选平台上的石块,延展指甲化作利刃将岩块劈砍成适合叠放的形状,一块块依照半球形结构排列垒砌。

    自顾自忙活的背影简直像是在说【对臭小鬼、胆小鬼没兴趣】。深深感到羞愧和屈辱的罗兰把脸别开,仍然不停歇奔向山脚的白色浪涛和其后卷起的白色氤氲立即全方位的冲击过来。

    填满棉花、天鹅羽绒的高寒地区防护服,布伦希尔用羊毛绒线花了几个晚上赶织出来的中衣,贴身的棉布内衣都无法阻碍那种威势冲刷罗兰的心灵。

    看似无害的白色风景画可以毫无预兆的化身为白色凶兽蹂躏一切,一瞬间,山下的树木、石块乃至地形地貌已被一只无形而有力之手卷起的白色雪海巨*覆盖、篡改——那之中就包括自己之前站立、攀爬过的位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隆重推荐 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